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林梭遁走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黑玉葫芦被击飞的时候,那林梭眼中有着恼怒之色涌现出来,旋即他立即转身对着吕清儿那边冲去。

    ​

    吼!

    不过一道虎啸声陡然响起,秦逐鹿身体之上金色虎纹闪烁,他的身躯在此时陡然膨胀起来,相力升腾间,仿佛是在他的身躯表面形成了一道暗金色的虎影。

    一股凶煞之气爆发开来。

    秦逐鹿直冲而来,重枪呼啸而出,同时那虎影也是伸出了锋利凶煞的虎爪,两者相合,直接对着林梭暴刺而去,空气都是在此时被撕裂,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滚开!”

    林梭被阻拦,眼中杀意浮现,他反手一掌拍出,血红相力呼啸而出,化为一道血红掌印拍出。

    “血手印!”

    轰!

    血红手印与秦逐鹿枪锋相撞,秦逐鹿的面色瞬间一变,对方这一次的反击,比之前的还要来得凶悍,灵力,那股相力之强,也加强了许多。

    这种强度,已经达到了化相段第三变!

    这是他们进入金龙道场以来,至今为止所遇见最强之人!

    这林梭,竟然隐藏到了这一步?!

    砰!

    在这股近乎碾压般的力量下,秦逐鹿如遭重击,手中重枪都是被挤压出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弧度,而后血红相力冲击而至,他身体上的金色虎纹犹如是被无形的大手尽数的抹去一般,瞬间消融。

    噗嗤!

    一口鲜血自秦逐鹿嘴中喷出,他的身影踉跄后退,一步一个深深脚印。

    林梭一声冷笑,身影一动就要对着秦逐鹿追击而去,将其直接淘汰出局。

    咻!

    不过就在他身影刚动时,那林间突然有着数道速度极快的流光暴射而出,刁钻狠辣的直指其周身要害。

    林梭眉头微皱,铁锏横扫,相力激荡间将那些流光箭矢尽数的震碎,同时眼中有着恼怒涌现而出,这个李洛,还真是烦人,这些流光箭矢上面的力量并不算多强,但速度倒是极快,让人防不胜防。

    他思索了两秒,最终还是决定不理会李洛的骚扰,而是打算先将秦逐鹿解决,没了秦逐鹿的正面干扰,那李洛就只是一个敏捷的小老鼠而已,不值一提。

    林梭这般想着,也就不再理会那继续疾射而来的流光箭矢。

    可就在转身那一瞬,他眼光余光瞥见了又一波掠来的流光箭矢,突然心中泛起许些寒意,那些流光箭矢中,似是有一道箭矢绽放着碧绿的光泽。

    不对劲。

    电光火石般,林梭身躯上突然血红相力暴涌而出,他双指并曲,陡然点出:“虎将术,血骨指!”

    那一指点出,只见得一道由相力高度凝炼,压缩的血红相力光束自指尖暴射而出,直接与那数道流光箭矢相撞,撞击的瞬间,其他流光箭矢瞬间被消融,唯有那一道青木箭矢在此时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

    青木箭矢之上,似是有着奇特的纹路勾勒,箭尖处,两种相力在不断的旋转,释放着惊人的穿透力。

    在其他流光箭矢纷纷消融的时候,唯有这一道青木箭矢竟是穿透了血红光束,迅速的对着林梭逼近而去。

    这一幕,也是看得林梭面色微微变幻,他显然没想到,李洛那区区生纹段第三纹的实力,竟然能够施展出这般锋锐的攻击。

    这就是双相之力吗?果然霸道到了极致。

    真的是小瞧了这小子。

    不过,就算是双相之力,也不可能真的就忽视掉彼此间这种巨大的差距。

    林梭眼神阴冷,指尖的血肉仿佛是在此时裂开,下一瞬,竟是有一截指骨陡然暴射而出,那截指骨裹挟着血红相力暴射而出,直接是震爆了空气,一闪之下,就与那穿透血红相力不断逼近的青木箭矢撞击在一起。

    砰!

