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九十九章 瞄准宁荣荣的阴谋

作品:斗罗之魂力每年升两级|作者:小飞飞飞飞机|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14 07:15:33|下载:斗罗之魂力每年升两级TXT下载
  “三姨祖啊。。。”

  宁风致无奈的叹了口气,神情变得颓唐,似乎大受打击。

  那老妪见宁风致如此,也不由的轻叹一声,收起了咄咄逼人的态度,做出一副长辈的样子,缓声道:“风致啊!那韩枫终究只是个外人,谁知道他靠近荣荣是为了什么呢!?老身这么说,也是为了我们七宝琉璃宗好啊!”

  宁风致闻言,眼底微不可查的一沉!

  宁风致比谁都清楚,若是真的为了七宝琉璃宗好,这群老顽固也不会处处与自己作对——这群老人,与其说是心系宗门,倒不如说是借着宗门利益的由头,来彰显自己长辈的威仪!

  但宁风致却不得不听,虽然他是宗主,但宗门的宗规可治不了眼前这些人!

  真要说起来,七宝琉璃宗有些宗规,还是眼前这些老家伙们立下的呢!

  宁风致环视一周,看着那一双双几近逼宫的眼神,心中无力,知道拖不下去了,只得开口问道:“诸位族叔、诸位老祖且听风致一眼!”

  “风致实在不明,各位一下过问荣荣的婚事,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个多月,宁风致也知道,再拖下去,这群人该没有耐心了!

  早在一个月前,这群老家伙便一而再、再而三的干涉宁荣荣的婚事,一边说什么宁荣荣身为少宗主,婚姻大事不能儿戏,必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边又说什么宁荣荣才不过十几岁,哪里懂什么情情爱爱,定然是被韩枫给骗了!

  反正就是对韩枫各种看不上,仿佛如果宁荣荣嫁给韩枫的话,七宝琉璃宗就要毁灭了一样!

  可宁风致可是知道,哪里是什么韩枫骗了宁荣荣,分明就是自己姑娘爱惨了韩枫,而且韩枫的潜力,更是得到了神祇认可的,宁风致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天才的后背,在这群人眼里,却变成了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更重要的是。。。

  即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是他宁风致的事情,和你们这群爷爷老祖辈的人有什么关系吗!?

  见宁风致退步了,这群老头老太太也激动了起来!

  “风致!你听老夫一言!那韩枫真不是良配!”宁风致二叔再次站起来,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条理清晰的说道:“一来,那韩枫名不见经传,泯然众人的天骄奇才,我们活了大半辈子了,难道还见得少了吗!?二来,风致你可别忘了,我们七宝琉璃宗可是正在与天斗皇室合作呢!”

  “退一万步讲,就算那韩枫果真有才,若武魂殿真的杀来,能与吾等并肩的,终究是天斗皇室,而非什么青年才俊啊!”

  “那韩枫与之前假冒的太子关系亲近,难免为人所猜忌,若荣荣与其厮混,难免落人口舌啊!”

  “宗门百年大计,岂能因为一个韩枫而毁啊!”

  宁风致二叔刚刚说完,其他人也纷纷跟着附和,个个耳提面命,一个说韩枫的不是,另一个就说天斗皇室对七宝琉璃宗的重要性!

  总而言之,就是将天斗皇室捧上了天,把韩枫贬入了地!

  “好一个厮混!”站在宁风致身后的尘心眉头一皱,以他对宁荣荣的宠溺,听到宁风致二叔的这句话,险些一剑劈了出去!

  宁荣荣和韩枫两厢情愿,谈一场青涩又美好的初恋,到了这老梆子口中,就成了厮混!

  但尘心终究无法发作。。。

  真要说起来,宁风致二叔和尘心也是同辈!

  更何况,尘心虽为七宝琉璃宗的顶梁柱,两大供奉长老之一,但尘心很清楚,自己归根究底不姓宁,就算众人再怎么尊敬他、爱戴他,他也是家臣而非家主,他的任务是保护宁风致和七宝琉璃宗,而不是替宁风致和七宝琉璃宗下决定,这是界线,要分清楚!

  而且。。。以尘心对宁风致的了解,尘心知道,现在的宁风致肯定也已经动怒了!

  别看宁风致平日里一副谦谦君子、温和如玉的老好人模样,宁荣荣可是宁风致的心头肉!

  这群老梆子敢算计到宁荣荣头上,宁风致绝不会顾忌什么长幼尊卑!

  “既如此,那依二叔之言,荣荣的婚事,应当如何是好!?”宁风致不动声色的抿了一口茶水,镜片的反光很好的遮挡住了他的眼神,让人看不出他眼底的波动。

  尘心嘴角一翘,宁风致二叔却并没有意识到宁风致言语之中的隐怒,毕竟一直以来,宁风致可是对他们这些长辈敬爱有加的!

