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字卷 第一百九十三节 刘姥姥初进大观园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午饭先是说被贾母给安排到了院子里共进,但人数太多,后来便改在大观园里太观楼里。

    除了一大帮莺莺燕燕们外,冯紫英发现自己居然还真的遇上了《红楼梦》中一大奇人——刘姥姥。

    这种感觉让冯紫英越发觉得自己所处的这个世界恐怕是真的从某个历史不经意的分岔中蹚出来的歧路,和原来的历史正轨有着千丝万缕联系,但是历史大势却完全不一样了。

    大周对上建州女真,还有南洋蜂拥而来的西夷,甚至还有有些嬗变的日本德川幕府,会变成什么样?

    这个时候沙俄也已经征服了西伯利亚汗国,叶尔马克虽然已死,但斯特罗加诺夫家族依然在坚持不懈的对东方挺进,好在戈东诺夫成为沙皇应该让目前沙俄陷入了混乱阶段,应该延缓了沙俄对东方的进击速度,中亚和整个西伯利亚,未来会走向何方?

    看到刘姥姥,冯紫英发现自己居然也能联想那么多,回过神来的冯紫英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看那面目黢黑但一双眼睛却是骨碌乱转颇为精明的这个老妪,冯紫英大体也能明白这种京郊老妪靠着就是这种机敏精明才能让一家人混得不错,这也是小人物的生存之道,无可厚非。

    在冯紫英感慨不已的同时,他所谓的那位奇人其实一样对能遇上冯紫英这等名满京师的大官人是惊喜不已。

    她虽然乡间老妪,但是宛平县也是天子脚下皇城根上,他女婿王狗儿也是经常进城见过世面的人物,只是命运不济,这自打祖辈没落,王狗儿拼搏几回都未能发达,想要做些小本营生却又没有本钱,所以免不了经常唏嘘感慨,和自己老丈母谈些想法。

    此番刘姥姥进京来荣国府,自然也是有些图谋,而寻常间女婿也经常和刘姥姥提及这京城中新闻故事,也曾提到过贾家的姻亲中便有一个遮奢人物,也就是眼前这一位丰神俊朗倜傥不凡的小冯修撰。

    “老太太,今儿个我们庄子里有幸没遭兵灾,外边儿也是兵荒马乱,庄子里也有些乡里土产,府里姑奶奶、姑娘们难免吃腻了山珍海味,老婆子就琢磨着送些野菜来,也让姑奶奶和姑娘们尝个鲜,……”

    一番话虽然土里土气,但是却也透露出几分质朴和淳厚,当然也还隐藏着些许精明。

    冯紫英对这刘姥姥还是颇有好感的,不管怎么说,在书里日后人家也是帮了贾府不少的,能有一个感恩之心,这个世道上,你还能指望什么?

    “老亲家,你今年多大年纪了?”贾母看着刘姥姥倒也觉得亲切,加之今日冯紫英、贾宝玉这一干孙辈都在,环目望去,熙熙攘攘,热闹得紧,心情极好,兴致也高了起来。

    “老婆子今年七十五了,比不得老太太福气,……”刘姥姥嘴里还塞着鹌鹑肉,嘟囔着,“这小鸡儿也忒小,庄户人家这般小鸡儿怕是还要养一阵子,滋味却不一样,让老婆子再肏攮一个尝尝……”

    一句话便把座上人都给逗笑了,鸳鸯也忍俊不禁:“姥姥,这可是鹌鹑,专门糟制的,一只能顶大鸡五六只呢,不是小鸡儿。”

    “啊?”刘姥姥眨巴眨巴眼,眼睛却看着桌上那模样怪俊的乳香猪,“那这可是猪么?没地我老眼昏花了,觉得这猪咋也变得恁地小,莫不是也是……”

    刘姥姥愣头愣脑的模样更是把桌上一干人都给逗得前俯后仰,鸳鸯也忍不住捂着鼓囊囊的胸脯子道:“姥姥,这倒真的是猪,不过是乳香熏腊烤制的暹猪,不比寻常,一只猪怕是能顶咱们寻常庄户人养的两三头大猪呢。”

    刘姥姥眉花眼笑,“我说这味儿咋就不一样呢,看着猪头小模小样的怪俊的,还不忍下口,这般花费银子,那不成我老刘几口下去就没见了,顶得上一头大猪了?”

    听得刘姥姥在那里凑趣,冯紫英那份异样的感觉越发浓烈,难道自己真的也要见证那一句明言的诞生?

