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记忆碎片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怎么会这样。”

    此刻,何老板见到这样的一幕顿时就惊慌了,他找来的何月莲非但没有起到好的作用,反而一露面就激怒了杨间,让他瞬间就出手了。

    这事情他无法理解。

    因为何老板可以确信,何月莲和杨间根本就不认识,也没有交集,更别说有什么地方得罪的了。

    甚至杨间都不知道和何月莲是自己的私生女。

    杨间一只手掐着何月莲的脖子,将其整个人都给举了起来,她无力挣扎,脸憋得通红,像是一具挂在房梁上的尸体一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鬼影在迅速的入侵这个何月莲的身体,并且获取她的记忆。

    但是诡异的是。

    杨间入侵何月莲之后获取到的记忆却不是正常活人的记忆,他在何月莲的记忆之中看到了一片昏暗。

    昏暗之中有一盏灯亮起。

    那是一盏油灯,散发着微弱的光亮,勉强照亮了一片黑暗。

    “记忆居然只有一盏油灯,什么记忆都没有。不,不对,这应该是一种灵异保护,有人在这个女人身上留下了什么后手,防止有人入侵她的记忆,亦或者问题出现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杨间此刻神色微动。

    他鬼影读取一个普通人的记忆是万无一失的,但是在这个长相和鬼画之中的厉鬼一模一样的女子身上却失效了。

    一盏记忆之中的油灯阻碍了鬼影的进一步侵蚀。

    “我不信,那盏灯真的可以挡住鬼影。”杨间选择继续侵蚀。

    鬼影更进一步入侵。

    记忆之中的那盏昏暗的油灯此刻在摇曳起来,仿佛黑暗之中吹来了一阵冷风,似乎要将那盏散发着光亮的油灯吹灭,而且随着鬼影入侵的继续,那油灯附近的风却越来越大了。

    油灯的火苗摇曳,周围的黑暗也好似在跟在一起摇晃。

    这一切不是出现在现实之中,而是出现在记忆之中。

    杨间获取到了新的记忆。

    伴随着那火苗摇曳,他记忆之中出现了一些新的线索。

    周围的黑暗黑暗褪去了少许,他看到了一面墙壁,斑驳,老旧,如同一栋几十年的居民楼一样,到处都是岁月的痕迹,而在这墙壁上面,他看到了一幅画,那幅画挂在墙壁上,若隐若现。

    但是某种经验和知觉告诉他,发黄昏暗的灯光后面挂着的那幅画就是鬼画。

    而且在鬼画的周围隐约还呈现了好几幅画的画框。

    只是油灯的照亮范围实在是很有限只能看到那么点内容,其他的一切都被黑暗笼罩,无法获取。

    “一面老旧的墙壁,挂着好几幅油画,其中一幅画疑是鬼画.....那地方有些熟悉,好像是以前鬼邮局的五楼,这个女人的记忆之中为什么会出现邮局五楼的场景?”杨间心中的疑惑被放大了。

    他读取到的一点记忆碎片,竟是有关于鬼邮局的事情。

    鬼影继续入侵。

    那记忆之中的油灯此刻在冷风的吹刮之下,总算是熄灭了,这一熄灭似乎是某种屏障被打破了。

    一个女子的记忆立刻就浮现了出来。

    这是一个正常女子的记忆,她出生,成长,读书,生活......

    然而这些记忆都很普通,没有任何有关灵异圈的事情,也没有任何有关她特殊之处的事情,唯一的特殊之处那就是她张着一张极其漂亮的脸,从小就受人喜爱,长大了受人追捧,迷倒了很多的男人。

    那些迷恋这个何月莲的男子绝对不会想到,这个女人长的居然和厉鬼一模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杨间获取记忆之后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有一点点记忆碎片,但却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还是说,她有些记忆被隐藏了,亦或者是消除了?

    “杨间,你有些过分了,放下何姑娘,身为总部的人,你难道想当众掐死一个普通人么?”这个时候突然一个低喝响起。

    紧接着有几个人大步朝着这边走过来。

    一共三个人,而且每个人都气息阴冷,和活人有些差异,应该是灵异圈的人。

    其中一个人还穿着荷官的衣服,正是之前被江艳手中水杯倒映出来恶犬吓跑了的张志。

    不过开口说话的是另外一个人。

    那个人面容古怪,整张脸像是有点融化了一样,皮肤皱起,肤色暗淡,蜡黄,让人感觉格外的阴森可怕。

    杨间此刻收回思绪,缓缓的放下了何月莲,然后转而看着他们:“你是谁?”