  见宁风致松口了,宁风致二叔心头一喜,急忙说道:“那自然是禁止荣荣与那韩枫的来往!以堵住那悠悠众口!”

  “再者,老夫看雪夜大帝剩下唯一的子嗣雪崩就不错!既然雪清河是假冒的,那么太子之位,就必然是雪崩的了,若是荣荣能够嫁于雪崩为妻,未来便是一方帝国的国母,母仪天下不说,更能促使七宝琉璃宗与天斗皇室亲上加亲!”

  “到时候,不但能够消除双方之间的些许误会,我七宝琉璃宗在天斗帝国的影响力,也能达到一个空前绝后的地步,彻底碾压蓝电霸王宗,成为上三宗之守,指日可待啊!”

  末了,他还不忘怒其不争般的对宁风致教训道:“风致!不是老夫说你,若非你当年收了假太子为徒,导致如今群臣攻讦,老夫一把年纪,又岂会如此劳心劳。。。”

  “哼!”可还不等他说完,就听见宁风致突然冷哼了一声,温润的眸光变得阴鸷,一向以君子为标签的宁风致,竟突然暴起,怒骂道:“我七宝琉璃宗,何时沦落到需要牺牲我女儿的幸福来换取强盛了!?”

  “风致!你什么意思!老夫还不是为了你好!”宁风致的态度转变令他二叔猛地一惊,但还是粗着脖子叫道。

  “为了我好!?我宁风致做事,何须你们指点!?”宁风致双眼一眯,宗主的威仪扑去,冷笑了一声,反问道:“既然有如此多的好处,为何二叔不嫁给那雪崩为妻!?”

  “你!”宁风致二叔为之一窒,气急攻心之下,忙捂住了心口,大口喘息起来。

  其他人见状,纷纷围了上来,更有人痛心疾首的指着宁风致怒斥道:“风致!你是翅胖硬了,我们管不了你了!”

  但宁风致却不为所动,看都没有看自己二叔一眼,甚至没有回答,站起身来,带着尘心潇洒的离开,只留下了一句:“诸位族老!风致不问你们收了雪崩和雪星多少好处,风致之告诉你们一句,若荣荣伤心,休怪风致不顾同族之谊!”

  宁风致和尘心走后,宁风致的二叔在众人的簇拥之中站了起来,阴仄仄的看着宁风致离开的方向,暗骂道:“小畜生!与你那愚蠢的爹一样该死!”

  “二哥,我们现在怎么办!?”一个老者面露戚戚之色,有些六神无主,显然刚刚宁风致把他吓倒了。

  宁风致二叔沉吟了一会儿,眼底闪过一丝阴狠之色,一字一顿的说道:“一不做二不休!我们索性把事做绝!”

  “做绝?二哥,你想干什么?”那老者心头一惊,颤声问道。

  “哼!”宁风致二叔冷哼了一声,恨声道:“老夫早就知道,那韩枫现在在独孤博的冰火两仪眼内闭关不出,你们说,如果那韩枫出关之后,得知宁荣荣已经是他人的未婚妻,会是作何感想!?”

  “老夫早就打听过了,那韩枫心情孤傲,对宁荣荣也不是情真意切,若非宁荣荣不知廉耻的死缠烂打,他们也不过是路人而已,这样一个男人,若是知道宁荣荣名声不洁,断无可能在于宁荣荣来往!此计简直绝妙!”

  “嘶!”不止问话的老者,其他不少七宝琉璃宗族老也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此计哪里是绝妙,简直是绝户啊!

  太毒了!

  “二哥。。。此计太险了吧!一旦暴露,宁风致肯定会与我们撕破脸皮的!”老者有些担心,畏畏缩缩的说道。

  “叔友!你就是太怯懦了!”宁风致二叔不屑的瞥了自己的三弟一眼,冷声道:“撕破脸皮又如何!?他难道还敢杀了我们不成!?我们可是他嫡系长辈,他若对我们动手,那这个宗主之位,也就做到头了!更何况,难道今天之后,你们还期望那小畜生给我们好脸色看嘛!?”

  宁风致二叔的话说服了一大批族老。

  就像他说的一样,他们的身份与年纪,便是他们最大的底牌!

  别的本事没有,倚老卖老还不会吗!?

  可还是有人提出了异议,之前讥讽宁风致的那老妪开口道:“可是仲孝,宗主一脉可是有尘心与古榕两大绝世封号斗罗守护的啊!我们。。。”

  面对自己的三姨,宁仲孝也就是宁风致二叔也不敢放肆,但却依旧不屑,微微一拜,意味隽永的说道:“三姨!大哥他当年,也有古榕和尘心守着啊!不也死的不明不白!?”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瞳孔一缩!