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字卷 第一百一十二节 虎狼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哦?”平儿精神一振,忍不住斜坐在冯紫英身旁的炕沿边儿,满脸期盼地道:“爷有办法帮云姑娘一回?”

    “怎么,平儿,没见着你和云丫头关系有多密切啊。”冯紫英笑了起来,“孙家也不是龙潭虎穴,孙绍祖虽然名声不太好,但是云丫头是保龄侯和忠靖侯史家嫡女,恐怕孙绍祖要想在军中名声不太糟糕,那就得要悠着点儿。”

    “哼,就怕孙绍祖早就不在乎自己名声了,他以前的恶名昭彰,也没见着影响他升迁?这副总兵还不是说升就升了?”王熙凤冷笑道:“铿哥儿,你也别扯太多,我和平儿都不忍心云丫头又嫁进一个虎狼窝,好歹云丫头也在咱们府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再怎么也就几分情分在里边,你若是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冯紫英有些无奈地挠了挠头,“赦世伯这个人那里恐怕很难说通,当然他也没有决定权,就是一个牵线搭桥的罢了,关键还在史鼐史鼎和孙绍祖那里,史鼐史鼎两兄弟口碑不好,连带着史家现在在勋贵中也不受待见,所以他们才会急于攀附孙绍祖这种根基浅薄不择手段的角色,否则史家会越来越没落,看看现在史家在京中勋贵里的名声,就知道了。”

    “那铿哥儿你的意思是从史家兄弟身上着手?”王熙凤沉吟着道:“但这两兄弟恐怕不会听你的,虽然你现在身份贵重,但是却管不到他们。”

    “嗯,他们不会听我的,而且我这一插手,只怕他们又要怀疑我对云妹妹有非分之想了。”冯紫英点头。

    “非分之想?这可真的很难说啊。”王熙凤似笑非笑,“二丫头不知道怎么就被你给迷住了,居然宁肯给你做妾,我听司棋那小蹄子还在那里和平儿嘴硬,没准儿这里边还有司棋这个小蹄子在里边推波助澜,就是怕去孙家吃亏受苦吧?现在云丫头又出了这样一桩事儿,要不你就好事做到底呗,怎么样,铿哥儿,风流倜傥冯修撰?”

    风流倜傥冯修撰都快要成为一个梗了,这京师城里年轻士子里边都知道自己风流,兼祧三房不说,二房还是娶了一对并蒂莲姊妹花,长房两个妾室也是一对姊妹花胡女,可谓名满京都。

    “凤姐儿,云丫头可是史家嫡女,我一直把她当妹妹,……”冯紫英赶紧解释。

    “行了,二丫头你原来不也是口口声声说把她当成妹妹么?怎么现在却要纳人家为妾了,岫烟呢?是不是也是当成妹妹?下一步呢?”王熙凤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男人啊,怎么都这么口是心非,一肚子花花肠子,嘴上却还要故作圣人,最终还不是要原形毕露,何必呢?在我这里,铿哥儿你也就别掩耳盗铃了,没准儿后边儿又变成监守自盗了。”

    王熙凤的一番话竟然把冯紫英怼得哑口无言,是啊,在王熙凤面前冯紫英可是说不起什么硬话的,连她都不一样被冯紫英给吃干抹净了,遑论其他人?

    见冯紫英面色尴尬,平儿赶紧来打圆场:“爷还没有说怎么帮云姑娘呢,史家两位老爷不行,那是不是只有落在那孙大人身上了?”

    平儿是个平和性子,即便是对那孙绍祖再不待见,哪怕是在人背后,还是很客气地称呼孙绍祖为孙大人。

    “嗯,我估计孙绍祖应该也是觉得娶云丫头比二妹妹对他更有利,所以才会同意史家的提议和赦世伯的游说,但他现在刚升任副总兵,野心勃勃,未必就只落眼于云丫头,若是又更让他觉得有价值的目标出现,只怕他立即就会丢开史家这边儿,……”

    冯紫英此话并非没有依据,他一直有些搞清楚孙绍祖是怎么就突兀地升任副总兵了,这一级没那么好跨越,尤其是在袁可立是武选司郎中的情形下,除非是永隆帝钦点,但这显然不像,否则早就传遍了,所以他要花点儿心思打探一番,看看这厮究竟走了什么门道。

    而以孙绍祖和迎春之间的事儿来说,早在两年前就在说要订亲了,但是拖到现在都没有动静,这里边固然有贾赦的缘故,但孙绍祖绝对也在观察观望,现在骤然听见有史家女更好,立即就放开了迎春,说明这厮的精明算计。

    冯紫英估计这和史湘云的事儿弄不好也会和迎春一样,先拖着,反正他都是续弦了,拖上一年两年影响不大,如果有更有价值的目标,便可丢开史家这边儿了。

    而且就目前的形势,孙绍祖这等既能打仗又懂钻营的家伙肯定也嗅到了一些风色变化,他未必就会轻易下注,今年到明年应该是关键的一段时间,尤其是在永隆帝身体不佳而义忠亲王又蠢蠢欲动的情况下,他更不会在婚姻问题上随便敲定落子。

    “你是说孙绍祖又在一山望着一山高?”王熙凤皱起眉头,“先把云丫头这边儿吊着,另外来寻找更好的,有了好的就换?”

