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三十八、(中)

作品:玄天后|作者:因顾惜朝|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5-25 16:23:46|下载:玄天后TXT下载
  海兰察对着火枪兵的杀伤力比较满意,这群在京营就混日子的人,能操练成如此的模样,的确是算不错的了,当然,当着马德的面,他可没有什么好话,“纳兰大人花了这么多的银子给你们装配火枪,看来这火枪是不错的,只是你们太差!那些缅甸人进了你们的火枪阵,好么,那根火枪倒是比烧火杆子都要不如些,还死了几个兄弟,真是蠢钝如猪!”他跟着金秀久了,金秀骂人的方式他也学会了,“今个若不是王连知趣儿,还过来支援你们,就怕是你们几个就要死了,死了也就罢了,还要连累老子给你擦屁股!”

  金秀自然是温言宽慰,又赏赐银钱下去,慰问受伤的火枪兵,虽然大腿上中了几刀,但几个人并无大碍,这一番遭遇战来得快去的也快,好像是缅甸的天气一般,不过是小半个时辰,缅甸国王辛标信撤退了,海兰察这边也不敢再独自前往老官屯,而是派出了探子,让大营之中出来了三千人接应自己。

  乌猛脱猛刚才躲得无影无踪的,等着辛标信的象阵离开后,这才探头出来,金秀也没说什么,但乌猛脱猛有些不好意思,朝着金秀磕头解释,“孟驳这个人很是小心眼,如今我跟着大帅征讨自然是无妨,只是若被他知道我敢对着他作战,日后必然有机会为难我,请大人原谅小的胆小。”

  “日后?”金秀请他起身,听到这话,不免一笑,“他还有日后吗?他看上去有些小心谨慎,只是今个他竟然没有豁出去来和我们对斗一场,乌猛脱猛,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自然是他怕大人的虎威了!”乌猛脱猛忙拍马屁,“就算是白象,也要听老虎的话!”

  “不是,而是他对着野战没有信心了,是不是?海兰察?”金秀笑道,“他御驾亲征来此,见到我们火枪厉害,竟然就退却了,这说明,他们不敢野战,那么就只能固守老官屯大营,这不是本意,但绝对是他潜意识里头的想法,有这样退缩的想法,辛标信,还会有未来吗?我表示怀疑。”

  乌猛脱猛对着金秀的这话,不以为然,但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唯唯诺诺;而辛标信或许在以后的日子了,再三会后悔今日没有拼尽全力,把这个祸害缅甸的罪魁祸首斩杀于象阵之下,只是机会从来就只有一次,没有抓住,错过就是错过了。

  来接应的人迅速的将金秀等人一起带回到了老官屯大玄大营,永基亲自迎接了出来,给金秀打开了车帘,“你可回来了!”他在缅甸晒得有些黑了,容貌也有些憔悴,只是笑容依旧温和温暖,见到金秀无恙,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眉梢眼角也都是高兴的意思,“适才听说你们遇袭,我吓了一大跳,只是我不通武艺,不然必然带兵来救你!”

  金秀就着永基的手跳着下了马车,“没事,有海兰察在,等闲人伤不了我,今日我见到辛标信了!”

  永基吓一大跳,“缅甸国王孟驳?他来了老官屯了!?”

  “是,”金秀肃穆说道,“只怕这里,接下去又要艰难了。”两个人视若无人的窃窃私语,其余的人忙着要接送搬运物资,倒是没空理会二人,倒是乌猛脱猛看到金秀和永基牵着手,神色亲昵,心里头不由得啧啧称奇到底是天朝上国的皇子殿下,和这样的优秀人物竟然是这样的关系,我们这些边疆小地方真是见都没见过这样的世面。

  来不及说话,明瑞忙迎接出来,“大帅在等着你,纳兰公子!咱们快去吧。”他的神色不算太好,但也不是太差,瞧着脸色金秀就知道傅恒如今应该暂时没事,永基陪着金秀,悄声说道,“大帅的身子不太好!只是外头的人,还不敢告诉,让他们知道。”

  金秀摇摇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大军上下士兵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别说是咱们,”金秀朝着缅甸大营方向看了一眼,“缅甸那边,迟早也会知道的。”

  几个人一起到了傅恒的营帐,这里较之金秀离开的时候,戒备不知道森严了几倍,到了大帐内,就扑面袭来一阵浓郁的中药味,金秀咳嗽了几声,永基关切的看着她,金秀摇摇头示意无事。

  傅恒脸如淡金,双颊原本饱满的肉,就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内似乎被吸走了一般,变得干巴巴的,金秀忙拜见,傅恒微微一笑,“难为你了,”生意也有气无力的,“这一番去,我听说办了好大的差事儿?”

  金秀把册子献上,孙士毅接过,感激的望了金秀一眼,傅恒一看,原本恹恹的精神头一下子振作了起来,“竟然是办了这么多的东西来?”

  “是,”金秀坐下来,对着傅恒笑道,“这些是各地商人自愿买下的,不仅是云贵川的,十三行的商人也来了好几家,故此才有这样的规模,学生不过还是觉得,太短了些,到底是急切之间,卖不出什么好价钱。”

  傅恒将册子交给了阿桂孙士毅等人来看,孙士毅又忙问,“这一趟,可运了多少来了?”

  “粮草一万担,精铁一千斤,火药衣物药品等若干,银钱三万两,”金秀笑道,她这会子很是得意,实际上她也该到了得意的时候了,“这是第一批,接下去铁壁关内都要预备着接其余的。”

  “如此可真是解了咱们的燃眉之急!”孙士毅以手加额,庆幸的说道,“如今有这些东西,咱们什么都不怕了!”他见到傅恒微微佝偻着身子微微咳嗽,脸上的庆幸之色消隐不见,“只是中堂大人的身子,如今,却是不好了!”

  “如若兄!”明瑞忙问金秀,“大帅的身子,你可有法子?智冶兄说过你之前早就预计到了这事儿!”

  金秀当然知道傅恒是在缅甸染病的,所以王连汇报自己这个坏消息的时候,她压根就不吃惊,“先问医官,”金秀看着傅恒如此,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还是要问专业人士,“听听医官是怎么说的?”

  孙士毅忙把随军的医官找来,医官之前不敢说,可如今算是菩萨一般可以救命的纳兰公子回来了,他也只能是说实话,“中堂大人的病,似乎是肺痨!”

  众人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里,傅恒叹气,“我早知就不是什么好症候!若是身子无碍,也不至于说这些日子瘦了这么多!”

  “纳兰公子!‘’阿里衮上前,对着金秀说道,“你可有良药?”他期颐的望着金秀,“你有金鸡纳霜,必然也有别的神药!”

  众人都是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金秀,金秀慢慢的摇摇头,“这如何有药?不可能有药的。”

  肺痨就是肺结核,在抗生素没有发明前,是无药可救的,孙士毅还是有些其他的幻想,“听人言,这人血馒头,还是有些用的。”

  “那些是无稽之谈!”金秀摇摇头,“肺痨是慢性病,只要好好将养着,问题不算太大,”金秀对着医官吩咐道,“药要请大人继续喝下去。”

  医官点头答应下来,“消炎的中药……也就是那些清热解毒的药,要多配一些,肺痨乃是内火旺盛之症,因为体内有发炎的迹象,若是能够压制下来,或许有些作用。”

  “可有良法?”

  金秀避而不言,对着傅恒叹气道,“中堂大人怎么会如此不小心!你乃是千金之体,如今奈若何!”
      本章节地址:http://www.doupocangqiong.org/93560/R4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