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宫神钧的邀请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面对着宫神钧的邀请,李洛显然是有些迟疑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之前姜青娥与他的交流,她说她感觉宫神钧似乎不想赢。

    宫神钧为何不想赢?这一点似乎没有任何的理由,最起码连素心副院长以及其他所有人,都未曾有过这般的怀疑。

    李洛也从没往这个方向去想过,因为如果帮助圣玄星学府获得龙骨圣杯,那么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有益无害的事情,毕竟学府所镇压的暗窟是大夏之内最大的隐患,暗窟出了事,没有任何人能够独善其身。

    更别说,宫神钧还是皇族之人。

    但偏偏,姜青娥有这样的感觉。

    而或许别人会对姜青娥的感觉一笑置之,但出于对她的信任,李洛却觉得这恐怕并非是空穴来风。

    姜青娥身怀九品光明相,对于人心的确是有着敏锐的感知。

    或许,她是感应到了什么吗?

    李洛的心中思绪转动,一时间对于要不要拒绝宫神钧也有点拿不定主意,毕竟如果是光从实力上面来说,宫神钧的确是最好的人选,能与他合作,再加上姜青娥的话,这个阵容还是很拉风耀眼的。

    而就在李洛迟疑间,一道清澈冷淡的熟悉嗓音,自身后响了起来。

    “宫学长,一切还是等素心副院长公布了混级赛的内容与机制后,再来做决定吧。”

    李洛偏过头,就见到姜青娥站在了他的身后,那细润如脂的绝美脸颊上,神情如深潭,不起波澜。

    宫神钧见到姜青娥,英俊脸庞上的笑容变得更为的浓郁了一些,笑道:“正好姜学妹也来了,其实我的邀请不止是冲着李洛而来,你也是我预想中的完美队友。”

    他神sè诚恳,就要对着姜青娥也发出邀请。

    不过话还未完全落下,姜青娥突然伸手拉住了李洛的手掌,道:“我房间的水管坏了,借你的房间用用。”

    然后拉着李洛就走。

    而周围的众人,则是因为姜青娥这话直接处于了短暂的失神中。

    水管坏了?借房间做什么?洗澡?

    姜青娥要去李洛房间洗澡?!

    这一瞬,这一片区域的空气仿佛都是凝固了一下子,而后一道道目光仿佛是噙着火焰般的投射向了那被强行拉走的李洛。

    一声“畜生站住”在喉咙中滚动了几下,最终没能吐出来。

    一旁的吕清儿的眼眸中同样布满着震惊,手中酒杯内的酒水,直接是

    在此时被体内不受控制的寒气结成了冰。

    宫神钧的瞳孔在这一瞬间也是忍不住的骤缩了一下,即便是以他的城府,此时都险些控制不住面庞上的情绪,他心中甚至生出了一种拦住两人的冲动,但最终,他还是得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姜青娥与李洛是有婚约的人,他们做任何事情都是名正言顺。

    姜青娥愿意去李洛房间去洗澡,就算是素心副院长怕都没理由阻拦。

    于是,在这一片诡异的寂静氛围中,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姜青娥与李洛身影远去。

    好一会后,其他地方的热闹声音传来,将这边的寂静给打破。

    宫神钧面sè微微变幻,最终转身离去,所谓的邀请之事,再没半点心情去纠缠了。

    其他人则是面面相觑。

    “啧,姜学姐不愧是我的偶像,行事永远都是这么的特立独行,我喜欢。”白豆豆笑道。

    一旁的虞浪闻言,顿时有些紧张的道:“你喜欢有什么用,人家姜学姐对这个可没什么兴趣。”

    白豆豆疑惑的看了虞浪一眼,道:“什么意思?”

    虞浪一滞,干笑道:“没,没什么意思...我是说,姜学姐似乎对和宫学长组队没有多大的兴趣。”

    白萌萌也是若有所思的道:“似乎是有点这个味道,不过为什么呢?如果要组成冠军队的话,宫学长的确是最好的选择,姜学姐应该没有理由拒绝才对。”

    旋即她看向一直看着姜青娥,李洛离去方向的吕清儿,露出清纯的笑容,道:“清儿姐你在想什么呢?”

    吕清儿玉手紧握着酒杯,喃喃道:“姜学姐不会对李洛做什么吧?”

    白萌萌眨了眨细长浓密的睫毛,道:“不知道呢...不过此前听说姜学姐有说过,如果队长取得一星院最强学员称号的话,好像会给他什么奖励呢。”

    吕清儿心头顿时一跳:“有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不小心偷听到的。”白萌萌微笑道。

    “清儿姐,如果你要做什么事情的话,可得尽快点哦。”

    吕清儿瞥了一眼小脸清纯可爱的少女,却是感觉到她言语间有一种怂恿的味道,当即生起一点警惕,这小妮子,表面看上去人畜无害,实际上却是有点腹黑的属性呢。

    以后要稍微当心点,可千万不能yīn沟里翻船了。

    ...

    李洛被姜青娥拉着,径直回了他的房间。

    “还多亏你来解了围,不然我还真是拿不定主意究竟该怎么回复他。”回了屋,李洛笑着说道,同时他的手掌却并没有松开,而是拇指肚轻轻的磨挲着姜青娥那细腻如脂的玉手肌肤。

    姜青娥淡淡道:“这就要看你对于圣杯战的冠军有没有兴趣了。”

    “我对那冠军并没有什么执念,所以其实也都无所谓,毕竟能够取得一个最强称号,对圣玄星学府也算是有了交代。”她说着。

    李洛皱眉道:“可是你说宫神钧不想赢,这实在有点说不通啊...我想不出他不想赢的理由,毕竟如果赢了,他不仅能够收获圣玄星学府对他的感激,同时还能够在大夏内刷一波声望,到时候彻底压过长公主都不是什么难事,而且说不得还能够惠及其父,那位...摄政王。”

    姜青娥蛾眉微蹙,坦然的道:“其实我也想不通。”

    李洛哑然。

    “但是我就有这种感觉。”

    姜青娥道:“如果你是想赢得圣杯战冠军,那我们就得避免与宫神钧一队,若是对冠军没兴趣,那就无所谓了。”

    李洛迟疑了一下,老老实实的道:“我想要圣杯战冠军,因为我答应过庞院长。”

    “庞千源?”姜青娥一愣,她看了李洛一眼,她倒是没想到后者和那位院长还有一些事情,不过她不是喜欢多问的性格,所以也没打算问更深的东西。

    “如果你想要冠军的话,那我们就只有找长公主当混级赛的队友了,不过具体如何,也可以先等明天看看混级赛的内容和机制再做决定。”

    姜青娥微微沉吟,道:“反正我会帮你的。”

    李洛感动无比:“青娥姐,你真好。”

    姜青娥淡淡的道:“说这种话的时候,可不可以把你的爪子收敛一下。”

    她没好气的剐了李洛一眼,因为这家伙握着她的手越来越得寸进尺,刚才还只是偷偷摸摸的,现在已经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如果不是念在他此次在院级赛上表现很好,她此时怕是已经打算执行家规了。

    李洛闻言,只能恋恋不舍的将姜青娥那娇嫩如玉般的小手松开。

    姜青娥则是站起身来,问道:“浴室在哪边?”

    李洛愣了愣,茫然的指了指右侧的偏房:“干嘛?”

    姜青娥瞧了他一眼:“我房间的水管真的坏了。”

    然后便是迈开长腿,推门进了浴室。

    李洛望着她那玲珑有致的高挑倩影,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他感觉到有些口干舌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