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字卷 第一百九十节 天下有不散的宴席么?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氏斜睨了一眼还有些懵懵懂懂的妹妹,“沈氏才嫁过去两三个月就怀了身孕,现在生下孩子也不过一个月,短时间里是不能同房的,正是宝钗和宝琴的机会,你不让她们抓紧时间怀上,三五个月后,那沈氏便能恢复过来,还有你可知原来老太太放在宝玉屋里的那个狐媚子晴雯?”

    薛姨妈点点头,她听香菱和宝钗都说起过。

    “哼,往日我就觉得那小蹄子不是好货色,现在这狐媚子却被那沈氏引为贴身丫鬟,现在她身子不方便,必定会让那晴雯代替她侍寝来分宝钗宝琴的宠,你以为那沈氏就是省油的灯?她若不是知晓紫英喜好晴雯那贱婢模样的,岂会将其纳为贴身丫鬟?沈家也是苏州书香大家,难道还能找不出几个像样的侍婢来?分明就是投紫英所好,用那小贱婢来固宠罢了。”

    王氏的话让薛姨妈悚然一惊,仔细想来,好像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晴雯是被王氏撵出去的,但不知道怎么兜兜转转却成了沈宜修的贴身侍婢,她也听香菱说起过冯紫英待晴雯不一般,这里边肯定是有些奥妙的。

    “那姐姐的意思是……”她有些迟疑。

    “妹妹就不必操那等心了,像冯家这等家族,又只有紫英这一个独子,岂能会不考虑你所担心的身子缘故?怕是自小就有专门的各种补养滋润,而且紫英近女色时年龄也很大了,也说明冯家在这方面是有周全考虑的,宝钗和宝琴那边咱们倒也不是要竭泽而渔,只是要她们尽可能的趁着这段时间独宠而已,过了这段时间,只怕你想要独宠也未必能行了,而且紫英这等人,又岂会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王氏显然要比自己妹妹考虑问题更细致周密,薛姨妈也听得连连点头,宝钗能不能生下长子关系重大,以现在贾家的情形和冯家的关系,似乎很有点儿藤萝附树的状态,也难怪姐姐如此重视。

    “姐姐说的是,我一定再和宝钗宝琴说说。”薛姨妈眉头舒展开来。

    “嗯,最好是和宝钗说清楚,宝琴那边……”王氏犹豫了一下,没说下去,但薛姨妈却明白了。

    千好万好,还是自己亲侄女最好,宝琴和宝钗虽然是姐妹,但是毕竟不是亲姊妹,而且宝琴是媵,生下儿子,除非宝钗日后没有儿子,否则也只能算是庶出。

    “姐姐放心,我明白。”薛姨妈会意地点点头。

    两姊妹的小声细语也不过就是须臾,宝钗宝琴姐妹俩却是坐在了姑娘们那一堆里,和迎春、探春、黛玉、湘云、惜春以及岫烟一道说起话来,姑娘们自然免不了要问婚后生活和冯家那边的情形,宝钗和宝琴之前也早就有准备,一一道来。

    宝钗和宝琴也知道现在和原来这些姊妹们说话最好就是实事求是,既不要刻意谦虚内敛,那难免会让人觉得虚伪,当然更不必炫耀张扬,那肯定会被人嫉恨,所以就是平淡一些,实实在在说些家庭琐事,少不了也说些和沈宜修那边的相处,不必说太多,点到即止,留有余地,让大家有一个憧憬感就足够了。

    尤其是还有一个明年就要嫁进来的林黛玉,就更需要掌握好分寸了。

    好在林黛玉心里也早就有些准备,面对宝钗宝琴姐妹俩的浅笑温言,她也是一反以往的尖锐,变得委婉含蓄,甚至不怎么去主动挑起话题,这倒是让宝钗宝琴都觉得有些不适应,湘云和探春也觉得有些诧异。

    热热闹闹的景象已经许久没有这么过了,贾母也是老怀大慰,吵嚷着今儿个午饭就要在自家院子里和小一辈们一道吃,甚至要把宝玉和冯紫英都叫上一起热闹。

    众人见贾母兴致如此之高,自然也不会去扫兴,索性就安排后厨去多备些菜肴,安排在贾母院中。

    贾母毕竟年龄大了,热闹了一阵,便有些乏了,一干姑娘们自然也就出来,宝钗和宝琴也已经离开大观园快一个月了,所以一干人便趁着天气放晴,一起重返大观园。

    “看宝姐姐和琴妹妹的气色模样,我们也就放心了,在冯家那边肯定是过得很舒心畅意了。”探春最是活跃,一边走,一边攀着宝钗,“原本我也说我们一道来看看宝姐姐和琴妹妹,但是林姐姐想到宝姐姐和琴妹妹与冯大哥新婚燕尔,怕是不喜欢外人来打扰,所以我们也就不来当这个扫兴恶客了。”

