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76.晕倒的兔女郎

作品:我的女友是大小姐|作者:愤青别来这|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1-01-14 07:13:17|下载:我的女友是大小姐TXT下载
  狂三并不知道天树口中的佐为是谁?

  但由于这名字一听是男生,自觉对自己没威胁,一时间女孩把更多精力放在了感谢半泽天树身上。

  在狂三看来,这世界没有什么能比获得半泽的家人认可更高兴的事。

  感谢过后,狂三拿着手机去了老师的休息室,女孩开始盘算自己到底该如何缓解兄弟俩的矛盾。

  狂三很清楚,直树这次对哥哥是真的怒了。

  否则不会前后变化那么大,对自己那么的丧心病狂。

  因此直接提两兄弟关系复合是非常不妥的,必须尽量缓和两人的矛盾增加直树的幸福感才行。

  女孩握拳了拳头,给自己加油!

  果然,只要坚持,希望终究会来临。

  “加油,狂三,你可以的。母亲大人说的是对的,无论这个世界对你怎样,只要一如既往的努力、勇敢、充满希望。转机就会到来。”

  女孩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暗暗给自己加油!

  ………………

  ………………

  一直到狂三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天树才缓缓的把自己的手落下。

  与此同时,男孩脸上的笑容逐渐隐藏在了鸭舌帽的阴影里。

  他来到休息室的盥洗室,在洗手台前的才再次抬起了头。

  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是一张沉冷如水的脸。

  戏演完了,随后就要看能从狂三哪儿能获得多少有价值的信息了。

  天树对自己这样说道。

  事实上,天树对于自己傻弟弟直树近几天干出的傻事,早有耳闻。

  而当时的天树就基本确定了傻弟弟背后有佐为帮助。

  据他调查,目前亿度围棋网上有一个id叫【日本人只会下屎棋】就是他愚蠢的弟弟在操作。

  透过观战弟弟和他人的对弈,天树也更加确定那个帮着弟弟下棋的人就是佐为。

  虽然这个id行棋的风格似乎和以前的佐为有了些许不同,但大部分的对局思路天树是熟悉得不能在熟。

  介于此,天树断定弟弟只靠着佐为是翻腾不出什么浪花。

  对于弟弟的计划,天树是表示不屑的。

  前世的2012年到2015年,他十三次闯入国际围棋大赛决赛,先后败于李世石和柯杰十二次。

  虽偶有胜利,但终究输多败少。

  考虑到当年的自己都被教训的那么惨,弟弟就靠佐为又能成什么气候。

  基于此,天树最开始是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佐为毕竟是陪伴了他十多年的伙伴,傻弟弟也终究是他可爱爱的傻弟弟,再加上他夺走了诗羽,所以天树想把佐为当成了给弟弟的赔礼。

  爱扑腾就怎么扑腾吧,只要不真的触及他的底线就行。

  只是从现有的局面看,天树却发现了自己的弟弟越来越不正常。

  英雄救美,收留小狗,怒斥痴汉,这些要不是听到了确切的汇报,且有图有真相,天树是完全不能相信是自己弟弟会做到的。

  不仅如此,弟弟的口技,谈吐,绘画实力这也是前世的弟弟所没有的。

  是谁把这些给了弟弟?又是谁教导了弟弟?

  天树全都不知道!

  最费解的是他派出去的人没有一个能查到弟弟口中的中国人到底是谁?

  是弟弟背后有别的势力扶持?

  还是母亲留给了弟弟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母亲在这一世对弟弟的偏爱开始拂过天树的眼前。

  “直树啊,直树。可千万不要触及我的底线呢,你如果被人利用了,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天树的目光愈发冰冷。

  …………

  …………

  半泽直树是在要离开宠物医院的时候收到的时崎狂三的语音。

  眼见到狂三一连发了三个语音,也没有文字叙述。

  半泽是真没想到会是原主的哥哥用狂三的手机发来的。

  以至于语音入耳的刹那,半泽感受到身旁的佐为身形是立即不自然的扭曲了。

  “抱歉了,弟弟。”

  “好好下围棋。”

  “好好对佐为和狂三。弟弟!”

