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梁子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景太虚因为那传单上面多出来的一段话处于风中凌乱的状态时,圣玄星学府塔楼这边,李洛与姜青娥正在塔楼一层栏杆处眺望着这座空间,同时随意的聊着天。

    然后他就注意到转角处探出来的脑袋。

    那是虞浪。

    后者看着他跟姜青娥在一起, 倒是没直接走过来,反而是鬼鬼祟祟的对着他招了招手。

    李洛有些疑惑,但还是走了过去,道:“不是叫你出去打探情报了么,怎么又溜回来了?”

    “搞到一个惊天大情报。”

    虞浪顿了顿,道:“不过你看了后可能会有点生气。”

    然后他将一份未曾篡改的传单递了过去。

    李洛接过来,目光一扫,然后脸庞上的笑容就是渐渐的收敛了起来,他的自制力向来还不错, 但此时眼眸中也不免升起了一丝怒意。

    虽然这种传单的谣言不可信,但这事却涉及到了姜青娥,而他与姜青娥之间又是拥有着婚约的,所以这份谣言不论对于他还是姜青娥,都算是一种抹黑。

    “要给姜学姐看吗?”虞浪问道。

    “没什么好隐瞒的。”

    李洛想了想,也就转过身去,走到姜青娥身旁,将传单递给她。

    姜青娥金色眸子扫过上面,精致如白瓷般的脸颊上并没有泛起什么波澜,只不过李洛却是注意到她目光停留的时间稍微长了几秒。。

    “如今这片区域内假消息到处都是,倒没必要太在意。”李洛笑道。

    “这个倒也不能完全说是假消息。”

    姜青娥道:“这个神阳王朝的景氏家族,以前的确发来过一封有意联姻的信, 但师父并没有理会,直接将其搁置了,所以这上面所说的消息,倒也不算是完全不属实。”

    “但是...这其中隐含的恶意倒是真的。”

    姜青娥这话,令得李洛脸庞上浮现出惊愕之色:“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本就是很无聊的事,并且也是陈年往事, 所以就没跟你说过,结果没想到竟然还会有人记得。”

    姜青娥纤细指尖轻轻弹了弹传单,声音平淡的道:“这个事情,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如今会被人爆出来,那么始作俑者是谁倒是不难猜。”

    “是这个景太虚?”李洛缓缓说道。

    姜青娥颔首:“连我都是前些时候才看见那封信,所以恐怕也只有这個景太虚,才会知道这种事。”

    “那他这是个什么用意?平白无故的得罪我们?”李洛双目微眯,以两人的立场,这份谣言一发出来,几乎就是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

    那个景太虚,是脑子有问题吗?

    虚九品,就能这么嚣张?

    “可能,是个傻子吧。”姜青娥随意的说着。

    “姜学姐不要生气,我已经替你狠狠的教训了这个蠢货了!”一旁的虞浪咧嘴一笑,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

    “哦?”姜青娥讶异的看向虞浪。

    然后虞浪就掏出另外一份传单,这传单正是被他篡改过的:“他们派人出来散传单,结果全被我截胡了,所以现在散播出去的传单,都是被我修改过的。”

    姜青娥接过传单看了一眼,顿时一怔,旋即她的唇角边也是忍不住浮现出一抹笑意。

    李洛探过头来看了看,同样是愣住,而后眼神变得古怪起来。

    “虞浪,你是个人才,我以前低估了你。”李洛认真的说道。

    虞浪这一条添加,不仅将这份谣言的重点转移了,而且还给那景太虚泼了一脸的粪,现在的景太虚恐怕深刻的体验到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李洛伸手拍了拍虞浪的肩膀:“谢了。”

    其实对于这份谣言,李洛的心中是很生气的,因为他不希望任何人对姜青娥有指指点点的负面的评论,他更不希望姜青娥成为这些无谓谣言的中心。

    而虞浪的及时出手,显然是将这场谣言风波降到了最低,并且还把谣言的伤害转向了景太虚。

    所以即便双方关系已是深厚,但他还是真诚的感激。

    虞浪对此则是撇撇嘴,道:“姜学姐是我们学府的王牌,我怎么可能允许他们肆意抹黑,我这只是在维护我们学府的声誉。”

    姜青娥望着虞浪,绝美的脸颊上也是浮现出一抹温和的笑容。

    “谢谢。”她也是跟随着李洛道谢。

    而面对着姜青娥的感谢,虞浪则是有点受宠若惊,虽然平日在学府里姜青娥算不得上是高冷,但或许因为其自身太过的优秀,很多人对她都是有着一种距离感。

    所以此时当她放下姿态,真诚的感谢时,连虞浪这种大条的性格都是感觉到不好意思。

    就在他们这里说话的时候,突然有一名学府学员从转角处快步而来,道:“姜学姐,塔楼前有人说想要见你,他说他是圣明王学府的景太虚。”

    李洛与姜青娥闻言,眼中皆是有着一缕冰冷之意浮现。

    这个景太虚,在散出了这些消息后,还敢主动找上门来?

