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稀烂的大神

作品:大神的逆袭|作者:长腿大叔|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6 11:38:51|下载:大神的逆袭TXT下载
  ‘卖出一张身份证、买入一条不归路。’

  ‘锄禾日当午、实干最靠谱~’

  在人才市场的各个明显位置,挂满了这样充满了警示和励志意味的横幅;乍一眼的看上去,还真有点心灵鸡汤扑面而来的味道。

  让每一个身处于此的人,都觉得异常嘲讽的是:

  在人才市场的各处中介门口,那些不断滚动LED屏幕上,正用着加粗、加亮的字体,无比诱惑的反复显示着一条消息:

  ‘工资日结、干一天、阔以玩三天。’

  与之同时,穿着洁白的短袖衬衣,披着一件算是工作服马甲的中介们,手里举着一个电喇叭。

  正对着身前来往的人流,嘴里大声的吆喝着:“来五个人去医院排队,两个小时一共八十块。”

  又或者,是在吆喝着另一个内容:

  “来十个去工地扎钢筋的,中午管饭,一天八小时一百六十块。”

  现在的时候,不过只是早上的七点钟不到,但是在整个人才市场的里里外外,已经无比的热闹了起来。

  那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少说都有着数千号人穿梭其中,都正在试图寻找着一份来钱多、却工作轻松的好工作。

  他们看向了各处招工布告牌的眼神中,充满了对于未来满满的希翼和渴望。

  因为,这代表着他们在今后或长、或短,一段时间的收入情况;甚至还能说得上,是代表着他们未来的命运……

  背着双肩包的宋勇,此刻正脚步有些发虚的,行走在了人才市场中。

  没办法!不管是谁在一天没吃饭的情况下,都会出现双手无力、脚步有些发虚,这些正常的生理情况。

  实际上年纪只有二十六周岁的宋勇,是一个传说中的大神。

  可惜的是,这种大神并不是传说中那种拥有法力,无所不能的神人;甚至连那种网络作家中,一年收入好几百万的大神作家都算不上。

  他只是一个被广大吃瓜群众们,眼中带着猎奇的兴奋,嘴里带着调侃出来的戏称大神:三禾大神!

  所谓的三禾大神,指的是在南方的大型城市深城中,在距离着城市中心区域十公里远的地方,有着一个叫做龙华新区景乐新村的地方。

  就在景乐新村,有着一个著名的三禾人才市场。

  每年这里都会吸引着来自全国,数以百万计的求职者;其中有着几万人,选择留在了三禾附近‘瘫痪’了下来。

  他们成为了无业游民,靠着做日结的临时工维持收入。

  做上一天的日结后,那一份日结的收入,能够让他们美滋滋的玩上三天,美名其曰‘干一天、阔以玩三天。’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想过要长期的干上一份工作。

  像是黑心的黑中介、黑心的黑工厂和老板;这些人哪一个没有经历过,也被骗过、被扣过或多或少的工资。

  所以时间一长后,宁可饿死也不长期进厂做工,就成为了这些人铁一般的宗旨。

  当然,以那么一点钱想生存最少三天,生活的质量自然是差强人意。

  他们平时吃喝五元一碗的清汤面,喝着两元钱一大瓶的清蓝矿泉水;要是有谁在他们面前喝瓶冰红茶这玩意,那简直就是在赤果果的炫富。

  晚上的睡觉的地方,则是住着十五元一晚上的临时床位。

  又或者,美滋滋的花上十块钱,在小网吧包宿玩一个晚上的游戏。

  总之,围绕着三禾人才市场的周边,有着密集的小饭馆、网吧、游戏厅、出租屋;他们在这里,能轻易的找到一切所需要的服务。

  前提是,必须能拿出获得这些廉价服务的钞票来。

  其实就算没钱,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网吧角落的位置、不远之处的龙华公园、三禾市场周边小巷的屋檐下,有的是能让人对付一个晚上的地方。

  至于没东西吃这点小事,对于一个合格的三禾大神来说,饿上个一、两天只是很平常的小事罢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些人就多了一个拉风的外号:三禾大神。

