庚字卷 第一百九十四节 小舅子们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冯紫英瞥了一眼宝玉,他要确定这家伙是不是在说反话。

    这大观园里住的全是姑娘们,自己经常来往也就罢了,若是夜宿这里,只怕就有碍物议了,这厮还住在这里边,若不是知晓这家伙这方面人品还算说得过去,他都要琢磨法子把这厮给撵出去了。

    不过看了一眼宝玉一连懵懂的模样,冯紫英就知道自己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家伙压根儿就没想到那么远,至于贾环、贾兰、贾琮三人更是毫无反应,大概是觉得自己住这大观园里好像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完全忽略了这府里边的规矩就是男子不得擅入大观园,今儿个进来那也是因为特殊日子特殊情况。

    “宝玉说得也是,不过我怕是没多少机会来这边儿了,这一开年就得要回永平府,忙起来一年半载也难得回京师城一趟,哪里还能有多少机会到这边来?”冯紫英不无遗憾地摇了摇头。

    这一趟走下来,大观园的冬日景致都还是让人赏心悦目,那春夏秋这三季的景色更宜人,不能时不时的感受,委实有些可惜。

    “若是冯大哥您能回朝中就好了。”贾环也是颇为感慨。

    都说冯大哥本来是大有机会留在朝中的,甚至六部都任他挑选,可他却非要选外放出京,而且像宁波、南阳、保定这样的上等大府不选,却选了永平府这样的府,虽说隔着京师城近了一些,但是怎么都觉得有些委误。

    “呵呵,环哥儿,在朝中未必就好,便是你若是日后真的能考中进士,我建议观政可以在六部或者都察院里边好好锻炼锻炼,但若是正经八百要做点儿事情,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下去到下边府州县去干上几年,趁着年轻,好好感受体会一下下边州县的具体政务,日后入朝也才能明白下边州县政务是如何运作的,宰相必起于州郡这句话可不只是说说而已,那是前人千锤百炼之后得出的精髓,……”

    冯紫英看了一眼还有些不太服气的贾环,又把目光望向贾兰和贾琮。

    “兰哥儿,琮哥儿,你们两人现在跟着周教谕,先把经义基础打牢实,不必太早去接触时政,等到你们考过秀才之后再来慢慢熟悉时政也不为迟,现在精力还需要集中在经义上,既然珠大嫂子和赦世伯都把你们的教导重任交给了我,现在我暂时没有精力来过问你们俩的学业,所以交给周教谕,周教谕在书院时对我的经义水平让我提升受益良多,你二人务必努力,但我听说你们俩的表现并不是最努力的,或者说,并没有达到我和周教谕的目标!”

    语气陡然严肃起来,贾兰和贾琮都是心中一震,赶紧拱手低头,站在一旁听候教导。

    “环哥儿就是你们俩的榜样,考过秀才只不过是最基本的第一关,我的这个要求也许高了一点儿,但我觉得你们可以实现,也是我这个当师尊对你们最基本的要求,若是连秀才都考不过,那日后如何进学教益,也不配提说我冯紫英的名字,明白么?”

    说到最后一句时,冯紫英已经有些声色俱厉的味道,而贾兰和贾琮也是不寒而栗。

    一旁的宝玉见到冯紫英背负双手训导贾兰和贾琮二人,两人都是毕恭毕敬,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贾兰也就罢了,本身算是一个比较老实的孩子,但是这贾琮可不是什么善茬儿,原本在族学里也混过几日,便逐渐开始露出几分桀骜奸狡的性子,像秦钟都吃过这家伙的亏,所以宝玉尤其不喜欢这个庶出的从兄弟,甚至超过了贾环。

    虽然贾环性子阴鸷偏激,但是起码贾环是求上进的,对自己的不尊重和顶撞除了这厮不守礼的缘故外,更多的还是因为对方觉得自己不读书而有些看不起自己的缘故,但随着贾环的年龄长大,这方面已经收敛许多,就算是还有些轻蔑,也能隐藏起来了。

    而贾琮这家伙小小年纪却是手段狠辣阴招百出,原本秦钟在族学里因为自己的照拂和蓉哥儿媳妇的缘故也一直过得很滋润,但贾琮去了族学里之后便经常使坏作弄秦钟,弄得后来秦钟多次来自己这里告状,到后来都有些不敢去族学了,幸亏这贾琮拜了冯紫英为师,现在和贾兰一起在那周教谕那里读书,不去族学了,这才算是了却一桩事儿。