    还没等他想明白,那刘姥姥已经放下筷子,咧着嘴笑道:“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

    这一番话再用那京郊特有的板儿脆口音念出来,抑扬顿挫,说完还鼓着腮帮子不说话,顿时就把整个场面上都给逗得笑了起来。

    宝钗宝琴姐妹笑着抱成一团,湘云扑在桌上直叫哎哟,笑岔了气儿;黛玉笑得直打跌后边儿干脆咳嗽起来,紫鹃赶紧一边笑一边替她捶背抹胸顺气;薛姨妈也撑不住,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的饭碗落在了迎春身上,惜春这捂着肚子笑得不行,只让入画替她揉肚子。

    岫烟和妙玉也是抱在一起,香肩耸动,妙玉干脆倒在了岫烟怀中,李玟李琦姐妹也是心灵相通,把饭喷了一地,那王熙凤更是笑得前俯后仰,鼓鼓囊囊那一对乳波荡漾,惑人眼目。

    饶是有准备,冯紫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大过年的,有这样一桩事儿来让大家乐呵乐呵,看着在座姑娘们如百花争艳般的笑靥,冯紫英心里也格外舒坦,也不知道日后还能不能一睹这般盛景,就冲着这一幕,冯紫英都觉得自己该好好打赏一下这刘姥姥。

    贾宝玉也在一旁笑得直跺脚,见冯紫英只是微笑,却没有太多表现,便问道:“冯大哥,这姥姥倒也有趣,这般会说话,怕是老祖宗都舍不得她走了。”

    “嗯,倒也有些文才,怕是能赶上我了。”冯紫英也笑着附和。

    一句话让宝玉再度大笑,“冯大哥,照你这么说,这刘姥姥都能去翰林院了,……”

    “这般深谙乡间实情的人,真要让他们做官,未必比那些只会读死书的士子逊色呢。”冯紫英不无感慨地随口一句,让贾宝玉更是觉得这位冯大哥现在说话高深莫测,让人有些听不懂了,怎么一个乡下老妪能比读书士子做官更强?这不是笑话么?

    这热闹好一阵子,才算是把午饭吃完,贾母便有些乏了,要休息睡下,这边便在大观楼下牌坊外让驾娘把两艘舫船给撑过来,让贾母便在舫船上休息,正午阳光正好,这溪边也无风,透过舫窗进来,正好合适几个长辈休憩。

    其他一干人便约着去大观园里去,那刘姥姥也要凑趣儿,众人倒也觉得她能凑个热闹,这过节多几分喜气,便都吆喝着邀约便一道去。

    冯紫英和宝玉、贾环、贾兰、贾琮等人倒没有跟着一干姑娘们去,自寻一条别道散步。

    “世叔开年便要走,宝玉你的婚事可有着落?”冯紫英背负双手慢行,选了从沁芳亭往东边走的甬道走。

    这一路要比西面鳞次栉比的楼阁庭院要清静许多,两边竹篱交织,柳枝婆娑,只是天时尚早,还见不着嫩芽儿,栊翠庵、达摩庵隐约可见,玉皇庙伫立一端。

    宝玉挠了挠脑袋,有些颓丧的摇摇头:“小弟倒没想过,老爷太太也自有安排,这两年京师城里也不清静,人进人出的,估计老爷太太还想等等吧。”

    “等等,等什么?”贾政也和冯紫英提起过,但冯紫英也觉得棘手,宝玉这桩亲事怎么看都不太好找般配的,贾家看得上的,人家未必看得起他们,人家看上宝玉的,贾家又未必愿意,再加上这时局有些动荡,虽然贾赦贾政都还有些懵懂看不准大势,但元春和王子腾这边却是明白的,所以也不敢轻易将贾家这个嫡子随便与哪一家捆在一起。

    宝玉无言,冯紫英也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差了,自己都没有好的建议,贾家又如何能做选择和取舍?

    “宝玉的婚事的确要考虑周全,不过要说环哥儿也该差不多了吧?”冯紫英把话题转到贾环身上。

    “冯大哥,读书未成之前,小弟不考虑个人事情,这我也和老爷太太禀报过了,老爷太太也同意了,便是老爷江西这一任回来也不过三年,到那时候再来说也不为迟。”贾环在这个问题上态度很坚决,他可不想随便被绑在贾家的联姻上,这一点他还是有清醒的认识,自己的婚事不必宝玉,多半都可能被用来交换,所以他更不愿意随意应承。

    冯紫英点点头,几人一路走到沁芳闸桥处,这里一直走就到清堂茅舍和东角门了,拐左过沁芳闸桥则走到了缀锦阁后边儿,沿着外边的阔地走,便一直能转入一处幽雅所在,便是那凹晶溪馆。

    冯紫英一见这里边喜欢上了,两处遥遥相对的馆邸形成一个“凹”字形,凹处和四周都是水波荡漾,虽说现在天时尚冷,但若是夏季里只怕这里更是幽静宜人。

    见冯紫英颇为喜欢这里,宝玉也就笑道:“冯大哥平素来咱们府里若是倦了,便可在这里小憩一会子。”

    凹晶溪馆靠西这一半是一个大花厅,既可以做宴客待客用,亦可作小聚品茗,右边略小一些,却是有几间大小不一房间,原本是打算用来作客房,也准备有歇处,只是这一年多里并无其他外客来,便是有如李玟李琦那等,因为考虑要久住也安排到了西面的蔷薇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