    撞击的瞬间,有相力冲击横扫开来,周围的地面都被撕裂得千疮百孔。

    而青木箭矢在这种程度的反击下,终于是承受不住的破碎开来,而白色指骨带着剩余的力量,仿佛一道森白之光,直接射进了李洛所在的密林之中。

    密林之中,有闪烁着光泽的水镜浮现而出。

    同时那里的大树犹如是具备了生命力一般,树藤蔓延而来,形成了树墙,一重重的抵御化解下,最终森白之光被消耗殆尽。

    借助着余光,可见那昏暗的密林中,李洛面色凝重的站在那里,在他的面前,一截白色指骨缓缓的跌落,险些就触碰到他的身体。

    “化相段第三变...”

    李洛目光凝重的盯着指骨,然后看向了密林外的林梭,如此实力,恐怕算得上是他们这片区域中的最强之人,即便是赵孑阳,祝煊他们都是差了一头。

    可大夏国内,怎么会出现这么厉害的同龄者?

    这林梭所具备的相性,也就是七品左右,他凭什么在这个年纪达到化相段第三变的?

    毕竟论起修炼资源以及相性天赋,祝煊都不可能弱于他的。

    而这林梭只是来自大夏天藏郡郡的金龙宝行分部,怎么可能会这么厉害的?毕竟金龙宝行虽然底蕴深厚,但凭他一个分部之人,显然没资格得到倾力支持的,毕竟人家吕清儿才是大夏金龙宝行大小姐。

    心中诸多疑惑,李洛最终将其压制下去,只是眼神戒备的盯着林梭。

    而此时林梭也没有再继续动手了,因为他已经见到那些不断赶回的身影,赵孑阳,顾颖,祝煊等人都来了。

    在这种局面下,他已经不太可能继续抽离吕清儿体内的金龙气了。

    可惜,先前只抽了一半,未能完全的完成任务。

    咻!咻!

    在他遗憾间,一道道身影破空而来,落在了这片狼藉的空地上。

    “怎么回事?”赵孑阳率先怒问,同时凌厉的目光扫视在场众人,最后停在了昏睡在帐篷中的吕清儿身上。

    李洛走了上来,他眼神有些森冷的盯着祝煊与宁昭,道:“林梭抽离了清儿体内的一半金龙气,这是你们指使的?你们有想过后果吗?”

    祝煊,宁昭面色都是极为的难看,怒道:“你放屁,我们都是要回去的,我们脑子坏了才会做这么绝的事情?”

    “那这林梭怎么解释?”李洛沉声道。

    他其实也觉得祝煊,宁昭没有这么蠢,因为这种绝事一旦做出来,鱼红溪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而鱼红溪的怒火,不论是宁昭那身为副会长的父亲,还是祝煊那位极炎府的府主,他们都承受不起。

    祝煊恼怒的目光转向了林梭,道:“林梭,你究竟什么意思?我只是让你来盯着他们,可没让你抽离清儿的金龙气!”

    面对着祝煊的质问,林梭淡淡一笑,道:“祝煊,我与你们,本就不是一路的人。”

    “算了,多说无益,暂且告辞了。”

    他摇了摇头,手掌一伸,那黑玉葫芦落回他的手中。

    “想走?问过我们了吗?!”赵孑阳厉声道。

    林梭瞥了他一眼,反而是上前一步,血红相力喷涌而出,一股若有若无的压迫感弥漫出来。

    察觉到这股压迫,赵孑阳,祝煊他们纷纷色变,难以置信的盯着林梭:“化相段第三变?!”

    “我无意与你们争斗,虽然你们人多,但我想走,你们也拦不住。”

    “而且如今金龙气已被破坏,聚宝盆的效果再难回返,你们真要为了一个没有效果的金龙气,来与我做对吗?”林梭淡笑道。

    赵孑阳,祝煊等人不由得一滞,面色变幻起来。

    “真想要玩的话,金龙峰上,我等着你们便是。”

    他话音落下,略微有些幽冷的目光瞥了李洛一眼,而后他的身影便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化为一道血光,以极为惊人的速度远遁消失。

    李洛望着他消失的身影,眼神幽暗,其中有凛然杀机在升腾,最终,他渐渐的将杀机按耐下来。

    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机会。

    不过对方也逃不出这里,后面必然会再次相遇,那个时候,做好所有的准备,来个真正的你死我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