    “我叫郑义静,是香江人,杨队不会认识我的。”

    这个叫郑义静的男子说道:“有什么话可以坐下来慢慢说,动手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是负责人,应付灵异事件是你的责任,但是却没有说你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付普通人吧,所以还请放了何小姐。”

    一旁的何老板见到这几个人都出现了,顿时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他认识灵异圈的人就这么几个,平时都很少请他们来,尤其是郑义静。

    但是现在不请不行了,今天这事情摆不平只怕会死很多人。

    幸好,那个之前被吓跑的张志还是选择露面了,没有畏惧这个鬼眼杨间。

    果然,人多还是有点底气的。

    不过张志此刻神色飘忽不定显得很紧张,他虽然是灵异圈的人但是对付对付普通人,关照关照赌场,对一下灵异圈的新人还行,可若是要和传闻中的鬼眼杨间交手他可没有这个胆子,他还想多活几年,不想这么快死了。

    “郑义静?没听说过你。”杨间瞥了一眼。

    郑义静道:“杨队整天忙里忙外,自然不会关注其他城市的事情,不过杨队不认识我,我却认识杨队,毕竟灵异圈很多大事件可都是杨队弄出来的,想不关注都难,只是现在何小姐已经快要被掐死了,杨队能否高抬贵手放了她?”

    “放心,她死不掉,我下手有分寸。”杨间没有松开何月莲,还是掐着她的脖子。

    “不知道何小姐有什么地方得罪杨队的。”郑义静看着几乎已经窒息昏厥过去了的何月莲忍不住又问道。

    杨间说道:“她长了一张不该张的脸,这张脸不应该出现在活人身上,不过你份量太小,没资格知晓我的事情,我也懒得和你解释,你们这几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驭鬼者是想要给何老板出头?”

    “不,不,不,杨队误会了,我和何老板是朋友,听到他和杨队有些误会所以今天特意过来想做一个和事佬把这其中的误会给解除了,免得伤了和气,杨队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份,我想这次肯定是何老板一不小心得罪了杨队。”

    “杨队也别和普通人一般见识,普通人的事情普通人去解决,总部的人不干涉普通人的事这也是规定,不是么?”

    这个郑义静长着一张宛如蜡尸一般的脸庞,却和颜悦色的说着和解的话。

    怎么看都有着很强的违和感。

    看样子杨间的确很有威慑力,让身为驭鬼者的他们也不敢多放肆。

    “原来是有灵异圈的人撑腰,难怪何老板做生意如此的肆无忌惮,一个娱乐城又是出千,又是下套,为了赚钱来者不拒,连我的人都不放过。”杨间说道。

    何老板挤出一丝笑容道:“杨队,我们之间真是一个误会,还希望杨队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事情发生了,就不会当没发生过,再说了,你算什么东西,我凭什么给你面子要和你化解误会?找几个灵异圈的阿猫阿狗就想给我施压,唬住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他们三个全给宰了。”

    杨间冷着脸,丝毫没有给这个何老板一丁点的好脸色。

    听到这话,郑义静脸色不由微微一变,那个张志苍白的脸色上露出了一丝慌张的神情,最后一位驭鬼者倒是有些反常,有些怒意的盯着杨间,似乎对他的话感到很不开心。

    何老板顿时又气又怒,但却又不敢发出来,只能硬生生的憋住了。

    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杨间却不管何老板什么感受,他只是转而道:“今天你们是来帮他出头的?”

    “事情没有糟糕到那种地步,你和何老板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是干大事的,这样的事情还不值得你去操心,如果杨队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给杨队一个满意的答复。”郑义静说道。

    “听你的意思你是为何老板出头的了?很好,但是靠你们的这几个人还不够,再去喊点还差不多。”杨间说道。

    何老板此刻忍住怒意道:“杨队,我已经很有诚意的向你道歉了,你如果真要咬着我不放的话,那就没意思了......”

    话还未说完,郑义静就立刻打断了,然后转而道:“杨队不如这样吧,我今天用何老板的身家性命和你赌一把,如果赢了的话,你就当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如果输了,不用你多说,我将何老板的身价性命双手奉上,你看如何?”

    他不敢和杨间翻脸,因为和杨间动手的风险太大了,所以他退而求其次,找一个可以有机会赢杨间一手的机会。

    “我要何老板死,他活不过今晚,他的身家性命已经在我手中了,我为什么要和你赌。”杨间平静道。

    “再加上她呢?你对她很感兴趣吧。”郑义静指了指那个昏厥过去了的何月莲道。

    杨间目光动了动,随手把她丢了出去。

    郑义静立刻接住了,脱离杨间昏厥过去的何玉莲咳嗽了两声后立马就清醒了过来,她惊魂未定,到现在还有点不明白情况。

    “闲着也是闲着,陪你玩一玩。”杨间面无表情道。

    “多谢杨队。”郑义静缓缓的松了口气,挤出了一丝笑容。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