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两路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李洛与赵星影三人激战在一起的同时,这片山林的其他两条通往山谷的主要方向,同样是在爆发着激烈的战斗。

    林间空地上,凶悍狂暴的相力自秦逐鹿体内轰然爆发,若有若无的虎啸声从他的体内传出,相力升腾间,有着一头远古凶虎的光影浮现。

    他手持重枪,宛如猛虎下山,攻势极其凶悍的与三名对手激斗在一起。

    那三名对手,皆是化相段第一变的实力,不过虽然他们人数占据着上风,可在与秦逐鹿的交手间,却是被逼得节节败退。

    秦逐鹿的实力毋庸置疑,若是单打独斗,就算是那赵星影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如今这三座学府的总队长都是去围攻了李洛,自然也就造成了无人钳制秦逐鹿的局面。

    所以在交锋后不久,三座学府就只能聚集了三名最强的学员来联手对付秦逐鹿。

    可是,效果也并不算是特别的好。

    这秦逐鹿本就凶悍异常,相力雄厚,战斗风格霸道,而且在他的身上,还覆盖着一层寒冰甲,那层寒冰甲散发着格外精纯的寒气,不仅令得秦逐鹿防御大增,而且有时候他们的攻势落在上面,皆是会被寒气所阻扰。

    这无疑是令得秦逐鹿如虎添翼。

    这层烦人的寒冰甲,是秦逐鹿小队中的一个漂亮女孩所施加的,从这寒冰甲散发的精纯寒气,就可以看出她必然是拥有着高品冰相。

    如今的三人,也只能咬牙坚持,尽可能的拖住秦逐鹿,以期盼其他的地方能够出现突破点。

    只不过,这个突破点在这个方向,似乎有点难。

    伊粒沙小队早已是主动出击,他们阻截了对方数人,再加上秦逐鹿小队这边殷月给予的支援,倒是将对方堵得不能动弹。

    值得一提的是吕清儿这里,因为秦逐鹿独自迎敌,殷月也是协助伊粒沙那边,所以她是一人迎上了对方五人,只不过这五人之中都并没有各自的队长,因为他们的队长都已经被秦逐鹿一力阻拦。

    所以这五人的实力,都未曾达到化相段。

    但吕清儿,自从她的冰相提升到下八品后,她的修行速度也是与日俱增,再加上她那金龙宝行大小姐的身份,各种学府内外的修炼支援加持下,如今她的等级已经追上了除了秦逐鹿之外的其他紫辉小队队长,达到了化相段第一变的实力。

    空地林间。

    吕清儿周身寒气萦绕,

    脚下枯叶有冰霜弥漫,她清丽的脸颊此时充斥着冷淡,那覆盖着冰蚕丝的纤细双手上,冰晶在不断的凝结。

    在其对面,五道人影面露忌惮。

    但吕清儿却是没与他们磨蹭,雪白寒气相力突然从其体内爆发,玉指结印,直接凝结成漫天锋利冰梭,然后便是铺天盖地的对着前方五人覆盖而去。

    同时红唇微启,竟是吐出了滚滚寒雾,雾气于这片林间弥漫开来,不仅遮掩了对方的视线,同时寒气侵蚀间,也令得对方速度减缓。

    一时间,五人明明人数占据优势,却是被她逼得只能狼狈防御。

    所以整体而言,秦逐鹿他们这一路,局势占优。

    但是,白豆豆,王鹤鸠,虞浪他们那边,却没有这种好运气了。

    因为虞浪那所谓“双相者”的身份,三大学府派出了更多的队伍去对付他们。

    “一,二,三...六支小队?”

    山林间,虞浪望着那迅速对着他们这边疾掠而来的身影,稍微数了一下,就发现对方来了六支小队,当即脸sè难看:“完犊子了,我们才两个小队,怎么挡得住这么多人?”

    “你怕了?”白豆豆斜瞥了他一眼。

    虞浪连忙摇头,道:“开玩笑,我怎么会怕?我是在想应该怎么办,毕竟对方人数有着绝对的优势,我们这点人未必挡得住,如果真让他们冲过去,进到山谷里面,那我们就功亏一篑了。”

    白豆豆秀眉微蹙,道:“没办法,只能尽量拖着。”

    虞浪思索了一下,道:“我的意思是,正面抗衡人数差距太大,我们还是尽量要避免这一点劣势。”

    白豆豆一怔,道:“你有什么办法?”

    这虞浪实力虽然算是垫底,但有时候脑袋瓜子还是很机灵的。

    虞浪咧嘴笑起来:“正面不好打,那就用其他的方法。”

    “比如说...”

    他的目光看向了一旁面无表情的王鹤鸠,道:“关门放毒!”

    王鹤鸠嘴角抽搐了一下,怒道:“不会用词就别说话!”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虞浪连忙说道:“你的毒相,其实很适合眼下的局势与环境,对方虽然人多,但如果将你的毒气运用好的话,应该可以将他们的人数削减一

    些。”

    王鹤鸠皱眉道:“我的毒气并没有霸道到可以肆意将他们毒倒的程度,而且如果他们之中有身怀木相,水相这些解毒相力的人,也能够很快将侵入体内的毒气所化解。”

    “另外毒气也需要在一种封闭的区域,才能够效果最大化。”

    虞浪说道:“特殊的环境可以人为制造。”

    “我只想知道,如果能够将他们引入到一片封闭区域,你的毒,能让他们减员吗?”

    王鹤鸠微微沉吟,最终道:“我有秘法可以短时间增强毒气中的毒性,如果真能有一个封闭的环境,虽然不至于让他们扑街,但必然也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那就好。”

    一旁的白豆豆杏目看向虞浪,道:“你要出去当诱饵?”

    虞浪感慨道:“对方已经将我误认为是第二位双相者,所以也只有我才能够有这个诱惑力让他们来追击我。”

    “到时候我将他们引入指定位置,你们也不用顾忌我,直接放毒,不然机会稍纵即逝。”他提醒了一下。

    王鹤鸠看了他一眼,皱眉道:“我的毒不是开玩笑的,你的实力本来就弱,到时候毒气蚀体,恐怕会吃不小的苦头。”

    虞浪挠了挠头,有点无奈的道:“那也没办法啊,一旦对方有所察觉,那就功亏一篑了。”

    王鹤鸠望着这个往日里从未被他放在眼中的虞浪,眼神略微有点触动,这家伙虽然平日里吊儿郎当不靠谱,但关键时刻,竟还有这种奉献精神。

    白豆豆看向虞浪的目光也是有点柔软,声音都变得缓和了许多,道:“你自己小心点。”

    她倒没有阻拦,因为这个时候的确是需要有人挺身而出,而虞浪,是最适合的人选。

    虞浪潇洒的摆了摆手,他站起身来,迎着众人那罕见的有点敬仰的目光,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是那么的伟岸。

    不过他忍了一下后,还是认真的对着王鹤鸠问道:“我觉得你以前看我有点不太顺眼,所以你确定你的毒不会把我毒死掉吗?”

    王鹤鸠面sè一黑,狠狠的瞪了虞浪一眼:“老子还不想被素心副院长株连拉清单。”

    虞浪这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而后身影纵跃而出。

    “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