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鹿鸣淘汰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鹿鸣看着白皙掌心那一抹刺眼的黑sè毒斑时,整个人都是茫然与惊悚的。

    她无法理解这一幕。

    要知她整个人隐藏在幻阵中,根本就没有与李洛有接触,可为何还是会被毒气侵入体内?

    “混蛋!”

    不过很快,鹿鸣还是清醒过来,冷艳的俏脸颇为难看,急忙运转体内的相力对着掌心的毒斑涌去,试图将毒气化解,驱散。

    但马上她就明白此举是多余的了,因为当她体内的相力与那毒斑接触时,毒气却是显露出了极为惊人的毒性,一时间,连她体内的相力都有着被污染的迹象。

    鹿鸣顿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好恐怖的毒气!竟然连相力都能够侵蚀?

    鹿鸣只能以相力形成封锁,以免毒气在体内肆意的扩散,但如此一来,她就再无法维持幻阵,于是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苦心营造的幻阵在此时开始剧烈的紊乱起来。

    花海开始退散,漫天的雷云也是随之消散。

    李洛望着四周的环境再度化为此前的林间空地,然后侧头望着出现在不远处的那道倩影,笑道:“鹿鸣,看来你的幻阵,不攻自破了。”

    鹿鸣俏脸yīn晴不定,道:“李洛,我什么时候中的毒?!”

    李洛笑了笑,伸出手指指向了树顶,鹿鸣眸光投去,便是见到那一颗破碎的黑sè果实,当即眼瞳微缩,道:“你将毒气凝结成了一颗果实,趁我发动雷霆攻势时将其击破,毒气散发于幻阵内,于天地能量混合...”

    “而我在发动攻击的时候,需要吸收大量的天地能量,而毒气,就借此侵入我的体内。”

    李洛竖起大拇指:“完全正确。”

    然而鹿鸣却没有半点的高兴,反而气得胸口发闷,咬牙道:“你这样未免有些胜之不武吧?竟然还玩下毒这一套?!”

    李洛笑道:“其实你如果能够谨慎一些的话,应该不难发现那些融入天地能量中的毒气,毕竟我又不是真的下毒行家,这种手法只能说是拙劣。”

    鹿鸣哑然,她当然明白这一次会中招是因为她从没想过这方面的事情,毕竟李洛也不是毒相。

    “而且此毒也是无差别的攻击,并不是完全受我掌控...”

    李洛站起身来,抬起满是鲜血的手臂,上面的血肉在刚才被他削了好

    一片,看上去格外的惨烈:“这也是我的一种手段,似乎并不算违规。”

    那侵入鹿鸣体内的毒气,正是他之前从体内的“双重异毒”中抽离出来的毒气,这些毒气被他灌满了两个相力泡,隐藏于体内,而刚才的战斗中,他就破碎了一颗相力泡,将其中的毒气引导出来,形成了那一颗毒气果实。

    只不过正如他所说,这毒气其实不算是他自身的能力,他也没办法完全的掌控,所以在运转毒气时,连他自身也是受到了侵蚀。

    所以他刚才果断的削肉刮毒。

    “其实要破解你这幻阵的确挺麻烦的,我倒是有其他的手段,但想来想去还是这样最简单方便。”李洛说道。

    鹿鸣撇撇嘴,你就吹吧,还有其他的手段,信你才怪。

    不过她倒也是没有再说什么胜之不武的幼稚话语,李洛这一手毒气侵蚀,其实极其的精妙,而她因为有幻阵的遮掩,反而没有这一类的戒备心,所以彻底落入了李洛的套子中。

    胜者为王,她也不是什么输不起的人,只是稍微有点不甘心而已。

    “把解药给我。”她伸出手来,冷声道。

    李洛顿时有点尴尬,他露出自己那血淋淋的手臂,道:“你觉得如果我有解药的话,会这样来解毒吗?”

    “其实你这毒气侵蚀还不算深,我帮你削两刀,毒气就会散许多了。”

    他提着刀走向鹿鸣。

    鹿鸣闻言,连忙后退两步,柳眉倒竖的道:“你离我远点,我不要你这种解毒方式!”

    开玩笑,真像李洛那样削肉两刀,万一留下什么伤疤怎么办?她又不是李洛这种糙汉。

    李洛停下脚步,无奈的道:“那你就自己认输吧,淘汰后你去找你们学府的人或者圣杯战维护秩序的人,他们肯定能帮你解毒的。”

    鹿鸣感到极为的憋屈,本来局面都在她的掌控中,即便李洛祭出了那相性大树来与她比拼消耗,但起码她还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毕竟身处幻阵,这是她的主场。

    但她怎么都没想到,李洛这一手毒气侵蚀,将她的一些优势都给破解了。

    “别忿忿不平了,你在龙血火域中yīn了我一把,我现在坑回来,咱们也算是两不相欠。”李洛笑着安抚道。

    鹿鸣冷哼一声,道:“你就算靠这个小聪明赢了我

    ,那最后一场,你怎么过?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孙大圣恐怕是拦不住景太虚的,所以那决战,必然是你与景太虚之间的战斗。”

    李洛笑道:“那岂不是正合我意?”

    他等的就是景太虚。

    “口气倒是不小。”

    鹿鸣柳眉微蹙,道:“你跟我打,都这么麻烦,还想跟景太虚斗?你遇见他,岂不是白送他一个最强称号?”

    “我说,要不你现在认输,我去对付景太虚,如果事后成了,我可以把最强称号所获得的好处分你一半。”

    李洛忍不住的笑出声来:“鹿鸣,你这算盘也打得太好了一点吧?”

    鹿鸣淡淡的道:“说实话而已,我对上景太虚的胜算,比起你总算更高点。”

    “我可不这样认为。”

    李洛摇摇头,认真的道:“而且我可是答应了人,必须亲自把景太虚收拾一顿,如果做不到的话,我可能会被...家暴。”

    鹿鸣见状也就不再这个话题上面多说,她本来也没想过李洛会答应,只是想要做最后一点挣扎罢了。

    “不管如何,你赢了我,本来就该是你去参加最后那场决战,不过我接下来也会时刻关注你的,希望你的表现不会让我太失望,如果你让景太虚轻轻松松的就取得了最强学员称号的话,那我会觉得我这次输给你,真的是一场耻辱。”

    这句话落下后,鹿鸣便是直接取出了灵葫,然后一把将其捏碎,顿时一道光芒从天而降,将她的身影包裹,迅速的冲天而起,消失不见。

    鹿鸣,被淘汰了。

    李洛望着她消失的身影,也是轻轻的吐了一口气,这样一来,他就算是真正的进入到决战了。

    他略作休整,而后便是迈步沿着山道继续而上。

    接下来的山路异常的宁静顺利,没有遭遇任何的阻拦,如此约莫十数分钟后,李洛登上了山顶。

    而当他走上山顶的时候,脚步缓缓的停了下来,目光望向前方不远处,那里云雾缭绕的山崖边,一道身影负手而立,正居高临下的俯瞰着龙骨岛。

    那个背影并不陌生。

    果然是景太虚。

    显然,那个掌握着所谓“封侯术”的孙大圣,也被他给淘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