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命运天笔下消散的神影!(求订阅)

斗破小说网,www.doupocangqiong.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最新网址:www.qishuta.net

    天界出口,蜕凡宫前。

    漫天金霞交织,笼罩四方天宇,这片原本宁静的天界圣土,一下子变得极其压抑,震元神主背后,一支天庭战师严阵以待,雷霆战戈在手,气机交融,有刺目的闪电凌空而起,一道又一道,划破黎明前的黑暗,伴着沉重的混沌气,却无法驱散那弥漫的金霞。

    不是这一支天庭战师不够强,相反,有资格镇守两界通路的,都是从天庭各部战师中精心挑选的精锐中的精锐,修为最低的,都有五九之劫的修为,不乏六九之劫的强者,这样近千人的战师,此刻缔结战阵,就算是寻常至高生灵,也能够抵住一时半刻。

    可惜的是,今日注定了不是他们扬威的时机,因为震元神主深知,他们即将面对的,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呜!

    很快,漫天金霞中,响起了瘆人的哭泣声,天地间,骤然间飘起了黑色的鹅毛大雪,刺骨的寒气在天界大地上如潮水般扩张,所过之处,一切都被冰封,数千里长的山岭,万丈高的天木,全都被冻结,成了一座座宏大的冰凋。

    这是……

    暗中窥探的一众诸族强者全都在疯狂后退,他们猜测到了什么,哪里还敢逗留,近两年过去,本以为就这样尘埃落定了,没想到终究还是等来了这一天。

    想想也是,天庭凭什么给天界众生立天规,就像是当初天庭立世,同样为诸族、天妖、神兽族群所诟病,口气不是一般的大,姿态也不是一般的高。

    天枪入手,震元神主遥指前方,这近两年来,他已经逐渐得到了时光神座的认可,即将登上神位,虽然力量提升不多,但是道行却是与日俱增,尤其是随着超脱意识的蜕变,在老神王看来,就算是登上神座,但只要能够蜕变出超脱意识,理论上,还是存在超脱的可能的,不能说神王无望,只是这条路很不好走,至今尚未有神走通过。

    然而,天地间的异象还在继续衍化中,在黑色的鹅毛大雪之后,又有漫天的黄纸落下,无火自燃,昏黄的火光,映照出震元神主等天庭诸强的身影,而后凋零,熄灭在冰冻的大地上。

    难道是她!

    震元神主眸光一震,这种异象,已经足以窥见一些东西,放眼整个天界,拥有类似伟力的,实在寥寥无几。

    “是死神。”

    天柱之巅,老神王眼中浮现一抹异色,而后沉吟道:“这位承继的,现在看来,应该是远古死神的唯一神座,这位早年与鬼神阎判一道,都是祭源神界那位的追随者,不过后来故事有些多,这位退出了追随者的行列,独自在九天十地的地狱之畔立下神国,现在既然选择了出手,恐怕故事终将迎来结局。”

    苏乞年一怔,传说中的神中天狗吗?

    说起来,天妖族群中,天狗一族在远古年间,本来并不兴盛,但在天界新纪之后,却愈发昌隆,不仅血脉众多,还有足足两头在神兽领域大成的天狗,被天狗一族尊为大天狗。

    接下来,老神王以神王意识,将这位天界死神的神形,映照进入苏乞年的超脱意识中。

    苏乞年随即点开命运图标,石质的命运天书浮现,翻动到了第四页,然而,苏乞年尝试铭刻神形时却失败了,并不是因为将要铭刻的是一位神祗,而是因为,这神形并非是苏乞年自主摹刻的,命运天书并不接受。

    这是不允许宿主走任何捷径吗?

    苏乞年无言了,对于这未来某位伟岸存在送来的,在当下诸天十分违和的电脑系统,他是有些抗拒和排斥的,若非是怕流落出去横生变数,他早就将之重新打入时空长河中了,没想到它的代入感这么强,对他这个宿主不是一般的严苛,封堵了一切外力,不清楚来历的,还真以为是一个强者培养系统。

    下一刻,苏乞年超脱意识高悬,与脚下的天柱共鸣,他的目光透过宏大的天柱,将蜕凡宫前的一切尽收眼底。

    黄纸漫天,那瘆人的哭泣声愈发凄凉,哪怕结成了战阵,一众天将依然感到战魂摇摇欲坠,那哭声无孔不入,摇晃精神意志,令他们心灵蒙尘,仿佛看到了一座缭绕着血焰的地狱大门,在朝着他们敞开,要接引他们入内。

    “装神弄……”天柱之巅,苏乞年语气冷澹,但话还没有说完就收住了。

    因为对方的确是神,更是曾与鬼神同行,这样的形容,放在这里委实有些不太恰当。

    轰!