    “若非如此,和二妹妹这么久了,怎么没见着孙绍祖上门提亲?甚至连找个人来说和一下都没有?”冯紫英冷笑,“这是一个聪明人,比梅之烨都还玩得漂亮,更高明。”

    王熙凤和平儿都知道梅之烨就是薛宝琴以前订亲那一家,而且现在还和冯紫英同在顺天府为同僚,那也是用订亲拖了薛宝琴多年,最后突然悔婚,宝琴固然清誉受影响,但是他梅家也没在士林里讨得多少好。

    现在孙绍祖似乎也在用这一招,但更高明,只说着,却不提亲,把你吊着,最后有更好地就立即掉头。

    迎春也就这样,只不过迎春这边儿有冯紫英,所以不至于毫无着落,但若是史湘云也是这般被孙绍祖拖着拖上几年,那只怕日后就真的不好找人家了。

    “他若是真的找别家,那可就阿弥陀佛了,云丫头也免得入了虎狼窝。”王熙凤悻悻地道:“但这要一直拖着,也不是个事儿,云丫头就今年也都是十七了,如何还能经得起这般拖延?”

    “是啊,大爷可有什么对策?”平儿也有些不甘。

    “对策说不上,也没太多更好的办法,只能静观其变,但我以为今年,最迟明年,这情势肯定会有一些变化,届时孙绍祖若是有什么伎俩肯定会暴露出来。”

    冯紫英不好和她们俩说太多,朝中局面现在很微妙,他现在是越来越觉得各方似乎都在布局,似乎都在等待着一局大棋的变数到来,甚至西南叛乱都只是其中一隅,只不过他现在一时间也还看不透。

    这孙绍祖也许就是这一局大棋中某一个棋子儿,他有这种感觉,否则很难解释孙绍祖怎么就突兀地被提拔为副总兵了,而大同镇也是最为关键的一镇,一个副总兵绝无可能轻易许人。

    牛继宗作为宣大总督,宣府镇已经大部分控制在手,山西镇(太原镇)太远,其控制力更薄弱,所以一直想要谋求控制大同镇,当然兵部肯定也不会毫无防范,包括史鼐,也许还有孙绍祖,都应该是其中一环才对。

    冯紫英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还是有些疏忽了,疏忽了对朝中大局的关注。

    原来在永平府因为蓟镇总兵府就在永平府境内,尤世功和尤世禄兄弟还能经常见见面,交换一下情况,但到了顺天府这边,一来顺天府本来事情就繁杂,二来自己刚来必须要先熟悉情况,三来军务这一块也不是顺天府的重头,下有宣大总督府、蓟镇和各卫,上有兵部和朝廷,所以他也就没太多关心。

    但现在看来,局面正在悄然生变,只是现在更多藏在水面下,一时间还看不出端倪来,但是冯紫英已经能隐隐感受到其中隐藏的气息了。

    王熙凤见冯紫英不欲深说,也不勉强,话题一转:“那铿哥儿这话可是你说的啊,云丫头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平儿可是不依的,定要找你撕扯,今儿个你是有为而来吧?有人可都要望眼欲穿了啊。”

    冯紫英笑了起来,沉静的目光落在有些不好意思,想要站起身来的平儿身上:“这一趟我若是不来,岂不是辜负了良人心意?平儿的生辰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她和宝琴的生日只隔着两天呢。”

    “哼,宝琴可才十六,但平儿已经十九了,铿哥儿,我们主仆俩现在这情形,却该如何是好呢?”王熙凤幽幽一叹。

    冯紫英没有理睬王熙凤,却一手牵住有些害羞想要离开的平儿,然后将手中一枚玉镯塞在平儿手中,“我说过的话,自然算数,你们主仆俩的事儿我也会管,我不是那种提起裤子就不认账的人,你若是选好了地方,那便尽早出去,我也好早点儿把平儿收房,总不能在这里收了平儿吧?担惊受怕不说,总觉得有些不得劲儿。”

    冯紫英的话换来王熙凤一声冷笑,“嚯,那我看你那日在这炕上作践我的时候,龙精虎猛,不肯罢休,可没见你有什么觉得不得劲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