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姐弟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随着三品场炼制的结束,李洛明白溪阳屋的表演就到此为止了,因为其他那些四品场,五品场就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了。

    毕竟溪阳屋的底子还是过于单薄了一些,四星级配方,也就只有白萌萌研究出来的这一道三品灵水,所以在其他品质的灵水奇光上面,溪阳屋并没有太大的竞争力。

    不过暂时来说,也够了,只要溪阳屋将这“萌蝶灵水”作为接下来的主打产品,应该能够抢占三品市场中的不少份额。

    这足以让溪阳屋迅速的崛起、壮大。

    李洛回到溪阳屋这边位置时,直接是受到了英雄般接待,唐陨等人看向他的眼神充满着狂热与钦佩。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们都要敲锣打鼓的欢迎了。

    “蔡薇姐,怎么样?对我这无底洞,可还满意?”李洛冲着蔡薇笑道。

    蔡薇团扇半遮着娇艳如花的脸蛋,桃花双眸水吟吟的望着李洛,娇声道:“少府主好厉害呀。”

    “以后溪阳屋这边应该会需要更大量的秘法源水,到时候少府主可要全力生产才行,不然若是因为秘法源水供应不足,引发了淬相师们抗议,那可就不好了。”

    她眸子带着浓浓的戏谑之意。

    李洛笑容顿时一僵,蔡薇姐真不是好惹的啊,一句话就戳中他的痛点。

    不过不待他说话,颜灵卿就走了上来,一把抓住李洛胸前衣衫,故作恼怒的道:“好哇李洛,藏着这么厉害的两手却不跟我们透露,害我们担惊受怕,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们?”

    李洛望着眼前颜灵卿那带着银质眼镜的清丽脸颊,真诚的道:“灵卿姐你这是什么话,溪阳屋如果没有你的话早就倒闭了,若是连你都不相信,我还能相信谁?”

    望着李洛那真诚的眼睛以及帅气的脸庞,颜灵卿脸颊微红了一下,哼哼道:“说得倒是好听。”

    那抓住李洛衣服的手倒是缓缓的松开了。

    一旁的蔡薇笑道:“少府主这美男计真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呢,连灵卿都承受不住了。”

    颜灵卿啐了一口,然后举起小拳头捶了李洛胸膛一拳,佯装凶狠的

    道:“这次就放过你,下次再敢瞒着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洛连忙点头,道:“灵卿姐说的是,不过等会还要麻烦灵卿姐你去招收一下淬相院的那些有意溪阳屋的学员,毕竟你也是淬相院的人,对他们应该更了解一些,知道谁本事与性格更适合溪阳屋。”

    颜灵卿愤愤不平道:“做事的时候就知道想起我啦?”

    “这可是个好差事,别人我还不交给她呢,这还不是想要灵卿姐你在同学面前扬眉吐气一番吗?以往她们都嘲讽你跳进了火坑,这次就得让她们看看,究竟是谁鼠目寸光!”李洛振振有词的道。

    “比如那个叫做梅萱儿的,这个时候不踩她两脚,什么时候才去?”

    颜灵卿眼睛亮了一下,大为意动,李洛这话可是说到心坎上去了,这段时间她为了给溪阳屋拉人,可没少受委屈,而如今溪阳屋今非昔比,倒是该享受一下不同的感受了。

    于是她冷哼一声,道:“行吧,为了青娥,我就再帮帮你吧。”

    李洛笑眯眯的竖起大拇指,对方这口不对心的傲娇性格,倒是显得分外的可爱。

    在将招收事情安排了一遍后,李洛方才凑到了一直未曾说话的姜青娥旁边,笑道:“怎么样?我这次的表现如何。”

    姜青娥望着李洛那一副邀功的模样,金sè眸子中也是泛起一丝笑意,她微微颔首,道:“很完美,即便换作是我,也不可能做得比你更好。”

    “李洛,我之前就说过,你不会比任何人差的,包括我。”

    “这半年时间来,洛岚府局面渐渐稳定,其实你的功劳比我更大。”

    姜青娥笑了笑,道:“这些可都是我诚意满满的话,怎么样,舒坦了没?”

    李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露出陶醉的表情:“舒坦了。”

    能够让骄傲又不屑说任何谎言的大白鹅说出这些话来,李洛感觉这些辛苦真的是都值了。

    没办法,谁让大白鹅太过的优秀,现在的李洛在她的面前,除了灵水奇光这上面有点优势外,其他方面真是被碾压。

    “这就满足了?”

    姜青娥唇角微弯,道:“加油,如果半年后咱们能够让洛岚府渡过这一劫,许些夸奖算什么?”

    “那不然还有什么?”李洛追问道。

    姜青娥想了想,压低了一些声音,免得引起场内骚乱:“当场办婚礼都行。”

    李洛一听简直差点气血冲脑,他瞪着姜青娥好片刻,然后渐渐的冷静下来,道:“不要。”

    姜青娥讶异道:“为什么呀?”

    “步骤不对,我以前不是说过么,我们得先将那份婚约解除,然后你再重新手写一份给我,这才叫做真正的婚礼。”李洛认真的说道。

    这话听起来似乎是脱了裤子放屁,但李洛与姜青娥都是明白人,所以他们清楚这其中的区别。

    也明白这个步骤代表着什么情感。

    姜青娥眸光与李洛对视,轻声道:“真有这个必要么?李洛,在我心中,你一定会是最重要的那个人,为了保护你,我可以连性命都不顾。”

    李洛笑道:“青娥姐,我也是如此。”

    两人目光对视片刻,姜青娥有些无奈,又有点生气,然后突然伸出手捏向了李洛耳朵。

    李洛没躲,只是有点慌,因为他记得小时候两人打架,姜青娥就最喜欢扯着他耳朵。

    不过待得耳边传来温凉娇嫩触感时,却并没有力道传来,姜青娥手指只是轻轻的捏了捏李洛耳朵,那动作显得亲昵而宠溺。

    然后李洛就听见了四周看台上传来了一些骚动声。

    不少如针刺般的愤怒,嫉妒目光投来。

    可恶啊,早知道先前就不给这李洛助威了,眼下赢了比赛还要在他们的面前撒狗粮!

    看台一处,吕清儿也目睹了这一幕,当即便是轻咬了咬银牙,有些忿忿,好你个姜学姐,仗着身份的便利,竟然这么占李洛的便宜。

    一旁的白萌萌手肘撑着膝盖,双手托着清纯小脸,笑道:“好有爱啊,队长和姜学姐像什么?”

    吕清儿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