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肉痛的裴昊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好了,我在你那一颗毒气泡之外覆盖了好几层光明相力薄膜,我的相力中所蕴含的净化之力会抵消掉毒气的侵蚀,所以安全问题应该是可以保障的。”

    李洛的卧室中,姜青娥拍了拍手,有些如释重负。

    毕竟这所谓的光明薄膜覆盖可不是嘴巴上说说这么简单的,因为这不是在她自己的体内,而是要将光明相力侵入到李洛的体内,然后在那其实算是比较脆弱的相力泡表面上精心的覆盖上一层层的光明薄膜。

    这需要一种对相力极为精妙的掌控。

    毕竟李洛那颗相力泡内所蕴含的,可是双重异毒的毒气,万一相力泡搞碎了,毒气就会散逸,那将会对李洛造成极重的创伤。

    所以为了这几层光明薄膜,姜青娥花费了一整夜的时间。

    “辛苦青娥姐了。”

    李洛笑道,其实让别人的相力进入到自己的体内留下印记是一件极其令人忌讳的事情,比如姜青娥的这些光明相力,只要她心念一动,这些光明相力就会在他体内直接炸开,给他造成难以想象的重创。

    所以一般来说,不可能会有人愿意让别人的相力侵入到自身身体的内部。

    但偏偏李洛与姜青娥两人,谁都没有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危险。

    李洛这么说了,姜青娥也就这么做了。

    “另外...我知道你把这双重异毒毒气收集起来是想要做什么,不过你应该明白,这是一把双刃剑,你没办法真的将这些毒气化为己用,所以当你在使用它们的时候,你自身也会因此受到反噬。”姜青娥白皙精致的俏脸在此时带着一些凝重的告诫着。

    她明白李洛是眼馋这“双重异毒”的威力,但这种暴虐的双重异毒可不是能够轻易驯养的宠物,它是冷血的毒蛇,在将其释放出来的时候,它很大的可能会反噬。

    李洛闻言,也是肃然的点点头。

    “青娥姐放心,我有分寸,我对自己的小命还是很看重的。”

    姜青娥颔首,也就不再多说,捂着小嘴打了一个哈欠,道:“困了,我先补个觉吧。”

    而后便是躺在了床上,微微侧身,扯过薄被盖住身子。

    李洛一愣,望着床上那在薄被的覆盖下依旧显露出来的窈窕玲珑曲线:“呃...这是我的床啊。”

    “我不嫌弃。”被子中传来了姜青娥慵懒的声音。

    李洛爬上床,语气疲惫的道:“那我也来睡一下吧,我也累了。”

    啪嗒。

    刚爬上去,一柄暗金sè的重剑便是出现在了床上,一截剑锋出鞘,隐隐有着剑气在嘶啸。

    李洛身子顿时一僵,停下来爬过去的动作,忿忿的道:“你也太霸道了,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

    然而姜青娥并没有搭理他,裹着被子便是闭目休息去了。

    李洛见状,只能悻悻的爬下床:“那我去一趟金龙宝行。”

    “哦?在这里受挫了,要去找吕清儿吗?”姜青娥似笑非笑的声音从被子中传出来。

    李洛翻了个白眼,

    他决定今天就去金龙宝行,看看老爹老娘给他留下的东西,毕竟关于第三相的诸多准备,他也需要开始接触了。

    “你先休息吧。”

    他整理了一下,然后就推门而出。

    关门的时候,听见了姜青娥的声音传来。

    “出门把袁叔带上,免得裴昊狗急跳墙。”

    ...

    洛岚府总部之外,临街的一座酒楼。

    裴昊目光盯着总部的大门,面露微笑的道:“双重异毒已经转移了,这位少府主果然如我所料,迫不及待的想要在袁青面前拉个人情,将其彻底稳固住。”

    他伸了一个懒腰。

    “这位少府主,暂时算是废了。”

    “那双重异毒就算是天罡将阶的强者中了,都会麻烦万分,李洛虽然身怀水木双相,拥有着优异的自我解毒能力,但我找来的这双重异毒刚好克制他,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他都将会在异毒的折磨下痛不欲生,但他偏偏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不断的以水木相力去化解双重异毒,但越是如此,他距离死亡也就越近。”

    “这是无解的。”

    “我想,圣玄星学府的那圣杯战,恐怕李洛是没有机会去参加了。”

    “到时候姜青娥必然会去,他们两人一旦分开,或许也是我们的机会。”

