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字卷 第一百九十五节 妙击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冯紫英当然没有注意到在凹晶溪馆门前的山嶂背后居然还站着几位姑娘,否则他多少会给贾环、贾兰、贾琮三人留几分颜面。

    不过这肯定和充当背景墙的宝玉无关。

    他既没有批评指责宝玉,甚至连半句话都没提到宝玉,甚至连宝玉自己也没有觉得冯紫英批评训导贾环三人有什么不妥,为人师者,不就是这样么?传道受业解惑,冯紫英刚才的这一席话不就是这个意义么?

    宝玉有宝玉自己的路,既然放弃了科举之路,那么就踏踏实实去走武勋子弟的路径,只不过随着时代变迁,武勋门楣越来越不吃香,而宝玉又不是一个能去军中吃苦受累的性子,武勋唯一能占优势的去向就废了,那么宝玉就真的只能去当他的宝二爷了。

    就是不知道他这个荣国府的二爷身份能维系多久,这一点连冯紫英都没法下定论。

    如果说冯紫英原来还对贾宝玉有些轻视、不屑或者说隐隐敌意的话,那么现在是真的半点也没有了。

    宝钗和黛玉尽入怀中,唯一能让他有些不爽的点已经消失,甚至迎春、探春和自己复杂难言的关系也让自己和贾家的关系有些斩不断理还乱了。

    至于说宝玉自身不愿科举读书,虽说这看起来是蔑视世俗敢于反抗封建礼教追求自由的性子在这个时代显得有些不自量力或者说微不足道,但这毕竟是他自己的选择,也没有伤害到除了贾家以外的别的人。

    这京师城中比他荒唐不堪的武勋子弟多了去,要说宝玉已经算是不错的了,甚至连纨绔都还算不上,顶多就是不堪大用难以承担起家门振兴的大任罢了,难道这种人还少了?

    所以现在冯紫英已经能够用平和理性甚至有些同情理解的心境来看待宝玉了,读不出书来,或者说不愿意苦读,也并非什么十恶不赦的罪恶,单从宝玉的本性来说,还是相对淳朴善良的,面对贾环的挑衅和丫鬟们的放纵他都能一笑置之,显得那么人畜无害,又何必去苛求他必须要以一个荣国府当家人的形象来扛起重担呢?更何况这本来也轮不到他,还有贾琏在呢。

    “好了,环哥儿,兰哥儿,琮哥儿,你们明白我的苦心就好,虽然我也不赞同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句话,但是现实是如果你们想要实现胸中抱负,那么读书科举仍然是现在最好的选择,而且你们三人在读书上也都还有一定天赋,具备这个潜力,所以就好好努力吧,读书有成,金榜题名,方能有机会去施展自己改变这个世界,改变自己生活,改变自己周围人生活的力量,……”

    鸡汤洗脑无过于此,而冯紫英本人就是最好的例证,所以无论是贾环还是贾兰贾琮,都被冯紫英的话所激励打动,哪怕是宝玉内心甚至都有些触动挣扎,也许自己不喜经义真的是错的?

    只不过一想到那种头悬梁锥刺股的苦读研习,宝玉又下意识地不寒而栗,那种日子对自己来说实在太难煎熬,自己现在的生活不也挺好么?谁愿意去受那种苦就去吧。

    “咱们士人读书图的是什么,不就是求一个上不负君恩,下不负黎民,能一展心中抱负,留名凌烟阁的宏愿么?读书只是一个提升见识能力的手段,修德更是日后施展抱负的必要保障,没有读书修德,何来一展宏图?所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是一步一个脚印,缺一不可,……”

    贾环、贾兰和贾琮都是听得目泛异彩,连连点头,这一番话更是堪称暮鼓晨钟,发人深省,须得要牢牢铭记在心。

    见几人都已经有了体会,冯紫英这才收敛了谈兴。

    走了这么一阵,又说了半晌,加之昨夜又和宝钗鏖战半宿,起床锻炼回来洗澡正巧遇上了香菱侍候,居然没能忍住又在香菱身上折腾了一番,难免有些乏了,冯紫英打了一个呵欠,那在席间也喝了几杯女儿红,酒劲儿这时候居然也慢慢上来了。

    宝玉、贾环几人都知道冯紫英酒量不大,喝几杯酒就会上头,见冯紫英有些倦意,贾环便主动道:“这凹晶溪馆平素并未烧地龙,怕是有些凉了,冯大哥若是要歇息一番,不如到蘅芜苑宝姐姐那里,……”

    反正宝钗也已经嫁了冯大哥,贾环是这般想的,但宝玉也随即摇头:“宝姐姐走之后,蘅芜苑地龙也已经停了,要不冯大哥去我怡红院里歇息一番,……”