  一些如同烂肉一样,瘫痪在三禾人才市场周边区域,等待着腐烂和发臭,根本看不到任何未来前途的人。

  他们不是没有家,只是因为这样和那样的原因,没脸回去而已。

  而宋勇,只是其中丝毫没有名气的一个而已……

  拖着虚弱的步子,宋勇如同一头年迈的狮子在巡视着自己的领地,周围电喇叭中传来的日结招工声,他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甚至,看着每一个招工的中介身边都围了不少人,他的眼中就是深重的蔑视。

  没错!确实是蔑视。

  一看这些家伙的样子,就知道是才来三禾时间不久的货色;不然的话,一定会知道去医院排队两小时一百块,工地上干一天两百块,才是正常的市场行情。

  少掉的那几十块钱,不过是被这些没良心的黑中介们,就此昧着良心的贪下来了。

  作为一个资深的三禾大神,宋勇是绝对不会对这些黑中介们妥协的;哪怕现在他的兜里,仅仅是只有一块钱。

  不过那又怎样?老子就不给这些孙子,赚上黑心钱的机会。

  ******

  大概八点钟的时候,已经将三禾人才市场转悠了一大圈的宋勇,依然没有找到心仪的日结工作。

  之所以用上大概这个形容词,是宋勇根本就没有手机。

  一个礼拜前,他那个不知道几手的国产智能机,被换成了两百块钱;结果与其他几个相熟的三禾大神,在公园的长椅上斗了一个晚上的地主就没了。

  特么!那天他的手气真是臭的厉害。

  走出了拥挤的人群,在门口的小广场上找了一个相对空旷的位置后,宋勇感觉到了肚子里有些隐隐作痛。

  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饿的有点扛不住了而已。

  那啥!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为此,他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贱*人就是矫情,以前三天没吃饭也就这样,现在怎么才一天就这样了?前天晚上,不是还吃了一份烤鱼加上三瓶啤酒了么?”

  回味着烤鱼的美妙味道,宋勇的肚子似乎闹腾的更加厉害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从裤兜里掏出了自己最后的财产,一个一块钱的钢镚。

  在深市这种地方,一块钱的钢镚能买到什么?

  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在两条巷子外的包子铺里,能买到一个包子或者是馒头,多少能填吧一下肚子。

  不过对于宋勇来说,他有着更好的选择。

  “来两根香烟。”宋勇如此说到的同时,将手里纂出了汗水的钢镚,对着一个中年的妇人递了过去。

  那个一脸雀斑,身材矮胖的妇人接过了钢镚之后,手脚麻利的递回了两根双喜。

  并且,嘴里问到:“要不要借打火机?”

  这是一个由一张小桌子和一个冰柜组成的摊位,在最明显的位置上,挂着一块手写的大纸牌。

  大纸牌上用着油漆笔,歪歪扭扭的写满了字:香烟五毛一支,冰西瓜两块钱一块,另有住房出租,长期、临时均可。

  而在接过了香烟之后,宋勇迫不及待的将一根塞进了自己嘴里。

  用嘟囔着的声音回答了一句:“要,借下打火机用用。”

  用力的将一口烟雾吸进了嘴巴里,然后再随着鼻腔喷了出来,立刻让宋勇感到了自己一直在造反的肚子,都好受了不少。

  叼着香烟的他,开始打算去弄点东西,来填吧一下自己越发矫情的肚子。

  兜里没钱,可不代表着他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是他使用三禾大神终极绝招的时候了:开宝箱。

  开宝箱?其实就是去翻垃圾捅而已。

  那些遍布与大街小巷的垃圾桶,对于三禾大神们开说,可是最后的救命手段。

  里面有着众多对他们来说,能派上用场的宝贝;比如说:能穿的衣服和鞋子,吃掉一半的食物等。

  能开出这么多的好东西,称呼上一句宝箱,那啥一点都不过份吧……

  怀揣着对宝箱中,那些未知好东西的期待,宋勇兴冲冲的向着百十米之外的垃圾箱里走去。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在那里有着一个垃圾箱,一向在众多大神的口口相传中,能开出好东西的几率极大。

