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百八十一章 尸蛊

作品:前方高能|作者:莞尔wr|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5-25 15:04:52|下载:前方高能TXT下载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把钥匙十分邪门,已经认准了他,阴魂不散的跟在他身侧。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周野再结合最近身体的不适,当即打电话问起当日跟在自己身边同去的几个公司下属的行程。

  最近他精力不济,公司的事注意不多,这一打电话之下,才发现当日随同他前往古宅的几人都请了病假,说是身体不适。

  他打了其中几人的电话号码,其中一人已经病得十分严重了,进了医院,却都检查不出来什么病因。

  但这些人与周野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身上都有一把古怪的黑色钥匙。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周野当时便感到绝望无比。

  自此之后,他试着想将这钥匙扔掉,只是无论他扔到什么地方,那钥匙都如影随形,一直跟在他身边。

  而随着钥匙跟他的时间长了,他开始发现自己的生活周遭都不对劲儿,一切都受了影响。

  身边的人逐渐变了,原本性格温柔体贴的妻子开始变得疑神疑鬼,性情也十分尖锐,她好像十分焦虑,时常找他撕吵打闹,甚至查他行程,怀疑他去酒店是不是跟人约会、出_轨,搅得他不得安宁。

  同时让他感到害怕的,还有他儿子的变化。

  本来性情开朗的小孩突然之间变得内向且阴沉,有时他稍一靠近,小孩便十分畏惧,大哭不止,还以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盯着他,像他身上有什么脏东西,令他避之唯恐不及。

  周野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而那柄钥匙却好像跟随他的时间久了,反倒变得极为光润。

  它原本已经干枯老朽,一看就是上了年头的老物件,但最近却油光水润,仿佛受到了滋润一般,色泽通透,如同黑玉,流光转过之间,隐隐像是有了生命力。

  直到这个时候,周野的身体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江河日下,他前往医院,却与几个下属一样检查不出来病因。

  发现是钥匙的影响之后,他试过约齐几人,想要将那把钥匙还回去。

  但周野却发现,这钥匙无论如何也还不回去了,他甚至进不了那古屋的院门。

  这样的发现自然令人更感恐慌,于是他开始动用自己的私人关系,查找那古屋的主人,并寻求一切自己可以接触到,并能帮助自己的人。

  最终他查到这古屋三十年前曾经数次转手,最后一任接手的主人姓范。

  因为古屋诡异的特质,周野调查了一番姓范的这家人,发现这一家人在接手房屋之后,并没有出过什么事。

  继续追查之后,他发现这范家经营着订制棺材、符录朱砂等生意,在网上也开了店,贩卖香烛、纸钱等,七八年之前,甚至范氏的人像是与罗家有过短暂的生意往来。

  那笔生意经手人就是罗致玉!

  虽说生意不大,但最终罗致玉却付出了一笔近乎天文数字的金额,购买了一些在周野看来并没有什么作用的东西,兴许双方可能是旧识。

  意识到这一点后,周野兴奋无比,当即前往拜访罗致玉。

  当年他与罗致玉因为宋青小的缘故而搭上关系,此时他想要请求罗致玉出面帮他一个忙,周旋一二。

  周野再傻此时也知道自己在古屋买卖一事上着了人家的道,这钥匙的事不解决可是一个要命的东西。

  恰好十天之前,罗致玉来了帝都,他从几年前不知为了什么事,回了家族所在地,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进过帝都。

  这一次回来之后,周野打听到了消息,就备了重礼想要去见他一面。

  兴许是因为看在当年的份上,罗致玉见了他一面,但此人异常奸滑,在看到周野拿出的钥匙,又套出了他的话,听到他的目的之后,便当即变了脸色。

  “罗先生提醒我,范家非同一般,并不好惹。”周野哭丧着脸。

  那胖子贪生怕死,哪里可能因为周野而沾上这样的麻烦事。

  但看在以往的交情上,他指出了一条明路,让周野去求帝都上东区的一间‘手工制品’的店主人,看他愿不愿意帮忙。

  罗致玉拒绝了他,令周野失望无比的同时,却又给了他一个地址。

  “可说来也是十分奇怪。”他叹了口气,“我拿着那地址,无论怎么找寻,都没有办法找到罗先生提到的那间店。”

