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一星院最靓的仔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一星院最终的胜负出现的时候,圣杯空间内,无数观战的人面sè都是忍不住的变得古怪起来。

    谁都没想到,轰轰烈烈的决战最终会是以这么一个滑稽的方式落幕。

    那个景太虚,被李洛硬生生的吓得选择放弃了。

    当然,其实他们也都明白,景太虚选择放弃的原因也并非完全是因为李洛的那些独特手段,而是因为他看不见取胜的希望了。

    双方都已经是拼得油尽灯枯,算是强弩之末。

    但在这种时候,李洛的水木双相却是凸显出了极大的优势,在这双相的双重恢复效果下,他不论是肉身的伤势还是相力的恢复,其速度都会比景太虚更快一步。

    景太虚或许也清楚的明白这一点。

    别看李洛现在只是随便射两箭,可再等几分钟下去,恢复一点相力的李洛,必然会直接发动决定性的一击。

    这一道攻击如果是在平常时候,恐怕根本伤不了他丝毫,但在现在的这种局面下,却是足以分出胜负。

    景太虚不想输成那个样子。

    所以他干脆选择主动淘汰。

    圣杯空间内,哄笑声不断的从各座塔楼前响起。

    “最后竟然是李洛赢了。”

    鹿鸣也是在看着一星院那边的光幕,俏脸上布满着惊诧之意,这个结果,恐怕此前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预料到。

    毕竟景太虚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夺冠热门,而李洛,是在进入到院级赛后,才异军突起的黑马。

    可最终,这匹黑马掀翻了景太虚。

    在鹿鸣周围,其他的那些学员也是一副见鬼的模样,之前他们还觉得李洛能够打败鹿鸣,只是因为取巧下毒而已,可如今连景太虚都输了,那他们如果还觉得李洛没本事运气好,那就真的是太愚不可及了。

    鹿鸣眼神也是有些复杂,她望着光幕中那最终坐在了龙骨椅上的少年,这个家伙,藏得可真深。

    “景太虚这家伙,直觉还真是比女人还敏锐呢。”

    鹿鸣莫名的想笑,因为她记得之前景太虚找她合作先淘汰李洛的事情,当时她还不理解为什么他会对一个李洛如此的上心,可现在从结果来看,景太虚的直觉竟然相当的精准。

    可是,就算有这般直

    觉做准备,但最终他还是输给了李洛。

    可见光有直觉也没什么作用。

    而且李洛这家伙,倒也真是恶趣味,因为她感觉李洛最后射箭来逼走景太虚,完全是想要羞辱一下的意思,她可不信这家伙准头真的会差成那样,即便他的状态再差...

    鹿鸣暗暗摇头,不过这是两人间的恩怨,她也没兴趣多理会。

    在鹿鸣这边感叹结果的时候,孙大圣也是满脸的惊愕,其实他算是三人中第一个跟李洛交手的,虽说当时李洛显露的实力让他有点惊讶,但也就仅止于此了。

    然而谁能想到,最后连景太虚都输给了他。

    “看来这东域神州同辈中还真是藏龙卧虎,此次是我过于轻敌了,如果我能努力一把也是踏入化相段第四变的话,不论是景太虚还是李洛,我都有着很大的取胜可能。”

    “不急,虽然院级赛输了,但圣杯战还并没有完全的结束。”

    “在后面的混级赛中,我依然还有表现的机会。”

    孙大圣眼中有着许些的傲然与自信,他并没有因为与景太虚的交手失败就变得沮丧,依旧是充满着斗志。

    如果说其他的区域,众人都是看一场热闹的心态的话,那么圣明王学府那边的气氛,则是在此时变得格外的压抑与沉默。

    所有人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毕竟放眼圣明王学府四个院级,一星院与四星院皆是被视为种子学员,景太虚被学府上上下下都赋予厚望,所有人都觉得他有很大的可能夺得一星院的最强称号。

    可是...现在希望破灭了。

    景太虚倒在了龙骨王座之前。

    而取胜的人,却是此前那个名声并不出众的李洛!

    这一刻,圣明王学府的学员心都变凉了。

    甚至连那位素来从容的郭九凤副院长,面sè都是在此时变得格外的难看,他目光死死的盯着一星院的光幕,光幕中的李洛,坐在了那象征着最强的龙骨王座上面。

    “景太虚怎么会输的?”在郭九凤身旁,那名紫辉导师也是感到不可思议。

    “李洛手中的刀...”

    郭九凤深吸一口气,面sèyīn沉的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是庞千源曾经的佩刀,金玉玄象

    刀...此刀虽说只是金眼宝具,却具备神力,但催动这般神力需要对肉身有极高的要求,那个李洛的肉身强度,应该不可能扛得住才对。”

    紫辉导师叹了一声,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毕竟决战已经结束了。

    而在这里的气氛压抑时,一道流光从能量漩涡中射出,景太虚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景太虚面sè还有些苍白,而他一出现时,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周围那些复杂的目光令得他极其的难受。

    这是他这些年来,第一次受到这种挫折。

    不过景太虚心性终归还算是不错,在这些复杂目光中,他并没有逃避,而是主动走向了郭九凤,声音嘶哑的道:“副院长,我辜负了学府的信任。”

    郭九凤望着面前的景太虚,面庞有点僵硬,但最终还是深吸一口气,放缓了语气道:“你已经尽力了,不必自责,圣杯战还并未结束,希望你在后面的混级赛上能够有更好的表现。”

    虽然一星院的结果让人失望,但身为副院长,郭九凤也不可能蠢到直接在这里指责景太虚,因为这只会让所有人寒心,所以即便心情不好,也还是按耐着情绪安抚人心。

    景太虚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转身进了塔楼中,显然是不想在这个气氛中多呆。

    郭九凤面沉如水,目光投向了四星院那边的光幕。

    如今的四个院级中,他们圣明王学府已经只剩下蓝澜这一根独苗了。

    这与他们圣明王学府赛前的野心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

    因为在最开始的预想中,他们是想要在院级赛这里就取得三枚神树金徽,当然,这是最完美的情况,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取得一星院与四星院的两个最强称号。

    这样一来也能彰显他们上一届冠军的实力。

    而这个野心,现在彻底破碎了。

    反倒是赛前不显山不露水的圣玄星学府,竟然一下子取得了一星院,三星院的最强称号,直接成为了全场最靓的仔,风头大盛。

    郭九凤眼神变幻,最终还是平静了下来。

    虽然开局劣势了一点,但圣杯战并未结束,他们依旧还有着希望。

    而且最起码,四星院这边的这一枚神树金徽,他还是有着足够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