    “见一见?”李洛目光看向姜青娥。

    他是想要看看,这个景太虚,究竟是想要搞什么名堂。

    姜青娥点点头,她没有说话,但那如白瓷般的脸颊上覆盖着的点点寒霜,也透露着她此时的心情。

    而后一行人走下塔楼,出了门,便是在那右侧一棵大树下,见到两道站在那里的身影。

    谷瘄

    正是景太虚与陆金瓷。

    两人同样是见到走来的李洛与姜青娥。

    景太虚的目光,第一时间停留在了姜青娥的身上,虽说在来时已经做好了一些心理准备,但当真人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景太虚的眼中还是有着浓烈的惊艳之色浮现出来。

    对于识女无数的景太虚来说,眼前的女孩,真的算是他所遇见之最。

    难怪当初连老头子都会觍下脸去找人家联姻,好吧, 真是错怪他了。

    而此时李洛两人也是走近过来,李洛的目光第一时间的看向了景太虚,虽然未曾见过,但不知为何他看见此人,就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种厌恶感,于是他露出笑容,道:“你好,你就是那个...景肾虚?”

    景太虚俊朗脸庞上的笑容微微一凝,旋即纠正道:“是景太虚。”

    “看来那份传单的确是你们的人篡改的。”

    李洛点点头,道:“改得不是挺好的吗?”

    “无中生有的事,有点不太礼貌,而我所说的事,却并非虚假,而是确有其事。”景太虚说道。

    “类似你们景家这样的信,这些年我们洛岚府收了几箱子,所以阁下不要太上心。”李洛笑了笑。

    景太虚的目光盯着眼前这个竟然比他都要更为帅气的挺拔少年,眉头微微一挑,道:“你是?”

    “圣玄星学府的李洛,李太玄的儿子...另外,也是姜青娥的未婚夫。”他伸出手,拉住了一旁始终未曾说话的姜青娥纤细小手,那娇嫩的触感,宛如羊脂暖玉。

    “所以这位圣明王学府的朋友,你传的谣言,让我很生气。”

    姜青娥看了李洛一眼,红唇泛起一抹笑意,倒也未曾挣脱,反而与李洛手指叩拢。

    “未婚夫?”

    景太虚终于是面色有点变化了,他倒是没想到两人竟然会是这样的关系,而且看姜青娥的反应,也并没有任何的抗拒。

    “李洛少府主,可真是令人羡慕,这份近水楼台,福分太大了。”景太虚感叹道。

    “姜学姐,先前我是不知晓此事,所以冒昧了,我只是来时听父亲提起过你以及曾经的那段往事,所以才想要与你见一见,如果给你造成了什么不好的影响,我可以当众向你道歉。”他又看向了姜青娥,神色诚恳的表达着歉意。

    姜青娥金色眸子带着一些淡漠的盯着景太虚,终于是开口说道:“苍蝇是用来拍死的,不是用来道歉的。”

    景太虚眼瞳微缩,因为这一刻,他真的是从姜青娥的声音中察觉到了一缕杀机。

    陆金瓷上前半步,挡住了景太虚半个身子,身躯紧绷,眼神戒备的盯着姜青娥。

    虽说此处空间禁止争斗,但就怕这姜青娥怒上心头,直接雷霆出手将景太虚给灭了,那可真是一换一。

    “景肾虚...不是,景太虚同学。”

    李洛望着景太虚,笑道:“我们,院级赛上见。”

    景太虚迎着李洛的目光笑了笑,他如何听不出后者这话语间蕴含的意思,当即含蓄的笑道:“李洛同学,我很期待。”

    而后双方都是没有了继续说下去的兴趣,景太虚与陆金瓷便是直接转身离去。

    走了一段路后,陆金瓷方才问道:“我们的目的好像达到了。”

    他能够感觉到,姜青娥看他们的目光有点冷。

    景太虚点点头。

    “怎么有种用力过猛的感觉?那姜青娥,让我心头有点发毛。”陆金瓷道。

    景太虚依旧没说话。

    陆金瓷忍不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在想什么呢?”

    景太虚幽幽叹道:“想那一抹心动的感觉。”

    陆金瓷翻了个白眼,道:“你进入学府一年,心动了十次。”

    “这次不一样。”景太虚辩解道。

    “人家是有未婚夫的...而且,你这次搞的事情,应该跟那个李洛结下梁子了。”陆金瓷提醒道。

    景太虚闻言倒是笑了笑。

    “我虽然羡慕这位李洛同学的福气,但却并不惧怕他的实力,我倒不是在小觑他,而是...”

    他露出灿烂的笑容:“东域神州一星院中,我,的确不怕谁。”

    陆金瓷对此倒是没什么异议,毕竟是一星院最大的夺冠热门,景太虚的确是有说这话的本钱与资格。

    而在另外一边,李洛,姜青娥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

    “李洛。”姜青娥突然开口。

    “嗯?”

    “交给你一个任务。”她说道。

    “一星院级赛上,淘汰掉他。”

    “有奖励吗?”李洛期待的问道。

    姜青娥笑了笑,扬起两人牵在一起的手。

    “不好意思,你已经预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