  兴许是不存在的!但这样的话他不敢说出口了,只是失望却溢于言表,令他频频叹气。

  他的情况确实很糟糕了,一股黑气聚在他眼底,令他双眼眨青,气色十分糟糕的样子。

  宋青小的目光落到地上,照进屋子的阳光落在他身上,也像是驱不散他身上的淡淡黑气。

  他的身影落在地上,影子黑得惊人,在宋青小目光注视下,那影子微微颤动了一下,像是预感到不对劲。

  “把钥匙给我。”宋青小听到这里,往周野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一逼近之后,那影子兴许是感受到了威胁,竟开始拉长往门的方向后退。

  周野垂头丧气,目光呆滞,身体也像是被这影子拉扯一般,以极为诡异的方式往后倒,脚机械后迈。

  直到退出两步之后,他才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连忙道歉:

  “对不起了宋小姐,我刚刚走了神,没有注意到听。”他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一脸的疲惫:

  “您刚刚说什么呢?”

  “钥匙给我。”

  宋青小又重复了一句,这一次周野听清楚了,他面色一变,还未说话,便见眼前的宋青小像是身形一晃。

  紧接着一股寒意迎面吹拂而来,原本站在他面前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他后背之上像是被人用力抓扯,那股突如其来的力量大得惊人。

  在这股抓扯之力下,周野重心不稳,身体一歪眼见即将摔倒之间,耳畔传来一声冷哼,一只手往他抓了过来,轻易就将他胳膊拽住。

  那手指纤细白皙,看似柔弱无力,却没料到力量倒是大得惊人。

  一把将他抓住之后,单凭指掌之力便将他牢牢吊住,没使他完全落地。

  宋青小的手腕极稳,一把将周野抓住之后,同时伸出一条长腿,往那黑色的影子踩了过去。

  “啊——”

  一声凌厉异常的尖锐叫声响起,吓得周野一个激灵,当即面色紫青:

  “您有没有听到——”

  “钥匙给我!”宋青小又重复了一句,他耳中还回响着那阴惨惨的叫声,只觉得异常瘮人。

  这屋子当年就闹鬼,虽说在这十年之中,周野来过数次,再也没见过传说中的‘鬼’,可此时这凭空一声惨叫,却让他又回忆起了当初陪同宋青小第一次来这屋子时遇鬼的情景。

  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上被宋青小踩中的影子这会儿正在疯狂的蠕动着挣扎,像是想要将她脚背覆盖,却在刚爬起的刹那,又被她身上的强大灵息逼退。

  “我不能给您……”周野结结巴巴的开口,脸色惨白中泛着青,不住的摇头:

  “这钥匙带有厄运,如果给了你……”

  “拿出来。”宋青小冷声打断了他的话,她的语气强硬,带着一种令人不由自主想要臣服的气势。

  周野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身体一抖,手本能的往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摸去:

  “宋小姐,这钥匙真的邪门——”他前一刻嘴唇还在抖,下一刻摸了半晌,发出一声惊呼:

  “咦?钥匙呢?”

  一直阴魂不散跟在他身边,无论他扔了多远,再摸都会出现在口袋里的钥匙,此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可能?”周野面色青白交错,双手翻找自己全身上下的荷包,一脸的不敢置信:“我进来时,才摸到过的,明明是和我的车钥匙放在一起的。”

  可此时车钥匙倒是还在他手上,但那枚古怪的黑色钥匙已经完全消失了。

  他先是怔愣,继而狂喜。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仿佛随着那枚黑色的钥匙一消失,那沉压在他身上的那股可怖的压力也随之减轻。

  仿佛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扛在他身上的那股无形的力量一下撤去,令他感到此时简直是他这将近一个月以来,最为轻松的时刻。