  主要是经常有人为了赶时间,会将吃了一半的早餐扔进去。

  要是运气够好的话,说不定还能从里面找到豆浆什么的,这可比公园里公共厕所的自来水味道好多了,而且还很有营养不是。

  只是在宋勇走出了数十米的时候,一个尖嘴猴腮的汉子叫住了他。

  那汉子开口就是一句:“靓仔!卖身份证吗?今天高价收购,五十块一张。”

  听到这句话之后,宋勇本能的站住了身体;五十块一张的身份证,在三禾人才市场这一块,妥妥的是高价收购。

  换成了平时的时候,一张身份证最高也就是卖四十快,正常拿到手里的情况,往往还只有二十五块。

  也许是这个汉子,着急收购的原因,所以才开出了这样难得的高价。

  五十块?对于现在的宋勇来说,是多么庞大的一笔巨款。

  这意味着:他能去三禾大神中的圣地双丰面馆,花上五块钱吃上一份有着少量青菜和咸菜,但是分量绝对足够的清汤面。

  早晚各来一碗的话,一天肚子都不会造反了。

  剩下的钱,能买上一整包的烟和打火机;还能去网吧包宿,美滋滋的晚上一晚上的吃鸡游戏。

  甚至,还能花上三十几块,去游戏厅里玩玩水果机。

  话说要是中上一个大奖的话,今后起码是十来天不用发愁了。

  然而,在迟疑了半分钟之后,宋勇本能的捏了一下放在裤兜深处的身份证,还是回了一句:“老子不卖……”

  身份证被卖出去之后,天知道在转手多次后,会被拿去干什么事情。

  但是以上的这点,却不是宋勇所真正担心的地方;他真正没有卖出身份证的理由,是因为那是他心中最后的一点牵挂,对于老家最后的一点牵挂。

  他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在三禾瘫痪的确切时间有多久了。

  可是他清楚的记得在五年前,刚从三流大学毕业的他,并没有选择在外打拼。

  而是回到了湘西老家,拿着父母一辈子十来万的积蓄,在县城开了一家小店;结果两年的辛苦经营下来之后,不但没赚到钱不说,还欠下了二十几万的巨额债务。

  看着在一夜之间,似乎就老的不成样子的年迈父母,宋勇雄心勃勃的来到了粤东省打拼。

  原本,他以为自己怎么也算是一个大学生,总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然后还上那些亲戚的尖嘴债,再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只是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和让人绝望,他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换了好些份的工作。

  在累成了死狗的同时,钱却一点都没有存下来;最终也不知道怎么滴,就来到了三禾这个地方,犹如一具行尸走肉一样的瘫痪了袭来。

  说不定哪一天,他就像有些的三禾大神一样,在某个角落中悄无声息的死去。

  唯一不同的是,宋勇决定在这天到来之前,会偷偷的将自己的身份证扔进下水道中。

  那样的话!别人不会从他死狗一样的僵硬身体中,用他的那张身份证来确定身份,最后通知老家的父母。

  由此,那对年迈的老人心中,说不定还会有着一丝的期望.

  期望着有一天,他们上过大学的儿子能会衣锦还乡,搞不好还带着贤惠的儿媳妇和大胖的孙子。

  那个时候,胖嘟嘟的大孙子已经能用不带着湘省口音的标准普通话,大声的叫着爷爷、奶奶……

  带着最后的坚持,宋勇头也不回的走向了目标的那条巷子。

  身后传来一声清晰的嘲笑声:“一个挂逼而已,拽个毛线!留着身份证不卖,今天就饿死你个孙子。”

  听到这声嘲笑,宋勇没有回头去辩解,。

  ‘挂逼’,又是一个对于三禾大神调侃般的称呼!不过,那又怎么样?

  宋勇反而是抬头挺胸,努力的走出了自认为龙行虎步的豪迈步伐;心中满是难言的高傲:老子就是挂逼了,也不卖身份证给你。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一声娇滴滴的女声响起:“老公你看!那个人好像是一条野狗哦~”
      本章节地址:http://www.doupocangqiong.org/39630/R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