    贾琮这厮奸狡桀骜,但是在冯紫英面前却是乖得像一只小猫一般,冯紫英训话时连大气都不敢出,要知道这厮面对自己是也是经常爱理不理的,虽然不曾顶撞,但却很有些拒人千里之外的疏淡。

    宝玉自然不知道贾琮对他的态度还是受贾赦的影响很大,贾赦对宝玉的轻视和不屑,对冯紫英的敬畏讨好,都让贾琮耳濡目染,自然也就形成了现在这种情势。

    听得冯紫英对贾兰和贾琮的训话,贾环也是站在一旁很有些大师兄的感觉,尤其是冯紫英提到自己是他们二人的榜样,考中秀才只是最起码的第一关时,贾环也感觉到自己肩头上的压力。

    整个贾家这么几十年里,除了东府的敬老爷考中过进士,其他便再没有出过一个举人,若是他贾环能考中举人进士,那就是贾家当之无愧的第二人,也是当下这一辈的领袖了,至于宝玉那就哪凉快哪里呆着去吧,谁会在意他这个一个只会混吃等死的纨绔?

    纵然能写几部传奇话本有些名声又能如何?难道还能和举人进士相提并论?

    “弟子明白了,一定不辜负师尊的教导和期望,努力学习,绝不辱没师尊的名声。”贾兰和贾琮双双拱手深鞠躬。

    冯紫英点点头,“嗯,不要怪为师对你们太严厉苛刻,武勋世家里边能读书的苗子本来就不多,说实话,为师之前其实并不愿意收你们二人为弟子的,但是既然收了,我便要对你们二人负责,对珠大嫂子和赦世伯负责,待到日后你二人真的能学业有成,便能明白为师的苦心,能吃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修德忘名,读书深心,莫要过于注重那等虚名,从读书为官到为人行事,人生这一世,便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二人定要谨记。”

    两人又赶紧点头应是。

    “还有环哥儿你,……”贾环听到提及自己,也赶紧肃立。

    “秀才只是最基本的,你也清楚青檀书院里秀才根本不值一提,所以明年的秋闱大比才是最关键的,我不求你后年的春闱能一蹴而就,但是明年的秋闱却很关键,我希望你全力以赴,能在明年秋闱大比中一举中式,也为兰哥儿和琮哥儿树立一个好榜样,你有这个信心么?”

    见冯紫英双目精光湛然,盯着自己,贾环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热血沸腾,下意识身体挺直,双腿并立,一拱手宏声道:“请冯大哥放心,贾环必定不负冯大哥期望!”

    岫烟和妙玉二人是和鸳鸯一块儿走到凹晶溪馆外的。

    这一行人分成了几团了,宝钗宝琴三春加上湘云是一群,几个丫鬟们是一群,李纨和两个妹妹与王熙凤走在一块儿,见岫烟和妙玉有些形单影只,善解人意的鸳鸯便主动陪着二人走到了最前边儿。

    这一行人都是沿着西面过来的,宝钗、宝琴她们一行人便驻留在蘅芜苑宝钗婚前的所在,而几个丫鬟们则在嘉荫堂后说着话,而李纨和王熙凤她们则径直上了凸碧山庄最高处。

    正巧冯紫英他们一行人也就是在凹晶溪馆外的空地上说话,这里有山嶂一角正好遮住了凹晶溪馆前面,三人岫烟居中,妙玉居右,而鸳鸯则挽着岫烟的胳膊,边说着闲话边往这边儿走。

    还没有绕过那一处山嶂,便听见了冯紫英正在训导贾兰贾琮二人,三人也是赶紧止步,挨着山嶂倾听。

    只听得冯紫英语气严肃的训导贾兰贾琮,一句“修德忘名,读书深心”也是让三女都有些触动,三女都是读过些书的,以冯紫英现在的名声,还能这般恬淡看待名利,借以教导二人,委实让人心折。

    再听得冯紫英教导和激励贾环,贾环言辞铿锵地表态也是让三女听得震动不已,若是贾环真的能考中举人,那贾家恐怕真的能在京师武勋世家中有些名声了,但同样也会带来的一些麻烦,那就是这个庶出子压倒了嫡出的宝玉,未来荣国府这边只怕还要生出不少麻烦来。

    以贾环阴鸷偏激的性子,这荣国府里怕是难得有人能降服得住,也幸亏还有冯紫英在,否则这两兄弟今后怕真的要争得不可开交。

    借着山嶂阴影看着冯紫英背负双手训导几人的倜傥风姿,那原本在几女眼中也是丰神如玉俊朗不凡的宝二爷现在看上去却是显得无比的苍白单薄黯淡失色,甚至有几分佝偻的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