    宝钗斜睨了一眼一直含笑不语的黛玉:“林丫头这话可没良心,相公可是一直惦记着你呢,隔三差五都要提起妹妹身体,你却是没说来府里一趟,……”

    宝钗回避了什么新婚燕尔这个提法,而是说林黛玉没来看冯紫英,林黛玉翻了一个白眼:“姐姐这话可是昧着良心了,我若是来了,既不合规矩,怕是也招人厌,至于冯大哥那里,我便是有话要说,也不过就是写封信罢了,再说了,今儿个冯大哥不也来了,一样也能见面说说话,若是我去冯府,去见沈姐姐和宝姐姐倒也罢了,见冯大哥,反而不合适,……”

    “林姐姐这话要说看起来有道理,但若是考虑到相公和姐姐之间的这层关系,这般说却也有些伤相公的心吧?”薛宝琴插话,言语中既有些像是较真,又有些像是开玩笑。

    林黛玉微微一怔之后,眉角多了几分冷意,但脸上笑容依旧,“琴妹妹这么一说似乎倒像是我有些墨守成规了,不过这等礼仪上的事情,我觉得还是保守一些的好,省得日后有人戳脊梁说我坏规矩,坏了家风啊。”

    林黛玉的话一出,便是像迟钝如迎春都能听出二人之间的那种针锋相对味道了,像探春和岫烟这等机敏人物自然是一听就明白,倒是史湘云还有些懵,但在不明白其中原委的情况下,也知趣没搭腔。

    倒是李纨反应快,接上话:“嗨,这等事情,左说有理,右说合情,见仁见智吧,林妹妹和冯大爷也是订婚这么些年,而且咱们这里都是一家人,知根知底,无论怎样,都能说得过去,倒也不必太计较怎么了。”

    宝琴说话时,宝钗就忍不住皱眉,宝琴这话攻击性太强了,虽然她早就知道宝琴和黛玉之间的不对付,但现在情况有些不一样了,再要这般格格不入,未必会有什么益处。

    林黛玉从来就不是宽宏大量的人,你薛宝琴要挑衅,她肯定不会忍让,这不就成了针锋相对了?

    但现在她要搭话,只怕就更要被林黛玉视为自己和宝琴携手针对她了,可不搭话的话,那这针尖对麦芒,难免就要失控了,幸亏李纨反应得快,把局面降了降温。

    宝钗给了揽着自己胳膊的探春一个暗示,探春也反应过来,马上岔开话题:“大嫂子说得是,都是一家人,但要细细论起来,这里边只有宝姐姐和琴妹妹与林姐姐日后才是真正一家人呢,咱们这些都算是外人了,想一想都还是有些感伤,兴许两三年后,咱们这群人里边,就只有宝姐姐、琴妹妹和林姐姐能经常在一起说笑饮宴了,咱们这些人还不知道到那个旮旯呢,也许十年八年甚至一辈子都再无法相见,二姐姐,四妹妹,湘云,岫烟,你们说是不是?”

    探春的这番话无疑切中了这群人的内心深处,除了薛家姐妹和林黛玉都算是有了归宿,迎春、探春、惜春以及湘云、岫烟现在都还没有着落,虽然迎春、探春和湘云各家都有一些传言出来了,但是却都还没有定准,骤然被探春挑开,那种对未来的茫然无措和恐惧担忧顿时萦绕在众女心中。

    这几年里应该是诸女心境最愉快的两三年了,虽然历经了黛玉丧父这些波折,但是宝琴和妙玉、岫烟以及刚刚抵京住进大观园的李玟李琦姐妹俩的到来,让整个荣国府顿时变得热闹许多。

    昔日元映探惜四姊妹,元春进宫,只剩下三春,陆陆续续,黛玉、宝钗进府来,再后来湘云也住了进来,岫烟、妙玉、宝琴也次第加入,顿时就让姊妹们多了起来,尤其是这一年里住进大观园后更是热闹非凡。

    大观园幽雅宜人的环境,精美华丽的建筑,加上这些姐妹们和她们的丫鬟,使得这里几乎变成了一个和外界,和贾府没落毫无关系的世外桃源,大家都无忧无虑的不考虑其他,只想着尽情享受姐妹们团聚的好时光,偶尔想起这种日子无法持续太久,也让她们更珍惜这份相聚的缘分。

    即便是相看两厌的黛玉和宝琴都被探春这番话给触动了,这样大家齐聚的日子还能有几回呢?现在宝钗宝琴嫁入冯府还算幸运,下一回迎春、探春和湘云呢?

    一时间原本热热闹闹的场景陡然安静下来,连几个在后边叽叽喳喳的丫鬟们也都觉察到了异常,闭口不言,任由这种感伤触动萦绕在众人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