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鱼魑王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对于郗婵导师为何会身中异类污染这件事,李洛心中的确是非常的在意,所以当前者这话说出来后,他立即就露出了倾听模样。

    “你应该知道在我们学府镇压的那座暗窟深处,有着一个极其可怕的异类的存在吧,庞院长这些年不敢离开暗窟,亲自坐镇最深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防备这个存在。”

    “那是一位异类王。”

    “你可以将其称为“鱼魑王”。”郗婵导师提起这个名字时,眼眸中有着yīn霾与惧意浮现。

    “鱼魑王?”

    李洛喃喃一声,异类王啊...那可是堪比王级强者的恐怖存在,一旦让这种级别的异类王出现在他们的世界上,恐怕整个大夏都将会化为死亡之地,如今眼前这些繁华生机都将会破灭,那是真正的生灵涂炭。

    “当年鱼魑王曾试图打破暗窟,走向大夏,而学府自然是不可能将这个祸害放出来,于是双方展开过极为激烈的战斗。”

    “双方博弈多次,后来学府组织了一场大围剿。”

    “那场大围剿,不仅学府紫辉导师尽数参与,甚至还特意邀请了大夏其他的封侯强者,这其中,就有着你的爹娘。”郗婵导师看了一眼李洛。

    李洛闻言,脸庞上顿时浮现出惊愕之sè,想来他是没想到连他老爹老娘都参与过那次的行动。

    “只不过那次的大围剿,最终还是以失败而告终,而也就是那次的行动后,学府定了一个规矩,如果不是真到万不得已时,不再邀请外界强者进入暗窟。”郗婵导师缓缓说道。

    “这是为什么?”李洛很是不解,虽说圣玄星学府底蕴雄厚,实力超群,但能有帮手总归是好的吧?

    “因为在针对异类的时候,有时候人多,不见得就是好事,反而会变成祸事。”郗婵导师平静的说道。

    “异类是由无数负面情绪凝聚而成,它能够勾动人心深处的负面情绪,特别是异类王...它们的污染太过的强大,而外界的强者实力固然强横,但内心yīn暗者也不在少数,这些人,很有可能会在与异类王的接触中,被悄无声息的感染。”

    “所以,镇压暗窟这种事,有时候反而是学府里面这些年轻的学员们,会比外面那些历经无数尔虞我诈的人更加的适合...毕竟,心性终归是要纯粹一点。”

    “当初那场大围剿,到了最后的时候,那些被污染的强者反戈一击,反而是让我们损失极大。”

    “当时那种混乱下,“鱼魑王”险些打破暗窟,但好在最终被庞院长抵挡了下来,当然,不得不说,你爹娘也给予了很大的助力,他们的确很厉害,这一点连庞院长都是亲自认可了的。”

    李洛心绪涌动,没想到当年在暗窟中竟然还爆发了如此惊天动地的大战,而他的一些疑惑也是在此时被解开,比如为何学府每年在镇压暗窟这上面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甚至许许多多的学员性命,但他们都未曾向大夏其他的势力发出过求援。

    原来是曾经被拖累过一次。

    “而我脸上的这道“鱼魔咒”,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异类王“鱼魑王”所留。”

    郗婵导师深吸一口气,道:“当时“鱼魑王”被庞院长以及你的父母联手所阻,它最终分出九道化身而逃,而我与沈金霄一组,联手追上了一道化身,我二人本是启动了封镇之术,试图将这道鱼魑王化身镇压封印。”

    “但或许是鱼魑王其他的化身也是遭遇了阻击,于是这道化身开始转变为真身。”

    “其实此时“鱼魑王”也已受创,即便是真身降临,凭借着封镇之术依旧是能够困住它一时半会,这个时间大概率是能够拖到院长他们赶来的。”

    “但是...沈金霄对鱼魑王心生惧意,导致封镇被破,而后他趁我与鱼魑王交手时独自后撤...凭我一人,自然不可能是“鱼魑王”的对手,如果不是关键时刻院长赶来,我或许早已殒命暗窟之中。”

    “可即便最后保下了性命,却也被鱼魑王种下了“鱼魔咒”,这是它最为擅长的手段,即便是封侯强者也会被污染,若不是当时院长全力出手帮我封镇,恐怕要不了太久,我就会彻底被污染。”

    “从此以后,我就带上了面纱,不敢让人看见脸上的“鱼魔咒”。”

    李洛神情复杂的听着郗婵导师说着这段往事,虽然导师的声音很平静,但他依旧是能够感觉到其中的凶险以及被污染后的愤怒与绝望。

    “这沈金霄,真是个狗东西!”

    李洛咬牙骂道,显然这就是郗婵导师与沈金霄的恩怨来由了,难怪郗婵导师对沈金霄有诸多的针对,原来当年也是被沈金霄给坑了一把,这个仇,不可谓不深。

    想来如果不是因为学府的规矩,郗婵导师恐怕早就与沈金霄决一死战了。

    “事后他的辩解是他当时已经发过撤退的信号,只是我执意要留下,这才导致双方出现了分歧,未能联手抗敌。”

    “猪狗不如!”

    李洛怒斥,虽然表现夸张了点,但心中的确是抱着不少的怒意,这沈金霄真是个畜生,明明坑了郗婵导师,还在这里强词夺理,指责是郗婵导师未能与他同时撤退。

    “学府应该把这个败类驱逐!”他忿忿不平的道。

    郗婵导师淡淡一笑,道:“这种事情本就是烂账,很难说得清楚,毕竟当时就我二人在那里...所以就算是学府,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事情,最后经过诸多讨论,只是斥责了沈金霄。”

    “太便宜他了!庞院长老眼昏花!”

    郗婵导师摇摇头,道:“此事学府有学府的立场,不过我也说过了,未来时机到了,我自己会来解决这个恩怨,而到时候只希望学府不要干预就好。”

    李洛微微沉默,诚挚的道:“导师,未来有这个机会的话,一定要加上我,经过您这事后,我对沈金霄的厌恶以及仇恨已经再度加深了!”

    “这么好打不平?”郗婵导师轻笑一声。

    李洛摇摇头,愤怒的道:“主要是这畜生害得郗婵导师这么漂亮的脸蛋,现在每天带一个面纱来教导我,这让我损失了多大的眼福?”

    “......”

    郗婵导师美眸虚眯的盯着李洛:“李洛,你这胆子是真的大,连导师都敢调戏?”

    李洛痛心疾首的道:“这都是学生的肺腑之言,导师这么漂亮,带着面纱实在暴殄天物。”

    对于他这种夸张模样,郗婵导师眸子中也是忍不住的浮现出许些笑意,她如何不知晓,李洛这样只是想要让她低落的情绪好受一些。

    “行了。”

    她伸出手,揉了揉李洛的头发。

    “真想要帮我,这次圣杯战就拿一个最强一星院学员回来吧,因为这会算做是我的成绩,到时候我就能够借此向学府申请一些东西...”

    “有了那些东西,我或许就可以找机会跟沈金霄了断一下了。”

    “可以吗?”

    望着郗婵导师那清澈剪水双瞳中带着的一丝丝请求,李洛也是收敛了笑意,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

    “但我也希望导师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最后一刀,让我来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