  “可能是它离开了。”他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长长的松了口气。

  最近周野被这枚黑色钥匙搅得魂不守舍,时常提心吊胆又异常恐惧,总觉得像是死期将至。

  这会儿钥匙一消失后,就如同架在他头顶的死神镰刀一下移开,甚至半个月以来,僵硬发麻的身体都隐隐像是恢复了知觉。

  钥匙不见之后,他正好也不用将这东西交给宋青小,免得祸害他人。

  “离开?”宋青小目光落到地面之上那被她踩住之后挣扎不迭的影子,不由微微一笑:

  “那是不可能的。”

  她说完这话,抓着周野的手只轻轻一拉,周野就感觉自己身不由己般被她拽直起身。

  他有些吃惊于宋青小这奇大无比的力气,没料到她看起来瘦瘦高高的,却能如此轻松的将自己拉站起身。

  周野还来不及开口道谢,便见宋青小单手一扬,便将他胳膊举起,她手指一捏,准确的掐住了他的腕脉。

  “你信守承诺,照顾了我的房子十年,今天正好遇上,也算我回报你这个人情。”

  宋青小这话一说出口,周野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正想问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时,却发现被她掐住的地方,一丝寒意一下顺着她手指捏住的地方,钻入他胳膊之内。

  那寒意如同滑溜无比的小鱼,一入他脉博,便似是顺着他血液飞快的流转往肩胛、周身。

  “这是什么?”

  他惊呼了一声,宋青小并不回应,顷刻之间,那寒意便如同在他四肢百骸也走了一遭,最终游回被宋青小掐住的胳膊之内。

  这会儿的周野自己看不到,随着寒意游走一圈之后,他那泛青的脸色瞬间好了许多。

  只见那寒意一重返胳膊,宋青小就指尖捏得更紧,顺着他的手臂往下一拉——

  “啊——”周野发出一声惨叫,只觉得被她抓握住的手臂往下一截胀痛得惊人。

  力量挣制之下,大量血珠从他手腕、手背的毛孔之中渗出。

  这些血珠呈黑色,且腥臭无比,周野哪儿见过这样的情景,登时惨叫声更急。

  但令他最感恐惧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他的手掌之内,像是装了个什么东西。

  他的掌心已经变成紫红色,像是大面积的淤血,随着宋青小的手指将他手腕掐住,那掌心处逐渐浮现出了一枚黑色钥匙的影子。

  “……”

  周野的表情这会儿已经不能用惊恐来形容了,原本以为已经消失在他口袋之中的钥匙,此时竟然不知何时钻进了他的身体。

  “这……这到底……”

  他已经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今日看到的这一幕,完全超出了他的心理预期,若非他年纪不小,经的风浪也不算少,恐怕他这会儿早就已经睁着眼睛昏死过去。

  那枚黑色的钥匙像是已经与他的手掌合二为一,像是一个图腾,烙印在他的掌心。

  在宋青小指掌力量催逼之下,那钥匙从掌心之中凸出许多,如一个浮雕,但死死不肯脱离周野。

  这一催逼、挣扎之间,就如同撕扯着周野的手掌,令他剧痛之下冷汗淋漓,竟失去了惨叫的本能。

  但宋青小将这枚钥匙一逼出来后,便伸手去取。

  也是十分怪异,这钥匙似是与周野融为了一体,本来与他掌肉相连,可宋青小在即将碰触到那钥匙之时,那钥匙却是想脱体而出,化为黑气逃去。

  就在此时,那股从周野手臂之中的寒气冲击而出,瞬间将钥匙冻住,她伸手一抓,便轻易的将这枚小巧的钥匙抓到了手里。

  钥匙一被她捏住,周野就觉得身体之中像是有一股困扰自己多时的晦气一并被她‘拽’了出去。

  她一拿到钥匙,就将抓着他胳膊的手一松。

  剧痛从钥匙被抽离之后便已经消失,只是残余的痛感仍令他手掌颤抖无比。

  整条胳膊都酸软无比,在宋青小将手松开之后,他的手臂往下一垂,‘砰’的搭在身侧。
      本章节地址:http://www.doupocangqiong.org/5322/R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