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关门放毒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山林间,正当柳啸等人不断纵跃前行时,虞浪的身影出现在了前方的土坡上,一声暴喝如雷,眼神睥睨。

    如此气势,顿时让得那柳啸一惊,急忙让众人放缓速度,提醒道:“小心,他就是虞浪,有可能是圣玄星学府第二位双相者!”

    听到此话,其他众人神sè也是有些变化,他们这里能够清晰看见远处林海上双方总队长的激烈交锋,那个李洛显露出来的实力让所有人都心惊,因为连他们三位总队长联手,都未能占得半点的上风,可见这双相之强。

    如果眼前的虞浪也是跟那个李洛相同的实力,即便他们人多,恐怕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但他们也并未真被虞浪吓得就不敢上前,毕竟来时他们就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所以当即只是放缓速度,然后呈包围状对着虞浪围拢而去。

    只要将其包围住,就算他真是双相者,在这么多人围攻下,也会露出疲态。

    不过他们刚动,那虞浪却是飘身而退,同时传来讥嘲声:“真当小爷傻吗?”

    “另外我奉劝你们,此路不通,如果你们执意从这条路走,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柳啸冷笑道:“虞浪,如果你真是双相的话,为何不显露实力,让我们开开眼,你这么躲来躲去,难道是个假货?”

    虞浪洒然一笑,道:“还真被你猜对了。”

    “警告我已经给了,听不听就看你们自己了。”

    他运转相力,身影飘忽不定,踏风而行,倒是很有一些高手的气势。

    柳啸脸sè变幻不定,最后还是一咬牙,道:“追上去,我们不可能撤走的,不过都保持一点谨慎,他肯定还有队友。”

    其他人皆是点头,而后身影便是纵跃而出。

    这般追逐持续了一会,柳啸终于是忍耐不住,开始下令发动相力攻势。

    于是一道道相力攻击猛然破空而出,如暴雨般的对着前方的虞浪倾泻而去。

    面对着如此攻势,虞浪也是头皮发麻,不过他明白此时不能露半点怯,于是精神高度集中,风相之力尽数的爆发,身影飘忽,如风中柳叶,将那一道道相力攻势尽数的躲避。

    如此身法,倒是显得异常的敏捷。

    而在不远处,密林中躲起来的王鹤鸠,都泽北轩等人见到这一幕,倒是有些惊讶:“这家伙的身法还挺厉害的。”

    “那是弥尔导师教的“御风术”,在这一道相术的修行上,虞浪是我们小队中进展最快的人。”白豆豆说道。

    王鹤鸠,都泽北轩略微有些无语,这家伙究竟是有多怕死,才会这么认真的修炼这种保命的相术。

    “他们要进入预定区域了。”在那旁边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辛符突然提醒道。

    所有人都是身体紧绷起来。

    而在不远处,虞浪又是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一波相力攻势,脚掌凌空踏出,仿佛是有这一缕微风驮着他的身躯,让得他飘飞出了十数米,落入到了一片有些凹陷的密林中。

    后方柳啸等人直接是扑了进去。

    就在他们冲进的那一瞬间,丛林中的戚萝子突然出手,只见得她相力尽数爆发,化为无数蔓藤暴射而出,然后将那些茂密树枝尽数的缠绕,短短片刻间,这片林间就被密封了起来。

    而王鹤鸠站在密林的高处,他立即爆发自身相力,顿时形成了滚滚毒雾。

    毒雾略显刺鼻,一经涌出,四周的树叶就开始出现腐蚀枯萎的迹象。

    王鹤鸠身后,白豆豆,邱落同时出手,风相之力爆发,化为狂风,狂风席卷,卷起毒气,对着那座凹陷的密林中疯狂的灌了进去。

    毒气涌来,虞浪首当其冲,当即脑袋就泛起了阵阵眩晕。

    同时后方的柳啸等人也察觉到不对,急忙喊道:“有诈,快破开四周的密林!”