    虽然不说人走茶凉,宝钗和宝琴的蘅芜苑与红香圃还保持着原样,但这成天烧着麝煤来保持温暖却不可能了。

    冯紫英也知道自己现在不好在这大观园里歇息,能继续烧着地龙的都是几个还住在园子里的姑娘们,要不就是宝玉的怡红院了,不过冯紫英可不愿意去怡红院,懒得招惹不必要的闲言碎语,自己这方面名声不好,去了万一传出什么来,只怕宝玉心里又要有疙瘩了,晴雯的事儿,冯紫英琢磨着只怕宝玉都还有些心梗吧。

    “不必了,我还没有那么娇贵,就是喝了几盅酒有点儿酒意罢了。”冯紫英摆摆手,“在永平府有时候熬上几宿夜也是常有的事儿,走吧,这凹晶溪馆的确不错,若是夏日里在这里休憩倒是一个好去处。”

    “那冯大哥便夏日里来,到时候我来陪冯大哥喝茶品茗,……”贾宝玉兴致勃勃地道。

    “嗯,喝茶品茗可以,别说吟诗作赋啊。”冯紫英开着玩笑。

    眼见着一行人就要往山嶂这边过来了,岫烟和妙玉赶紧和鸳鸯一道走出来,“见过冯大爷、宝二爷、环三爷,兰哥儿,琮哥儿也在啊。”

    邢岫烟落落大方地福了一福,妙玉和鸳鸯也跟着一福。

    “哟,岫烟妹妹和妙玉怎么走到这边儿来了?鸳鸯也在?”冯紫英看了一眼这三女。

    三女都是属于那种个头高挑身材姣好的女子,岫烟一身墨绿棉裙,外罩着一件素淡雅致的披风,妙玉却是一身素白,依然是那种半僧半道的装束,还好手里并未拿着浮尘一类的物事,乌黑的长发却被束成一绺,垂在脑后,倒是鸳鸯葱绿镶边掐牙丝绵背心,靛蓝滚边夹袄,下边同色丝绵裤,一双彩锻绣花棉鞋,看上去颇有喜意。

    似乎是觉察到冯紫英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绣鞋上,鸳鸯下意识的就想要往后缩,只是只有三人,这要藏都没法藏,只能瞪了冯紫英一眼,红着脸咬着嘴唇不做声。

    “宝姐姐她们在后边儿,要在蘅芜苑里休息一阵子,我们便先过来了,本说到妙玉姐姐栊翠庵里去喝杯茶,……”岫烟目光明澈,先前虽然被冯紫英那一番话给说得有些心思浮动,但是此时却已经恢复了清明平静。

    她也听到了一些风声,说自己姑母有意想把自己许给这位冯大爷做妾,但是之前她内心是有些抵触的。

    不是说冯紫英不好,冯紫英是无数女子心想念想嫁的男子,就婚姻对象而言,在京师城中甚至比皇子郡王更受欢迎,但是他一门三兼祧,身边更多有侍妾通房丫鬟,邢岫烟却不愿意去挤这个门儿。

    加上到现在自己这个闺蜜妙玉都还心思不定,倒是让邢岫烟很替她着急。

    不过先前冯紫英的一番话到底却是颇为击中她的心防,尤其是那一句“上不负君恩,下不负黎民”更是直击人心,让她心中涟漪顿顿起,这等男儿才真正是值得托付终生的郎君,便是媵妾又如何,也不知道妙玉姐姐为何还一意孤行不肯松口?

    “哦,要去妙玉那里喝茶?”冯紫英看了一眼低眉不语的妙玉。

    他已经许久没见着对方了,到现在也没明白这女人心思,不过他现在情孽缠身,便是妙玉姿容再让人动心,他也没太多心思了。

    这宝钗宝琴进府,王熙凤那边如狼似虎,迎春的事情迫在眉睫,探春这边儿也是让他心神不宁,加上明年黛玉要过门,这还没说平儿、鸳鸯这等丫头,他真有些精力不济招架不住的感觉了,不是身体上的缘故,而是心理和感情上的问题,再是时间管理大师,也幸亏自己现在还在永平府,还能以异地阻隔作为借口,但当都在一个屋檐下,都在你身边时,你怎么处理?

    妙玉默默点头,场面似乎有些尴尬。

    妙玉给冯紫英为媵的事情最初没几个人知晓,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这园子里的人渐渐地就都知道了,不过妙玉似乎对这一点并不太在意,仍然特立独行,我行我素,从来不提她自己的事情,所以到最后大家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久而久之也就任她去了。

    眼见得现在妙玉都二十出头了,若是明年黛玉出嫁,她都要二十一了,这个年代就是不折不扣的老姑娘了,何去何从,依然未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