    震元神主出手了,他抡动天枪,超脱意识高悬,清蒙蒙的时空之力凝成枪芒,他一枪刺向高天,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一天亘古战辉照耀进世外之地的场景,那一袭青袍,一枪划破永恒,撕裂黑雾区,他想要摹刻那种气象都做不到,但此后的日子里,他日夜摩挲天枪,将心意与超脱意识,都带入到那一天,以求与那一枪的气象,哪怕只有一丝相似,也心满意足了。

    清蒙蒙的枪芒,刺穿漫天金霞,洞穿成片的黄纸,全都堕入时空漩涡中,被这一枪绞碎成虚无。

    叮!

    而后,这一枪就被抵住了,那是一根洁白修长的食指,就这么横亘在前方,仿佛一座不朽的天堤,将这一枪截断,那是一个看上去面色苍白的年轻男子,着一身黑袍,背负着一口血色长刀,但是一双殷红的眸子,却像是沉坠着尸山血海。

    “死神!”震元神主沉喝道。

    有些阴柔的面容,哪怕面色苍白,也难掩那股沉静的书卷气,这种气质,倒是与远古死神不同,但他们的力量,却是同源而生,面对这位,震元神主就像是回到了当初两剑山前,面对那道死神印记时一般无二。

    只是当初,远古死神登临天界,只是一道神血印记,而眼前这位,则是……真身降临!

    “好枪法,你在摹刻那一枪的气韵,不过谁也做不到,”死神语气很澹,一根食指抵住天枪,看向震元神主,“都说你诞生封神之象,现在看,还是低估你了,只可惜你回不到五百岁了,否则这世间,又要多一位象限。”

    铛!

    下一刻,死神屈指轻弹,天枪悲鸣,震元神主如遭雷殛,一下横飞出去,他在虚空中激烈翻滚,撞碎了一重又一重虚空壁垒。

    然而紧接着,这位死神殷红眸子浮现出一抹异色,因为震元神主居然以天枪扎入了光阴长河中,他整个人都被溅起的时光河水托住,这不是一种道韵显照,而是真实的时光长河,随着那一枪扎入其中,河底像是有某种伟力在复苏,竟定住了其身形。

    “嗯?”死神澹漠的眸光,倏尔变得恐怖起来,四方天宇都昏暗无光,天阳隐没,就连显照的时光长河,都明灭不定,随时都可能隐没。

    定住身形后,震元神主重新看向死神,天枪绷直,颤鸣声消弭,即便知晓彼此之间不可逾越的差距,但依然没有后退一步。

    死神气机不显,但神祗气象压迫感太强了,刚刚那一下,根本就连出手都算不上,不过其看向震元神主的眸光,却浮现出一抹此前未有的认真之色,道:“时光神座,最后一个神位,时空岭那位,居然放任你去与神位共鸣吗?”

    “死神冕下,您不该来的。”震元神主沉声道,并未回应。

    “该不该来,都来了,”死神轻轻摇头,道,“既然立下天规,总要伴随着流血,我来了,即为诸神意志,那位诸天禁忌若是开口,我现在就走,如若不然,就请天帝给诸神一个交代,诸神可以让步,但不能退步。”

    此刻天柱之巅,苏乞年铭刻死神神形于命运天书第四页。

    纯白无瑕的命运天笔浮现,落入掌心,续接天柱,重立不周山,诸天归一的气运卷顾,没能被他汲取的,全都注入了命运天书的程序中,如此庞大的命运能量,不止为他开启了全部的三大命运之权,命运天笔也不再只有一笔之力,可以随着权限者的心意而勾动相应的力量,大小由心。

    这是他再一次握住命运天笔后,命运天书反馈给他的提示,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命运天笔抬起,这一笔,不只是为了立住天规,也是为了试探“电脑”程序的极限所在。

    “抹杀!”

    下一刻,他开声吐气,神情郑重且肃穆,纯白的命运笔锋落下,将命运天书第四页,那铭刻神形之后,浮现出殷红神曦,端坐在一张血色神座上的死神整个划去。

    纯白无暇的笔锋,像是在命运天书上落下了一抹飞白,血色神座上,那一身黑袍的死神身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随着命运笔锋划过,被直接抹去。

    与此同时,苏乞年从握住命运天笔的那一刻起,就感受到的庞大无比的命运能量,瞬间消失了九成,这种消耗之巨,在苏乞年感来,再为他凝聚一张气运神座,都绰绰有余了。

    蜕凡宫前。

    随着苏乞年一笔抹去命运天书上死神的身影,话音刚刚落下的死神,还不等震元神主再开口,整个人就愣住了,殷红的眸子里,浮现出难言的惊恐之色。

最新网址:www.qishut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