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令牌的异动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吕清儿心中的低喃声响起时,李洛掌心的冰蓝sè咒纹突然间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只见得一缕缕冰蓝sè的光线以其掌心为源头,陡然席卷而出。

    冰蓝sè的光线很快的覆盖了李洛的身躯,渐渐的化为了一具冰蓝sè的战甲。

    战甲之上,勾勒着奇特的暗红sè纹路,同时有一种极致的冰寒之意散发出来,这种寒气一出现,所有人都感觉到四周那狂躁的温度仿佛都是渐渐的受到了一些压制。

    不过这种压制只是极其短暂的,很快燥热之气席卷而来,李洛身躯上的那冰蓝sè战甲,就开始有了一点融化的迹象。

    但众人却是发现,虽然冰蓝sè战甲在融化,但战甲下面所覆盖的天灵露水膜消融的速度,却是在此时有所减缓。

    秦逐鹿,白豆豆等人皆是瞪大了眼睛。

    竟然还真的有用?

    吕清儿这是什么相术?竟然承受得住这里的龙血之火的侵蚀?

    这怎么可能呢?!

    而在他们震惊的目光中,吕清儿俏脸上的血sè却是在此时消退殆尽,她娇躯微微摇晃,然后被白豆豆赶紧扶住。

    “李洛,我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这具“冰魇甲”能够帮你缓解龙血之火对天灵露水膜的消融,想来这可以为你争取一些时间,但至于能不能支撑到龙骨岛,我也不太确定。”吕清儿好听的嗓音都是在此时变得虚弱了许多。

    李洛怔怔的看着身体上的奇特冰甲,他是真没想到吕清儿还有这般手段。

    他能够感受得出来,这所谓的冰魇甲,绝非是普通的相术。

    他怔了数息,便是迅速回过神,冲着吕清儿露出惊叹的笑容:“你这一手,真是来得太及时了!”

    他的心中的确满是惊喜,有了吕清儿的出手,他那三尾天狼的底牌就可以继续藏下去,以作奇招之用。

    这可真是意外的收获。

    望着惊喜的李洛,吕清儿唇角也是泛起一抹笑意,这道独特的相术,是她修炼了许久才成功的,而之前对于她选择这道相术,鱼红溪其实是有些不解与不满的,因为以吕清儿如今的实力,修行一道血脉相术就已经是极限了,所以她原本可以选择其他对她的修行更加有利的血脉相术。

    只是吕清儿执意,最终鱼红溪也就只能依了她。

    而如今,她所准备的这道相术,则是起到了她想要的结果。

    所以此时的吕清儿,心中也是颇为的满足。

    “不

    过我现在的相力,施展这么一道相术就已经是极限了,无法再给其他人也加持。”吕清儿有些歉意的看向其他人。

    秦逐鹿他们倒是摇了摇头,道:“现在这局面,能把李洛送进去,就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李洛,你赶紧走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白豆豆则是催促道,这“冰魇甲”显然也是无法持续太久,只能取得稍作缓解的作用,所以李洛必须抓紧一切的时间立即赶路,否则到时候功亏一篑,这才是让人难受的事情。

    王鹤鸠一脸的郁闷,原以为好不容易凑齐了天灵露,他能够去龙骨岛上大显身手露个脸,结果在这半途就要被淘汰,只能眼看着李洛一个人去进行最后的决战。

    “李洛,加油,希望你能够打败那个景太虚给我们出口气。”伊粒沙笑道。

    李洛也明白如今时间紧迫,所以面对着众人期盼的目光,他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我会的。”

    声音落下,有相力自他的体内爆发而起,旋即他的身影直接转身掠出,脚掌踩在水面上时,水相之力引动浪潮,犹如是弹簧一般,猛的一弹,就令得他的身影纵跃了出去。

    一跃之下,便是上百米,如此速度虽然不及景太虚的飞天,但也算是极其的迅速了。

    身影掠出了半晌,李洛转过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后方,却是见到吕清儿,秦逐鹿,白豆豆他们的身影渐渐的被火焰所覆盖,而后有一道道流光冲天而起,那是被淘汰的标志。

    李洛凝视了数秒,然后转过头,俊朗的面庞没有波澜,而那一对眼眸之中,却是有着许些煞气在流转。

    景太虚。

    不,还有鹿鸣。

    虽然景太虚是主谋,但既然鹿鸣帮忙出了手,不管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那也算是结了一个梁子,此后遇见,也就不必再多说什么,这个场子是必须得找回来的。

    不然真是对不住被淘汰的几个同伴了。

    李洛身影急速前行,身体上那一层“冰魇甲”也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渐渐的融化,不过在其未完全融化之前,其内的天灵露水膜的损耗速度,却是被降到了最低。

    “从冰魇甲消融的速度来看,应该能够坚持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后,天灵露水膜则是会继续损耗。

    一旦在此之前,他无法进入到龙骨岛的话,此处的龙血之火,依旧会将他淘汰。

    “希望能够赶得上吧

    。”

    李洛自语,继续加速前行。

    在那赶路的沿途上,还能够遇见其他学府的学员,而当他们见到火急火燎的李洛后,都是一愣,然后他们就发现了李洛身体外处于黯淡状态的天灵露水膜,当即眼中便是有着幸灾乐祸之sè涌现出来。

    这李洛原来是不知道怎么把天灵露水膜搞坏了么,怪不得这么急,如果到时候这家伙赶不上,岂不是就要率先被淘汰了?

    对此,其他学府的人都是乐见其成,毕竟李洛也算是夺冠大热门,他在龙血火域中被淘汰,他们也会少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

    而对于沿途的那些视线,李洛却是毫不理会,只是全速赶路。

    如此直到一个时辰后。

    冰魇甲彻底消融。

    天灵露水膜的消融速度开始加快。

    李洛眼神微凝,不过这也是在意料之中,所以他并未惊慌,体内两座相宫中,相力如洪流般的流淌出来,他的速度催动到了极致。

    “应该可以!”

    “李洛,你不能放弃!”

    李洛心跳如捶鼓,精神高度的集中,他也不想这么窝囊的被淘汰。

    轰!

    而就在他凝聚心神的全速冲击时,脚下的海面突有火浪突然的冲出,李洛身影一闪,灵活的将其避开,但却见到有一道龙血之火对着手腕处冲了过去,仿佛是被什么引动了一般。

    李洛顿时一惊,那里是空间球!

    这宝贝可别被搞坏了,不然里面储存的东西都得掉出来。

    但此时已是来不及反应,他只能眼睁睁的见到一道龙血之火撞击上了手腕上佩戴的空间球。

    而就在李洛做着空间球破碎的准备时,他却是惊讶的发现,空间球完好无损,那击中空间球的龙血之火,则是直接诡异的消失了。

    李洛身影不停,但面庞上却布满着惊愕之意。

    因为他感应到,空间球内有细微的震动传出来。

    有什么东西,把那龙血之火给吸收了。

    李洛微微迟疑,然后伸手抹过空间球,顿时有一物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那是一枚黑sè的令牌。

    令牌上面,那个古老的“李”字,正在闪烁着神秘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