  等三句语音都播完,半泽再看向佐为。佐为这大男人已哭的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把一旁听不懂日文的褚嬴都吓傻了。

  不断的问半泽佐为为什么要哭,半泽无声的摇摇头没有和褚嬴解释。

  他能理解佐为哭的原因,在此时保持沉默才是最好的应对。

  相对的,半泽反而更加在意半泽天树忽然这么找上自己的原因。

  对方以这样的方式和自己道歉,真的是道歉吗!

  抱歉了,弟弟。

  这句话如果是半泽天树亲口到他面前说,那或许还有一定的分量。

  可通过狂三的口,这摆明了就是告诉自己他不配半泽天树当面道歉。

  “直树,你打算怎么回复他?”

  见直树拿着手机沉默了近一分钟也不动作,佐为颤抖着声音对半泽问道。

  “我不回复他。”

  转头看了眼脸色愈发苍白的佐为,半泽坚定的摇摇头。

  “不回复,为什么?直树,天树这不是和你道歉了。”

  “有这样道歉的吗?佐为。如果他真的在诚信道歉,那当面道歉是不是才是最该做的。而且为什么要用狂三的微信和我说。他想查到我现在的联系方式绝对不难吧。”

  被半泽这么一说,佐为顿时语塞了。他先前被天树的那一句好好对佐为,真的给感动坏了。

  “佐为,不要认为每个道歉都能换来一切如昨,道歉……只是对方的解脱,而不是受害者的原谅。你可被他关了可是一年多了。在我看来,他给你当众下跪都不过分。你可是教了他十年的围棋。”

  半泽语重心长的说着,随即对褚嬴又挥了挥手,朝着地铁的入口走去。

  既然想不通半泽天树到底是什么用意,半泽决定不想了。

  和这件事相比,半泽觉得现在回一趟个人公寓才是当务之急。

  今天周六,按照约定本来半泽直树给樱岛麻衣购买物料的采购日,可樱岛麻衣却没如约发来采购单。

  不仅如此,对方甚至还失联了。

  事实上,半泽曾答应了麻衣在狗狗成功手术后,发照片给对方报狗狗的平安。

  可因为上午出了那档子事,半泽就和麻衣用微信说明了原有,并在上午十点得到了对方的回复。

  这也是半泽今天最后一次联系到樱岛。

  从中午开始,半泽就发现联系不到女孩了。

  在十二点的时候,半泽因为收到了宠物医院发来的手术成功的消息,所以把这些信息给转发了麻衣。

  不过樱岛没回复自己。

  最开始的时候,半泽还以为是女孩在睡午觉,可刚才他给樱岛麻衣又去了电话,电话虽打通了,但还是却没有人接。只转接了语音信箱!

  出去了?还是发生了什么别的事!?

  种种现象无不表明了樱岛麻衣大概率出了事,鉴于自己好歹是房东。

  所以,半泽现在必须去看一下。

  ………………

  ………………

  半个小时后,半泽用钥匙打开了自己公寓的电子门。

  一进门,半泽立时就感觉到了不对。

  先是空气,臭臭的有一股屎尿的味道。

  然后就是嗷呜嗷呜的犬吠声。

  樱岛麻衣的那条哈士奇小奶狗正在不断的叫唤,见到是半泽来了叫是更欢了。

  “樱岛,樱岛!”

  半泽呼唤了两声,见没人回应,直接进入公寓。

  很快,转悠了一圈的半泽,在公寓的卫生间看到了没联系上的女孩。

  女孩倒在卫生间里,一动不动,尴尬的是,对方现在连裤子都没提上,正光着臀部侧对着他。

  【入室强女杀人】!?

  眼前的场景,半泽在心中不由亮出了这个专有词汇。

  不过很快的,半泽就发现了不对!人还是活的!这就说明这不是那种事。

  这个时候,半泽还那管对方是个什么难堪的样子,忙过去扶她。

  一入手立时又发现女孩的身体烫得吓人,一摸她额头,果然在发着高烧,而且入手滚烫的程度远超想象,最起码在三十九度之上。

  一个成年人发烧到四十度以上,那可是有生命危险的!这丫头怎么了!

  可为什么会晕倒呢?而且还光着屁股?

