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各展底牌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云雾缭绕的峰顶上,当李洛看见景太虚的身影时,后者同样是有所察觉,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来,望着李洛。

    “李洛,你果然没有在龙血火域上面被淘汰。”景太虚看着李洛,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反而是轻笑一声,说道。

    “不过你能够走到这里,正说明我的预感是对的,你才是此次院级赛上面对我威胁最大的人。”

    李洛盯着景太虚,此时的后者衣衫略微有点破损,显然之前与孙大圣也是经历了一场极为激烈的大战。

    “看来孙大圣没拦住你。”李洛缓缓的道。

    他此前也与孙大圣交过手,知晓对方的强悍,而且据说孙大圣身怀“封侯术”,那可是极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虚能够打败孙大圣来到峰顶,显然这是承受住了孙大圣的“封侯术”。

    这一点,就有点可怕了。

    景太虚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孙大圣的“封侯术”想的太可怕,而且从严格意义来说,他那也并非是真正的“封侯术”,只是一种取巧,大家对他的传言有所夸大了。”

    “当然,即便是一种取巧的残缺“封侯术”,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话,恐怕还真是会被他所淘汰,毕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强者才能够掌控的相术。”

    他言语谦逊,实则带着许些的自傲之意。

    “倒是你,竟然能够打败鹿鸣,才让我有点意外,毕竟不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鹿鸣应该都要压制你一头。”他打量着李洛,说道。

    “取巧而已。”李洛笑道。

    “这种级别的博弈中,可没有取巧,李洛,你太谦虚了。”景太虚摇摇头。

    “那还真是要谢谢你的高看了。”

    李洛手掌一握,玄象刀出现在他的手中,古朴斑驳的刀身流转着寒光,他眼神平淡的注视着景太虚,道:“不过正好,我们间的梁子,也可以在这里了结一下了。”

    景太虚笑道:“是因为此前的那些传单吗?其实那也不关我的事情,那是学府为了针对姜青娥,毕竟三星院院级赛中,姜青娥太强了。”

    “其实把她惹生气,是一个很愚蠢的行为。”

    李洛淡淡的道:“你们三星院那位陆金瓷,可能会被打得很惨,如果不是这里不能杀人的话,你们可能都可以帮他收尸了。”

    “或许吧。”

    景太虚耸了耸肩,道:“那边的事情我可管不了,我只需要把一星院的最强称号拿到手就行了。”

    “那就得问问我手里的刀了。”李洛缓缓的抬起了玄象刀。

    景太虚闻言,微微一笑,道:“李洛,你

    真以为你斗得过我吗?”

    他缓缓的踏出了一步。

    轰!

    那一瞬间,有惊人的相力猛然间自其体内爆发而出,那相力如青sè飓风般呼啸于其身后的天地间,周围的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道道深深的裂痕。

    一股强大的相力压迫感,缓缓的散发出来。

    李洛的面sè,顿时有些变化。

    因为这股相力压迫感,不是化相段第三变!

    “你已经踏入到化相段第四变了!”李洛盯着景太虚,声音也是变得低沉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景太虚隐藏的底牌,他不是第三变,而是第四变!不过不知为何景太虚的相力似是并没有那么的稳固,有点虚浮之感,或许景太虚的这种突破也并非完全是依靠的自身之力。

    不过这也无关大碍了,能够在一星院时就达到这种程度,这个景太虚,还真是厉害,虽说这必然是有着圣杯战来临,学府会给予诸多稀缺修炼资源支持的原因,但这依然能够看出景太虚的天赋与能力。

    毕竟他记得,就连姜青娥,当初在一星院年末时,也只是化相段第二变,至少表面上如此,毕竟那时候并没有人逼得她真正显露过实力。

    当然,姜青娥情况有些特殊,也不能用来当做衡量的指数,因为光是她那个自我的压制,就能够让人摸不透她的修炼进度。

    所以在很多人眼中,姜青娥的实力是神秘的。

    “本来还想多隐藏一下的,但刚才跟孙大圣交手时,他那“封侯术”逼得我不得不解开了隐藏,将这第四变的实力暴露出来。”景太虚有些遗憾的说道。

    如果不是孙大圣的话,他倒是可以将这般底牌继续隐藏下去,等到时候与李洛交锋时,突然爆发,想必能够直接让得李洛措手不及,翻手间被他所镇压。

    不过也无所谓了,既然不能出其不意,那就直接堂堂正正的击溃李洛吧。

    化相段第四变的实力,给了他足够的信心。

    “李洛,我们之间相力的巨大差距,不是你使用任何手段可以弥补的,如果你只有现在的程度,那么这场决战,不好意思,我赢定了。”

    李洛望着神sè从容自信的景太虚,倒也并没有辩驳对方的话语,后者身怀虚九品风相,自身实力本就远超同等级的人,如今实力又提升到了化相段第四变,从各种层面来说都远远的超越了他。

    即便他身怀双相,也不可能越两级去战胜这种层次的强敌,毕竟以双方的条件来说,谁还没干过越级胜敌的事呢?

    不过,李洛倒也并未显得惊慌失措,反而是感叹道:“化相段第四变,这倒的确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

    景太虚双目微眯的望着李洛,有些惊讶的道:“你竟然不怕...看来你果然也藏着底牌。”

    李洛笑道:“倒也不算是藏着的底牌...说起来,其实还得谢谢你。”

    “你害我在龙血火域多停留了许多的时间,倒也让我有了一些其他的收获。”

    他同样是上前了一步,那一瞬间,他的身体上面有雄浑的相力流淌而出,与此同时,从李洛身上散发出来的相力威压也是在节节攀升。

    那是,踏入化相段第三变了。

    其实这倒并非是太过意外的事情,在圣杯战开始时,李洛就已是化相段第二变顶峰,距离第三变也就半步之遥而已,而此前在那龙血火域中的一番走动,黑sè令牌吸收了不少的龙血之火,也令得李洛沾了一些好处,他自身的相力,也是在那个时候就处于了突破的边缘。

    只不过他一开始也是打着跟景太虚相同的主意,想要尽可能的将这种突破压制下来,等到时候出其不意的yīn对方一把。

    所以即便之前与鹿鸣交手,他也未曾暴露。

    但现在却不得不将压制放开了。

    因为景太虚的实力已经获得了极大的提升,如果他还隐藏的话,必然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不就是临阵突破么...又不是多么稀罕的事情。”李洛伸出手掌,他感受着体内变得愈发雄浑的相力,笑着说道。

    景太虚也是有些哑然,旋即道:“提升到化相段第三变,也改变不了什么,在相力等级上面我依然还有优势。”

    李洛闻言却是笑了笑,道:“以为这就结束了?”

    景太虚眼眸微微一凝。

    李洛手掌一握,一颗赤红的龙珠出现在了其手中,正是黑sè令牌吞食龙血之火凝炼出来之物,在这其中,不仅凝聚着龙血之精,其中还汇聚着磅礴的天地能量。

    李洛将赤红龙珠直接放进了嘴中,那一瞬,似是有着若有若无的龙吟声在脑海中回荡起来,紧接着,一股狂暴的能量如洪流般自他的体内爆发开来。

    李洛体内散发出来相力波动,再度暴涨。

    这一次,景太虚的面sè,终于是渐渐的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此时的李洛,相力波动,已经不弱于他了。

    他的预感果然没有出错,这个李洛,才是此次院级赛上面最大的威胁。

    但景太虚却并没有惊慌,反而是笑了起来,手掌一握,青sè的芭蕉扇闪现了出来。

    不过,打败这种强敌,夺得最强称号,才能够让这个称号更加的具备含金量,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