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零零章 情孽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最新网址:www.qishuta.net

    朱雀疲惫不堪,躺下没多久,便即沉沉睡去。

    有秦逍在身边,她却是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踏实,甚至有一种天塌下来秦逍也会帮自己顶住的美好感觉,所以这一觉睡得也是踏实无比。

    虽说如此,但诸派尚未退走,而洛月也始终成为她心中的担忧,即使身体确实睡得很沉,但内心深处的担忧,还是让她无法长时间睡眠。

    此外她毕竟是大天境修为,所以短时间的休息,也能让她迅速得到恢复。

    睡梦之中,洛月出现在里面,本来温柔似水的洛月突然间变得面目狰狞,却也是让朱雀心下惊骇,低呼一声,赫然坐起身,却已经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浑身上下竟然渗出冷汗。

    但随即看到身侧有个身影,吃了一惊,单手呈掌,待看清楚是秦逍坐在床边,才宽了心,只是见到秦逍正关切地看着自己,分明在边上坐了片刻,否则不可能在瞬间就跑过来坐在旁边,蹙起柳眉,问道:“你......你怎么不练功?”

    秦逍不答反问:“影姨,你怎么了?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

    “没什么。”朱雀道:“我睡了多久?”

    “不到三个时辰,离天亮还早。”秦逍柔声道。

    朱雀诧异道:“我已经睡了三个时辰?”

    “最近你太过疲累。”秦逍轻声道:“就是铁打的人也撑不住。我看你睡得很香,就没有叫醒你。”

    朱雀低头看了一下,见自己衣衫整齐,这才抬起一只手整理发髻。

    “怎么,害怕我趁人之危吗?”秦逍见朱雀观察自己的衣衫,自然明白意思,凑近低声道:“影姨把我想的是不是太不堪了?”

    朱雀脸颊一红,道:“没有想什么。”

    “你真当我糊涂?”秦逍轻笑道:“影姨是不是担心我趁你睡着的时候占你便宜?你放心,我要占你便宜,也等你清醒的时候。”说话间,已经不动声色伸手过去,想要握住朱雀的柔荑。

    朱雀却是不动声色地将手拿开,问道:“你在这里坐了多久?”

    “不到半个时辰。”秦逍道。

    朱雀蹙眉道:“那.....那你一直坐在这里?”

    “反正也不无聊。”秦逍道:“影姨睡姿优美,看着你睡得香,我也很欢喜。”

    “那你怎么不练功?”朱雀道:“你不想练?”寻思难道秦逍觉得【灵蚕幽典】是邪功,所以不敢修炼?

    若是如此,自己的一番苦心也就白费。

    “已经练成了。”秦逍道:“我用半个时辰就将武谱记熟,然后按照方法修炼,这门功法修炼起来确实不难。不过这也正常,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吸取内力,并无太繁杂的招式,运气之法也不复杂。”

    朱雀诧异道:“你......你只用了两个时辰就练成?”

    她知道这【灵蚕幽典】确实不算繁杂,修炼起来也确实迅速,但即使如此,普通人没有几天时间肯定也是练不成。

    她知道秦逍天赋异禀,让他一夜之间练成,实际上也是督促而已,其实并没有想过这一夜之间真的能让秦逍练成,寻思着哪怕多练一天也是无妨。

    但秦逍修炼的速度实在出乎她的意料,比她预估的时间要快得多。

    “接下来只需要在顾道人身上验证一下便可以。”秦逍笑道。

    朱雀想了一下,才道:“那么我们现在就过去。”

    “不急。”秦逍摇头道:“现在是深夜,顾道人也许正在睡眠中,等他睡好,气息也会顺一下,到时候再过去也不迟。”顿了顿,才道:“影姨,你梦中惊醒,应该还没睡好。正好借这个时间,你再睡一觉,我在你边上守卫。”

    朱雀道:“这里无人能过来,也不用人守卫。你.....你在边上看着,我反倒睡不着。”

    秦逍眼珠子一转,凑近低声道:“你是在不愿意我看着你,不如.....我和你一起在上面休息?反正这阵子我也没有睡好,正好在这里美美睡上一觉。”

    “不行。”朱雀立刻道:“绝对不行。”

    秦逍疑惑道:“为什么不行?”

    朱雀脸颊带红,却是不好与秦逍眼睛对视,微转过头,咬了一下朱唇,才道:“反正不行,你......你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保证,就只是躺在你身边,绝不动手动脚。”秦逍保证道:“我的人品难道你还不信?”

    朱雀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别的事情我相信,但.....这是我不相信。”

    秦逍却是一只手撑在榻上,身体向前,逼近朱雀。

    朱雀虽然大天境修为,但秦逍这个动作,却是让她有些惊乱,立刻后缩,贴着墙壁,声音略有些发颤:“你.....你干嘛?”

