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九章 天祀咒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黑暗空间的石台上,李洛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庞千源的特殊要求,让得他有些摸不清楚对方究竟有什么打算。

    一名王级强者,要他一个小小相师的精血?

    李洛心绪如闪电般的转动,他一个小小相师,论起实力在庞千源的眼中恐怕不比蝼蚁强上多少,但对方所求的,反而就是他这小小蝼蚁的一些精血。

    是因为他自身特殊的三道相宫?

    不至于吧。

    三相宫固然罕见,但王级强者...可是货真价实的三相!

    别人拥有着完整而强大的三相,他这里的所谓三相宫,可还有一个都没填上呢,别人没理由觊觎他的三相宫。

    可若不是这一点的话,那他的精血对于一位王级强者而言,还能有什么吸引力?

    突然间,李洛心头一动。

    他抬起头,看向庞千源,缓缓道:“院长需要我的一些精血,是因为那所谓的李天王一脉?”

    庞千源有些讶异的看了他一眼,笑道:“你还真是敏锐呢。”

    他点点头,并没有否认:“你之血脉,并不一般,所以我需要你的一些精血作为引子,不过你也不必过于担心我会做什么损害你的事,说句自夸的话,毕竟身为王级,我还不至于觊觎你一个少年人,不管你有什么来历。”

    言语间,同样是有着淡淡的傲气。

    “至于我需要你的一些精血做什么...暂时倒还没办法告诉你。”

    庞千源沉吟了片刻,道:“我只能说,半年之后,大夏或有一场大变,那场大变波及极广,或许连圣玄星学府都无法避免,而我,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

    李洛心头剧震,半年后,大夏会有一场大变?

    那个时间点,似乎也刚好与洛岚府的变故相吻合啊?这两者间会有一些关联吗?

    “院长您是王级强者,整个大夏无人能够与你抗衡,还有什么大变连你都无法掌控?”李洛忍不住的问道。

    “而且圣玄星学府身后不是还有着学府联盟吗?有这般背景,何惧什么大变?”

    庞千源沉默了一会,道:“这之间的事,极为复杂,而且圣玄星学府固然是学府联盟的一员,但你可要知晓,世间任何地方都有争斗,学府联盟之内,就是一片祥和吗?”

    李洛怔怔的望着庞千源,此时后者也是在肃然的看着他。

    “我只是在尽可能的护住大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夏这片净土而已,至于能否做到,那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庞千源缓缓道。

    李洛心头有些沉重,院长今日所透露的一些信息,似乎牵扯极大,这根本不是他一个小小相师境所能够参与的。

    似乎这大夏,有一片黑雾,正在涌来。

    “此事如果你还有疑虑,倒也不急着答应,等此次圣玄星学府真能够夺得“龙骨圣杯”回来再说,毕竟若是连这一点都无法达成,要你的精血,其实也是无用。”庞千源倒没有指望李洛此时就答应下来,而是声音一缓,说道。

    李洛闻言,点点头,他也的确是需要一些时间来进行缓冲。

    “关于我所说的那道秘法,我会暂时的交给你上篇,倒不是什么藏私,而是以你现在的实力,真要抽取了太多的三尾天狼的力量,你反而承受不住。”

    庞千源伸出手指,凌空对着李洛眉心一点,似有一道毫光掠过,直接是钻进了后者脑中。

    这一瞬间,李洛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信息自脑海中涌现,他赶紧细细品阅,同时也是将其名字喃喃念出。

    “天祀咒?”

    “这道秘法,需要配合独特的奇阵,奇阵我已布置在这镯子空间内,往后你只需要以秘法勾连此处的奇阵,就能够抽取三尾天狼的力量。”庞千源说道。

    “不过你要记得我此前的提醒,不到万不得已,尽量莫要施展这种手段,不然真被其凶性影响了,也是极其麻烦的事情。”

    李洛点点头,然后他冲着庞千源道:“院长放心,我心中有数,至于您先前所说的事,我也会好好考虑的,不过此事的确不急,最起码,先等圣玄星学府将“龙骨圣杯”拿回来再说吧。”

    庞千源颔首。

    这的确是一切的首要前提,如果没有“龙骨圣杯”,他的诸多准备也就无从谈起。

    “关于“圣杯战”,你之后可以找你的导师多了解一些信息,我这里无法存在太久,就不跟你细说了。”

    说完,他的身影就有着消散的迹象。

    李洛闻言,神色一动,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院长且慢。”

    瞧得庞千源投来疑惑之色,他方才叫苦道:“院长,所谓皇帝不差饿兵,而且我这一次在暗窟中应该也算是立下了大功吧?”

    庞千源瞥了他一眼,道:“不是说主要功劳是我给你的封镇吗?”

    “那也要有人将封镇从禁区搬过来才有用啊。”李洛反驳道。

    “你想干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什么?”庞千源没好气的道。

    “我为学府流过血,啥也不多说了,十万积分。”李洛直接说道。

    庞千源气乐,道:“你小子还能讹诈到我头上来了?”

    “这怎么能算讹诈?我救下了据点那么多学员,这么大的功劳,学府不给奖励肯定说不过去吧?”

    “那也不至于十万积分吧。”

    “而且学府也有学府的规矩,需要奖罚有度,而如何判定你此次的功劳,事后素心他们自然会有定论,你急个什么。”庞千源无语道。

    李洛面露悲色,道:“既然院长这么问,那我也只能将详情告诉您,我此前因为空相的原因,造成了底蕴根基亏损,您神通广大,可能也应该有所察觉,而我需要十万积分兑换帝流浆,否则说不定年底左右,就是我的死期,如果到时候我真是莫名其妙的死了,就算圣玄星学府夺得了龙骨圣杯,恐怕我也不能提供精血了。”

    庞千源闻言,眼神狐疑的看了李洛一眼,迟疑道:“此前探测你身体,倒的确是感觉你这小家伙有点虚...”

    “我原本还以为是你仗着皮囊好,年少不知节制...”

    李洛脸庞忍不住的抽了抽,过分了啊,我这些年牵过手的女孩都屈指可数,怎么可能会不节制?

    不过为了十万积分,暂且忍了吧。

    “院长...”

    见到李洛又要纠缠,庞千源也是有些头大,只能无奈的道:“此事,我会和素心说一下的,就这样吧,再见。”

    然后不待李洛再说,他的身影便是如一缕青烟般,直接消散而去。

    李洛见状,只能嘀咕道:“跑得真快。”

    不过苦也说了,就看院长会不会给通融一下吧。

    他转过头,目光投向了下方的黑暗空间,在那深沉的黑暗中,沉睡着一头让人悚然的巨兽,不过此时李洛已不再恐惧,反而眼神变得有些炽热起来。

    这一次,倒是得到了一个意外之喜。

    虽说三尾天狼的力量不能肆意加持,但这终归是一个底牌。

    只是,一想到院长所说的半年后,他眉头也不由得紧皱起来,这大夏的水,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更深。

    不过此时想这些也是无用,毕竟他还是太弱了一些,那种层级的大变,不是他一个相师境所能够改变什么的。

    心中想着这些,李洛心念一动,便是于这方黑暗空间中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