  而现场的臭味最后告诉了半泽答案。

  只见不远处的马桶里一大堆稀烂的黄白之物还没被冲洗掉,这怕是女孩拉肚子拉到脱水,最后拉到一半就晕倒了。

  又看了看女孩白嫩嫩的屁股上还有部分污渍,半泽更觉得自己大概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但现在该怎么办?

  叫救护车送医院?

  不行,这要是叫了救护车,被医护人员看到,那我半泽直树和樱岛麻衣的关系就彻底解释不清了。

  绝对不能让普通的外人知道,必须得找自己人才行。

  但是到底要找谁呢?

  服部平次?不行,不行,上次已经托了他处理铃木合子的事了。

  半泽建一?也不行,这要是让他知道自己金屋藏娇对方还是个女明星,怕是得拿着棒球棒抽自己。

  野原新之助?……

  嗯。

  这个好像可以有啊!现在就打个电话问问看。

  这种娱乐圈老油条绝对应该有这方面的人脉。

  想到做到,半泽直树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十五秒后,在半泽焦急的等待声中电话被接通了。

  庆幸的是,是老新本人接的电话,而非经纪人。

  “儿子,什么事亲自打电话过来啊。不会是想到到教父我这里显摆你救了藤原家的大小姐吧。”

  半泽闻言没好气的吐槽道:“教父,我现在没心情和你扯废话。我这边出了点急事要您帮忙。您听我说我这边……是这样的,我公寓有一个房客。她晕倒了,……现在要送医院。但是这个房客的身份有些特殊我不能直接送。而且她也不希望暴露自己的行踪,所以您这边有可靠的医院和医生吗?帮我安排一下住院吧。”

  组织着一会儿语言,半泽总算把情况给说了个大概。

  他没有直接说出樱岛麻衣的名字,是因为他从老新的电话里听出了很嘈杂的人声。

  初步判断很可能老新人就在摄影棚,有其他外人在。

  这万一对方一激动当众说出了麻衣的名字,天晓得等樱岛恢复过来会怎么修理自己。

  野原新之助听了半泽的要求沉吟了一会儿,才道:“这个?儿砸,这事,你问过你爸了吗?还有你那个房客为什么不能直接叫救护车啊。男的,女的。到底是什么理由不能叫啊”

  “你烦不烦啊,就说有没有吧。要没有我只能拜托亲爹了。我告诉你,她是女的,你的圈内人。不方便曝光。可以了吧。”

  “女的?圈内人?住在你公寓?艹,你可以啊……直树!”

  短暂的沉默后,野原幸之助亢奋了!

  半泽白眼一翻,听语气就知道这贱货想歪了。

  “你就说能不能派人来吧,有渠道和有医生吗?不要废话,人还烧着呢。然后还有腹泻脱水的现状。你就说有没有吧,没有我就只能找别人了!”

  电话那头的野原新之助拍着胸脯保证道:“有,绝对有。我马上派人联系医院,然后叫车子下来接你。半小时以内一定到。然后哦,地址给我一下。然后到底是谁啊,你放心,我这边已经到休息室了。没外人在,你倒是告诉我到底是谁啊。你的对象!”

  “等到时候在告诉你……”

  言罢,半泽挂断电话。

  放下手机,又看了着还倒在地上的樱岛,犹豫了一下后,他却是准备拿纸巾给女孩擦屁股。

  他现在可以不管不顾把樱岛的裤子提上,但女孩子大都有洁癖,这醒来后一定会感觉非常脏。

  如此擦拭了一番,因为触及到了私密地,樱岛从昏迷中醒转过来。

  她张开眼睛,看到了半泽,虚弱地道:“半泽?你干嘛?你对我做什么!……”还没说完,这姑娘也是头一歪,又晕了。

  半泽丢掉纸巾,对她连声呼唤。但女孩再次充耳不闻,半泽拍着她的脸,她也只有嗯嗯一下,并不睁开眼睛,看样子真是烧迷糊了。

  得了,在人来前只有物理降温了。

  半泽走向家里的冰箱。

  他记得冰箱里还有几块冰冻鱼干,没有冰块就先拿这个当冰块吧。
      本章节地址:http://www.doupocangqiong.org/132715/R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