    秦逍双手抬起,一左一右撑在墙壁上,将影姨围在当中,睁大眼睛,盯着影姨迷人的面庞,却是一副惊讶之色、

    朱雀见状,忍不住问道:“你.....看什么?”

    “原来影姨受惊的时候,如此楚楚动人。”秦逍感叹道:“影姨这幅模样,实在让人爱怜。”

    朱雀一怔,又好气又好笑,故意冷着脸道:“谁受惊了?我还怕你不成?”

    她虽然这样说,但秦逍微微凑近过来,她还是显得有些慌乱,抬手横在胸前,眼睛闪动,低声道:“你......你不可乱来。双.....双修已经过去,我和你说过,当时.....当时是情势所迫,我没有别的选择。那.....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咱们.....咱们不能再做那种事情。”

    “哪种事情?”秦逍凝视着影姨迷人的眼眸,轻声问道:“我怎么听不懂?”

    朱雀瞪了一眼,见秦逍愈发靠近,两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气息打在自己脸上,抬手欲要推开秦逍,而秦逍反应迅速,不等影姨的手推在自己胸口,便已经握住了她柔软的玉手。

    影姨欲要挣脱,但秦逍握得很紧,自然不让她轻易拿开。

    “我是.....我是天斋首徒,你这样对我,那.....那是不敬!”影姨的气息明显急促起来,腴沃的胸脯随着呼吸急促上下起伏,慌乱道:“咱们不可以再做那种事......!”

    “可是我现在看到的不是天斋首徒,而是梁陌影。”秦逍轻声道:“陌影是我的女人,我和自己的女人亲热,谁能管得着?”也不废话,坚定而干脆地凑近上前,吻住了影姨的朱唇。

    影姨欲要挣脱,秦逍撑在墙上的那只手顺势落下,已经抱住了影姨柔软腴美的娇躯。

    影姨发出“呜呜”之声,欲要推搡,手上的气力却又不大。

    秦逍心知肚明,如果影姨决然不想和自己再有身体上的接触,肯定十分果断,绝不是这般欲拒还迎的状态,搂着影姨的腰肢,那柔软娇躯宛若蟒蛇般扭动,硬是被秦逍一点点压了下去。

    自从出海至今,秦逍并没有和影姨如此接近。

    影姨柔美的身段依然是让秦逍眷恋不已。

    以前有双修之责,虽然艳福无边,但心理上和这次却是完全不同。

    这次影姨虽然不似之前那般顺从配合,但没有了双修之责的羁绊,反倒让秦逍心里更是满足,而且久别胜新婚,正因为这段时间没有接触,再次回到那种欢乐的时光,反倒是让秦逍更为兴奋。

    这些天他也是异常疲惫,可是在影姨这温柔乡之中,他就像是全身上下都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之中,说不出的通泰,又宛若身在云端,被温暖所包裹。

    风停雨歇,激情过后的影姨似乎异常尴尬,用衣物掩著身子,背对着秦逍,秦逍轻抚影姨琵琶般细腻的玉背,瞧见上面布满了香汗珠子,想到自己方才似乎因为兴奋而太过卖力,有一阵影姨显出难以招架的表情,不禁凑过去在她玉背吻了一下,柔声道:“影姨,怎么不说话?”

    “不想和你说话。”影姨的声音发软,轻叹道:“早知道.....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和你待在一个屋里。”

    秦逍嘿嘿一笑,低声道:“影姨留下来,是否.....是否知道会这样?”

    “不知道。”影姨立刻道:“我没想到你脸皮这么厚,反正.....反正你坏起来就不是好东西。”

    秦逍一只手放在影姨刀削般的香肩上,问道:“影姨,你实话实说,你喜不喜欢和我待在一起?你是道门中人,可不许信口雌黄说假话。”

    影姨却是轻轻扭动了一下身子,并无说话。

    秦逍却是趁势环住影姨的腰肢,一根手指轻抚影姨平坦结实的小腹,温润如玉,轻声道:“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影姨又是幽幽叹了口气,却是转过身来,面朝秦逍,两人四目相视,影姨美丽的面庞却是带着感慨之色,缓缓抬起一只手,先轻轻划过秦逍的眉毛,随机就像是作画一般,在秦逍的五官上轻轻移动,轻声道:“其实我以前不明白,世人多有陷入情孽而不可自拔者,实在不知他们为何如此糊涂。可是我现在明白,很多事情,一旦陷入其中,要想拔足远离,真的不容易。我本想此生清修,也以为自己绝不可能向那些俗夫般堕入情孽之中,可是......!”苦笑一声,咬了一下朱唇,轻嗔道:“我被你这小混蛋害死了!”

最新网址:www.qishut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