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内情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洛这小心的发问,让得鱼红溪都是愣了愣,旋即她没好气的白了前者一眼,道:“不用了,算是送你了。”

    李洛竖起大拇指:“鱼会长真是豪爽,难怪大夏金龙宝行在您的执掌下风生水起,蒸蒸日上。”

    “你这嘴呀。”

    鱼红溪摇摇头,这小子跟李太玄还真是有些不太一样,后者洒脱清傲,当真是什么都不放在眼中,想要他说一句好话,比上天还难,而这李洛,则是要更显得接地气一些。

    不过看得出来,鱼红溪此时心情不错,虽说这林梭的事情出人意料,但结果终归是好的,吕清儿不仅夺回了金龙气,而且还拿到了金龙拜山贴,这算是完美完成了她此前的所有要求。

    “娘,那林梭隐藏了实力,他可是化相段第三变,我们这次能将他打败夺回金龙气,李洛算是绝对主力。”吕清儿挽住鱼红溪手臂,微笑道。

    “怎么样?我之前的选择没错吧?”

    鱼红溪望着吕清儿那微笑所掩藏的一些细微得意,心中是好气又好笑,这小妮子还在这上面与她杠上了?不就是想要证明她的眼光不差,选择李洛并非是一时意气么。

    不过对于此次李洛的表现,鱼红溪也的确感到很惊讶与满意,毕竟正如吕清儿所说,他们三个生纹段联手打败了化相段第三变的林梭,这绝对算得上是一个骄人的战绩了。

    虽然她并未看见那场战斗,但以她封侯强者的眼力,还是能够猜得出来谁在这其中占有最大的功劳。

    这个李洛,不愧是李太玄的儿子。

    即便他没有李太玄那般的耀眼夺目,但却依旧有着属于他的风采。

    “这一次清儿能够保住金龙气并且获得金龙拜山贴,的确是要感谢你们。”鱼红溪看向李洛与秦逐鹿,并不吝啬她的感谢。

    李洛与秦逐鹿皆是摇了摇头,前者笑道:“鱼会长不必这么客气,我们在金龙道场内也算是收获颇丰,说起来还要感谢你给我们这次机会。”

    鱼红溪颔首,倒也没有继续客套,而是简单的聊了两句,便是带着吕清儿将两人送出了金龙宝行。

    “此次金龙道场之行也辛苦了,眼下事情已经结束,两位可先行归去,往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前来金龙宝行找我,力所能及之处,我定不会推辞。”鱼红溪对着两人说道。

    李洛与秦逐鹿皆是应下,然后对着吕清儿打了一个招呼后,便是各自离去,他们进入金龙道场也有将近一月的时间,虽说道场内环境比暗窟好上许多,但终归还是有些疲累,眼下正好回家歇息一场。

    吕清儿望着李洛远去的身影,清丽脸颊上的笑容方才微微收敛,然后转头对着鱼红溪道:“娘,此次金龙道场内所遇的事,可是有些不寻常呢。”

    鱼红溪淡淡的道:“那林梭应该是安插在我大夏金龙宝行中的死士,他的实力并非真实修炼而来,而是以某种秘法压榨而成,只不过为此需要付出大量寿命为代价,这是我疏忽了,不然此前检测他一下,应该能够察觉出端倪。”

    在先前出手压制住林梭的时候,鱼红溪已是初步的探测了一番,所以知晓了一些信息。

    吕清儿眼眸微冷:“谁安插的呢?”

    鱼红溪沉默了一下,道:“这就说不清楚了,回头我将天藏郡分部那边的高层全部撸了,逐出金龙宝行。”

    “他们未必就知情吧。”吕清儿说道。

    “知情是罪,不知情也是罪。”鱼红溪语气淡漠。

    吕清儿也没有在这上面多说什么,而是继续问道:“还有那金龙气,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身上?”

    鱼红溪笑了笑,道:“金龙气本就是会降临于那些与金龙道场契合者,这又不是独你一份,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那为何这个林梭仿佛预先就知道我会获得金龙气,然后来破坏的呢?”吕清儿追问。

    鱼红溪摇摇头,表示不知。

    “那娘可知道,我这金龙气被破坏后,会带来什么影响吗?”

    鱼红溪轻吐了一口气,道:“会影响你未来的前途,身怀金龙气者,未来若是进入到金龙山,自会有极大的裨益,而若是这道金龙气被破坏了,自然也就损失了这份你难以想象的机缘。”

    “所以...这是有人不想我去金龙山?”吕清儿缓缓说道。

    鱼红溪淡淡的道:“可能是我的一些敌人所做的吧,毕竟坐稳大夏金龙宝行会长这个位置,也引起了许多的敌视,不论是大夏金龙宝行还是其他地区的金龙宝行...”

    吕清儿笑了笑,道:“娘,虽然你是大夏金龙宝行的会长,但真要放在金龙宝行总行内,其实也没有那么的显眼,我此次进入金龙道场,感觉总是有点不太对。”

    “那种感觉,就仿佛有人在暗中帮我一般,而这个能力手段,我想应该不是娘你能做到的吧?另外就是最后的道金灌顶,我还有李洛,秦逐鹿三人的相力等级都提升了两级,可据我知晓的信息,这个提升速度稍微强了一些...”

    “而且,能够培养出林梭这样的死士并且蓄谋这么多年,隐匿于大夏金龙宝行连您这会长都未曾察觉,我感觉娘你那些竞争对手,恐怕也未必有这个能耐。”

    鱼红溪没好气的瞪了吕清儿一眼,这个女儿话里话外,这是在说她这娘资格不够?

    “娘,我可没有瞧不起您的意思,只是按照事实来推断与分析。”吕清儿笑吟吟的道。

    “那你分析出什么了?”鱼红溪道。

    吕清儿笑容微微收敛,缓缓道:“这些事,应该和我爹有关吧?”

    “那指使林梭的人,是我爹的敌人吗?”

    鱼红溪眼眸微垂,她沉默了数息,最终没有回答,而是继续朝前走去。

    只是,她的心中却是轻轻一叹,有低声响起。

    “为什么,就不会是你爹的亲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