    在裴昊对面,墨辰有些yīn翳的面庞上也是露出了笑容,这一次裴昊的设计,的确是相当的完美,袁青,李洛,都如同其手中的棋子一般,任由其摆弄。

    “裴昊,难怪贵人会选择你,你的确是很好的人选。”墨辰笑道。

    “还得多亏墨辰供奉的鼎力支持。”裴昊端起酒杯,微笑道。

    “都是贵人吩咐。”墨辰干枯的脸皮微微抖动,露出难看的笑容。

    “府祭已然不远,那个时候,你就是洛岚府新一任府主。”

    听到此话,裴昊的嘴角笑容愈发的浓郁,他双目微闭,那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其实,在刚进入洛岚府的那些年,他是有着守护这个地方的想法的,他对于那两位府主也是有着发自内心的尊崇。

    他甚至将他们视为父母般的尊重。

    然而他的心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呢?

    是李洛出生的时候。

    他能够记得那个夜里,当他看见李太玄,澹台岚怀抱着刚出生的那个婴儿时,脸庞上所出现的那种喜悦。

    然后他就感觉到了一种无法言语的嫉妒。

    他嫉妒那个一生下来就拥有着一切的李洛。

    同时也有着怒火。

    裴昊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他眼中重如山岳的洛岚府,可在李太玄,澹台岚的眼中,恐怕连那个婴儿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我如此珍视的地方,在别人的眼中,却是如此的微渺吗?

    于是,裴昊感觉自己开始有点扭曲了。

    呼。

    裴昊重重的吐了

    一口气,眼眸深处掠过一抹yīn霾。

    如果你们不在意这里,那就别怪我将它夺走了。

    “咦?”而也就是在此时,裴昊突然听见了面前的墨辰发出了惊疑的声音。

    于是他眉头一皱,转过头,目光顺着墨辰的视线望去。

    然后他就见到那背着双手,以一副散步姿态从洛岚府总部内走出来的李洛。

    李洛身旁,还跟着袁青。

    裴昊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洛,后者的脚步轻快,嘴角散发出来的笑意仿佛是平白捡了一个馅饼一般,他的气sè也是红润平和,似乎并没有被毒气缠绕的痛苦模样,整个人...好像比昨天还精神了一点。

    桌子上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好半晌后,墨辰方才缓缓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不像是有什么痛苦的样子。”

    裴昊嘴角微微扯了一下,道:“难道是强装的?”

    墨辰摇摇头:“不像。”

    两人对视一眼,面sè都变得yīn翳了起来,虽然眼前这一幕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但他们也不可能自己欺骗自己,那个李洛,看上去真的跟没事人一样。

    “是不是转移错误了?”墨辰问道。

    裴昊摇摇头,道:“那双重异毒中我找人做过手脚的,唯有遇见水木两种相力同时出现时,才会反噬,而洛岚府内,只有李洛符合这个条件。”

    这么珍贵的异毒,他不可能用来对付一些无关紧要的人,而且在他的算计中,就算李洛最终没有帮郭苓解毒,那么他就能够退而求其次,依旧选择用郭苓来威胁袁青,这样也算是勉强有些收获。

    但现在的问题是,双重异毒已经从郭苓体内转移了过去,但偏偏应该被转移的李洛却是气sè良好。

    这一刻,连裴昊都忍不住的想要大骂,真他妈见鬼了!

    墨辰眼神yīn冷,道:“要不要直接对李洛出手?”

    裴昊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恢复冷静,道:“在这个时间点直接出手袭杀李洛,恐怕会引起圣玄星学府的反制,虽然他们素来中立,但圣杯战对于他们太过重要,而现在的李洛,很受他们的重视。”

    “我们袭杀袁青,给郭苓下毒还好说,毕竟也不算是直接针对李洛,他如果最后被异毒所感染,那也只能说他自己蠢。”

    “但如果我们在大夏城内明目张胆的对他出手,那性质就有些不一样了。”

    裴昊叹了一口气。

    “说到底还是当初大意了,谁都没想到这个空相的废物少府主,竟然会在圣玄星学府如此的耀眼,连学府都对他看重了起来。”

    最终裴昊摆了摆手。

    “算了,本来也就只是一次试探,看来这李洛还是有点好运的,不过也就如此了,府祭已经不远了...”

    “到时候,一切都会随之终结。”

    只是,这样说着的裴昊,难免心中还有些刺痛。

    因为,那双重异毒,真的他妈太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