    但此时措不及防下,阵型已是变得有些混乱起来。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被毒气影响,在这些人中,不乏水相、木相这一类拥有着解毒效果相性的学员,他们立即运转相力,化解毒气,同时开始破坏四周的密封。

    这一幕,也被白豆豆他们看在眼中,当即急道:“王鹤鸠,你这毒气毒力不够啊!”

    王鹤鸠面sè发黑,道:“这种隔空发散毒气,本来毒性就弱许多!”

    一旁的辛符插嘴道:“我曾见过拥有毒相的封侯强者,毒气散发,可弥漫一座城市,所有生机为之断绝,你这也太弱了一些。”

    王鹤鸠烦躁的道:“你也知道那是封侯强者!我一个相师境的毒相,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极限了!”

    不过他也知道此时他这里最为的关键,于是在迟疑了几秒后,突然一咬牙,取出匕首,忍着痛在他的身体表面割了几刀,顿时有鲜血渗透出来。

    他双手结印,鲜血化为血雾升起来,竟是与那些毒气形成了融合。

    顿时毒气变得更为的粘稠与暗沉。

    毒气在狂风的裹挟下,继续涌向下方密封的密林中。

    虞浪继续首当其冲,顿时晕眩感愈发的浓郁,四肢也变得有些无力起来,不过他明白自己是因为相力最弱,所以被毒气

    侵蚀更为厉害,而后面其他的那些人,未必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这小毒鸟有点不太行啊。”他嘀嘀咕咕的道。

    “还是不够!”

    而在山坡上方,白豆豆看了几秒,皱眉说道。

    王鹤鸠有些不耐,刚欲说话,突然眼角余光见到白豆豆抽出了一柄小刀,顿时汗毛倒竖,喊道:“白豆豆,你想干什么?!”

    “你早说放血能够增强毒性不就行了?你瞧瞧你,放这么一点血出来,喂蚊子吗?婆婆妈妈,还是不是男人?!”白豆豆柳眉倒竖,问道。

    “你下不了手,我来帮你!”

    她声音一落,直接一刀就砍在了王鹤鸠的后背上,顿时间鲜血如水流般的流淌了出来。

    “啊,我操!白豆豆你疯了?!”

    王鹤鸠面庞痛得扭曲起来,竟是连风度都不顾了,破口大骂。

    “都泽北轩,快拦住她!”他急忙道。

    一旁的都泽北轩面sè有点尴尬,他也被白豆豆这果决凶狠的下手惊了一身冷汗,但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他也不能真的阻拦白豆豆,所以只能当做没听见。

    “别说话了,不要浪费你的血!”辛符好心的提醒道。

    王鹤鸠简直有种吐血的冲动,但好在也明白现在不是指责的时候,急忙运转相力,将血液蒸发,然后与毒气相融。

    这一次毒气就变得格外狂暴起来。

    滚滚毒气翻腾,仿佛是毒龙在咆哮,在狂风的席卷下,灌入了下方封闭的密林中。

    这一波毒气,格外凶狠,位于最前方的虞浪摇摇晃晃,直接是一头栽倒了下去,同时心中大骂:“这狗日的小毒鸟不会真的把我给毒死了吧?”

    而好在倒下的不只是虞浪,后方那些追击的队伍中,同样有人承受不住,开始纷纷倒下。

    而唯有柳啸等一些相力较强的人扛了下来,并且将四周的密封尽数的破坏,然后纷纷退出这片毒圈。

    但此时他们的人数已经是锐减。

    山坡上,白豆豆手握长枪,英姿飒爽,风相之力涌动,衣袍猎猎作响。

    她先是看了一眼倒下去的虞浪,似乎他还在爬动着,于是放下心来。

    “各位,该我们动手了。”她语气微寒的说道。

    都泽北轩,辛符,邱落等人闻言,相力也皆是在此时爆发。

    而后,她一马当先,仿佛御风铁骑,以一种凌厉的姿态,对着柳啸等人发起了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